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拔劍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拔劍

聽到這話,扶天氣的整個身體都在微微顫抖,他堂堂一個扶族族長,竟然要他去舔一個區區主管的鞋子,這要傳出去了,尊嚴何在?

「既然扶族長沒有誠意,那就請便吧。」敖永一聲冷笑,起身就朝著門外走去。

「等等。」扶天面色發青,怒火更是直擊心靈,看了一眼敖永,快步走去,把眼一閉,貼著敖永的鞋面,艱難的舔了一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敖永放聲大笑,帶著人狂笑著離開了。

扶天惡狠狠的一拳打在地上,心中滿是憤怒,但這種憤怒,他只能自己私下發。

離開客棧,敖永心情大好,他當然不指望一個合作就讓扶氏一族徹底的屈服,這只是他們的蠶食扶氏家族的第一步,終有一天,扶氏一族,將會他們在永生一族面前,永遠沒有尊嚴。

徹底淪為他們的奴隸!

「走,回去,向族長回報並安排我們的第二步。」敖永冷聲一笑,朝著永生族長殿快步而去。

而此時,破廟之中!

「天命乾坤,浩瀚揚伏,地奪白虎,煞月似血!」

神虛子整個人身上滿是金光,整個廟中更是被韓三千的金光所照亮,強大的氣息讓神虛子整個人感到異常的充實。

顯然,這並非超度,而是一種對能量的吸取。

沒錯,他需要韓三千的能量來補充他的殘魂力量!

在經過一天一夜的補充后,神虛子的殘魂已經達到了最充足的臨界點。

神虛子滿足的長出一口氣,看向韓三千:「師父,夠了。」

韓三千整個人汗如雨下,臉色更是煞白一片,不間斷的發功讓他消耗極大,但天真的韓三千並不知道神虛子的小算盤,一直都在非常認真的「超度」亡魂。

此時,他收起無相神功,整個人頓時虛脫倒地。

「師父,您沒事吧?」神虛子看到韓三千累成如此,心中多少有些愧疚,急忙上前問道。

韓三千搖搖頭:「我沒事,獸王金身呢?」

神虛子點點頭,站起身來,做出一個奇怪的手勢,口中更是念出一陣咒語,頓時間,韓三千感到一陣地動山搖,慌忙起身的同時,此時,寺廟也開始坍塌。

一時間塵土飛揚,身在廟外的秦霜與麟龍發現異動,此時,也慌忙的站了起來。

塵土過後,寺廟已然不在,韓三千的面前,此時卻多多了一個大大的墳堆,墳堆的上方,有一把紅色的長劍。

劍入土七分。

「三千!」看到韓三千就站在那裡,秦霜擔憂的眼裡終於被喜悅所取代,快步的朝著韓三千走去。

廟已經倒塌,一切的禁咒也便消失,秦霜很快來到了韓三千的面前。

「鎮妖劍的下方,便是獸王的金身所在,但一旦拔出鎮妖劍,積壓在獸王金身上的妖氣便會瞬間泄露,直衝劍口。」

此時,神虛子也再次重新現身。

看到神虛子,秦霜頓時一緊張,韓三千沖她搖搖頭,示意沒事。

韓三千繼續追問道:「那會怎樣?」

「我也不知道會怎樣,也許,你會死,也許,你會沒事。」神虛子為難道。

這一點,是神虛子也無法避免的,獸王前身殺戮太多,妖氣極重,所以需要鎮妖劍來壓制它,但鎮妖劍一旦離開,其強大的妖氣便會瞬間噴發。

那股力量有多強,神虛子也不清楚,雖然他更多的相信韓三千會沒事。

「三千,我不要了。」秦霜此時出聲道。

她非常堅決的望著韓三千,如果要拿金身救自己,韓三千卻要面臨如此危險的話,她寧願不要。

「如果是我來拔呢?」小白此時站了起來道。

獸王的金身是他的,他拔應該不會受到衝擊吧?

神虛子搖搖頭:「鎮妖劍是世上最陽剛之物,別說你一個獸,就算是女人,也絕對不可能拔的起它。能拔起他的,必須是男人。」

「可……」小白正想說話。

此時,韓三千卻輕聲堅決的道:「都不要說了,這劍,我拔!」

此話一出,秦霜頓時大驚,拉著韓三千的胳膊,拚命的沖他搖頭:「三千,不要,不要啊。」

韓三千沒有說話,輕輕的將秦霜的手拿開,緩緩的走到鎮妖劍的下方。

深吸一口氣,韓三千直接握住了鎮妖劍。

頓時,風雲色變,電閃雷鳴,氣溫猛然降至最低,冷風吹過,直入骨髓,緊接著大地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韓三千猛的拉起鎮妖劍,此時,下方縫隙里,銀光狂泄,韓三千隻感覺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瘋狂的衝刺著自己的身軀,銀光之下,韓三千面部扭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拔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