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救韓三千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救韓三千

吳衍不可思議的摸著發腫發脹的右臉,整個人震驚萬分。

弟子和幾位長老也全都愕然無比,一時間安靜無比,鴉雀無聲。

三永早已經氣得吹鬍子瞪眼睛,首功?這他媽的首個屁啊。

「你我二人,將註定會成為虛無宗永世的罪人。」三永憤聲而罵。

他恨他自己,也恨吳衍。

他們二人,將虛無宗永遠的斷送了。

吳衍不解的望著三永,他實在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明明這次他立了大功,為什麼掌門卻會如此生氣?

莫非,掌門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冤枉了韓三千這個真相?

可就算他知道了,韓三千是妖魔之人卻是不爭的時候,殺死一個這樣的人,不是為民除害,大功一件嗎?

就算誣衊了韓三千,可最終的結果,卻是誣衊對了啊。

「掌門,吳衍實在不知道,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吳衍摸著臉,非常不甘的說道。

三永冷聲一笑:「你將韓三千殺了,便是虛無宗的罪人,夠清楚了嗎?」

「韓三千是個妖孽,在場所有人都是看的清清楚楚,吳衍殺他,何罪之有?」

「妖孽?是妖是仙,你,分的清楚嗎?你又有什麼資格斷言?夢夕,立即讓人去尋找韓三千的屍體,另外,大開仙藥屋,準備救人。」三永冷聲喝道。

聽到這話,首峰長老頓時不服的跪了下來:「掌門,您這是什麼意思?仙藥屋向來是用來給我派掌門療養所用,你怎麼能拿來救一個妖人?」

「是啊,掌門,他韓三千何德何能?」五峰長老也跟著跪了下來。

「師兄,我們也覺得不妥。」二三峰長老,此時也跪了下來。

三永整個臉生冷的讓人害怕,只要能救韓三千,別說仙藥屋,就是要他三永的命,他也心甘情願。

「你們這幫蠢貨,你們根本就不知道你們傷害的是何方神聖。夢夕!」

「在!」

「還不快去找?」三永惱怒的吼道。

林夢夕遲疑片刻,點點頭,帶著幾個弟子,匆匆的往韓三千剛才墜落的方向趕去。

「其他五峰師弟,收拾現場,用禁制將剩餘被困奇獸送到百獸林,至於吳衍,你去面壁悔過吧。」三永冷聲道。

聽到這命令,幾位長老一臉的不解,這是為何?

吳衍更是惱怒的問道:「師兄,我何錯之有,為什麼要面壁悔過?」

「因為今日,虛無宗便從你們這幫蠢貨手中葬送。」三永怒目猛瞪,大喝一聲,接著,他重重的長出一口氣:「自然,也包括我。」

說完,三永搖搖頭,滿是愧疚的離開了。

等三永一走,二峰和三峰長老也忙著去打掃現場后,吳衍這才憤怒的一拳直接砸在了地上。

「戒院師兄,掌門這是什麼意思?看您立了首功,心生嫉妒?所以,不僅不誇獎你,反而還隨便給你扣個罪名在頭上?」五峰長老頓時不滿道。

「呵呵,很明顯這是功高震主,有的人怕丟了掌門的位置,所以來了個欲加之罪罷了。」首峰長老冷聲哼道。

「哼,掌門真是過分,不表揚我們師兄也就罷了,還要搞這套,我看虛無宗落在這種人手裡,才是真的毀了。」六峰長老也鳴起了不平。

吳衍越聽越是生氣,諷刺的是,他跟別人玩欲加之罪的時候卻滿臉得意,可輪到他自己的時候,卻覺得掌門德不配位。

「也許,掌門是慫了,看到韓三千能領那麼多的奇獸,怕韓三千背後勢力報復,所以這會抓著自己人沒完沒了,戒院師兄,你不必介懷,在我們心裡,你就是大英雄!」首峰長老安慰道。

聽到這話,吳衍這才心裡好受了一點,看了眼首峰長老,道:「你去將葉孤城叫來,讓他立即將小桃送出去。」

「師兄,您這是什麼意思?」首峰長老一愣,但很快,他便明白了吳衍的意思,這次的事很明顯有鬼,所以,必須要斬草除根。

「我明白了師兄,我這就安排下去,到時候就說,小桃被流失擊中,死於意外了。」首峰長老陰陰一笑。

只要小桃一死,這件事,便會永遠失去真相。

只是片刻之後,首峰長老卻發現,小桃人不見了。

傍晚時分,林夢夕匆忙的趕了回來,來到主殿上,卻看到三永低著腦袋,雙目失神,從她認識師兄起,已經數百年來,未曾見過他這般失魂落魄了。

看到林夢夕回來,三永這才回過神來,頗為緊張的看著林夢夕:「怎麼樣?韓三千,找到了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救韓三千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