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仙靈島的唯一弟子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仙靈島的唯一弟子

韓消沒理韓三千,自顧自的看完自己的手掌以後,喃喃的抬頭望著屋頂,似乎在冥想著什麼,片刻后,他歸然一笑,看著韓三千,道:「韓三千,會使雙龍鼎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但如何將各種材料,極限煉造成頂級丹藥,這才是這八方世界的王者之道。」

韓三千疑惑的點點頭,道:「前輩,我明白。」

「所以,你想掌握這種王道之術嗎?」

韓三千自然是非常之想,畢竟韓三千目前正缺的便是煉丹之術,這是自我提升的最簡單、最快捷,最粗暴的方法,甚至也是八方世界很多人所夢寐以求的,但因為材料和煉造技術的門檻太高,所以很多人往往是可以窺探,但卻無法入內。

否則的話,各門各派又怎麼會將修鍊所需的各種靈丹當成工資發放呢?這足以說明它的重要。從某種意義來說,它甚至也是一種通用貨幣,那麼要製造它的難度,自然非常之難。

韓三千花了那麼多錢,也就只買了些材料而已,但想將它們煉製成靈丹用來補修為,韓三千都還沒想過什麼時候走到那一步,只是打算先囤積下來,他日再作打算。

畢竟,修鍊丹藥的基本之術已經是很難的技術了,還想將各種材料極限發揮的話,那更是難上加難,說它是王道之術,確實一點也不誇張。

「前輩,想是非常想,不過,八方世界,以人為而可炮製的東西里,以煉丹之術最為珍貴,又怎麼會是光我想就行了呢。」韓三千苦笑道。

各門各派,包括韓三千當初所呆的虛無宗,所需的丹藥都是門派固額配發,外人根本無法接觸到煉丹的技術,其珍惜度亦可想而知。

甚至在某些方面來說,煉丹的好壞,是決定一個門派大小的必要因素之一。

所以,造丹者,珍惜奇特。

「願意學就行。」韓消微微一笑,接著,他一個俯身忽然沖向韓三千,腳上巍然一個暗勁來到韓三千的面前,抓起韓三千的手拉起他的袖子,由胳膊肘處雙手一撫,順勢而下至手掌,韓三千頓時只感覺自己手臂上忽然青筋直起,並隱隱發黑。

「煉丹者,至陰至毒,至陽至純,需融會貫通,需癲狂執著,又需心如止水。」韓消說完,放下韓三千的手,二指在韓三千鼻、耳、眼三處,猛然輕點,韓三千頓時三處突起紅光。

「煉丹之術,講究的是將材料的各種特性提煉,並使其捏合成一種新的特性,因此,眼要疾,耳要靈,鼻要尖,才能在最佳的時刻做最好的選擇,我幫你貫通以後,你便可以三靈同用。」

接著,韓消猛然轉到韓三千的身後,手中一掌,直接印在韓三千的背上,韓三千頓時又如同上回一樣,腦中飛速的有無數畫面閃過,更重要的是,這一回,有一股溫暖的力量從背後而入,灌至韓三千各處穴位。

「砰!」

一聲巨響,韓消整個人忽然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數米開外的地上,噗嗤一聲,鮮血頓時從口中噴了出來。

韓三千焦急的跑了過去,將他扶起:「前輩,你沒事吧?」

韓消儘管口吐鮮血,但依然架不住的笑容:「老子把畢生修為都用來替你打開三通之脈,百靈之筋,你還叫老子前輩?韓三千,你是不是也太不懂什麼叫尊師重道了?」

聽到這話,韓三千整個人頓時愣住了,韓消剛才的所為,居然是用一生的修為來替自己打通經脈?

「前輩這……」韓三千一愣,接著為難道:「但韓三千已有師父……」

「怎麼?你想翻臉不認賬嗎?」韓消頓時不滿的喝了一句,甩開韓三千的手,自己勉強站了起來,背身而對韓三千,道:「你可知這八方世界,多少人擠破了腦袋想拜入我的門下?你卻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

「總之,你認也好,不認也罷,你都是我韓消的徒弟。」韓消霸道的喝道,接著,他語氣稍緩了些:「八方世界,學習的東西多,自然拜的師父也多,哪像你這般迂腐,一生還只認一個師父不成。不過,這倒也能說明你是個專一有心的人,罷了,罷了,那就算我看走了眼,將本門絕技傳授給一個外人,我已無顏面對祖先,今日,便以死謝罪。」

說完,韓消手中一運力,對著自己的腦門便要一掌拍去。

韓三千趕緊沖了過去,抓住韓消的手,苦惱道:「前輩,您這是何必呢?我不是不答應你,可我有師父在先,您起碼讓我問一下我師父吧?」

「不要攔著我。」一聽這話,韓消手中又用勁。

「好了好了,師父。」韓三千無奈妥協,從現實角度來說,他確實得了韓消的真傳,於自己有恩,這總不能不認賬,從感情上來說,他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韓消在自己面前自殺。

聽到韓三千喊自己,韓消微微一笑,拍了拍韓三千的肩膀:「放心吧,你之前的師父知道你拜我為師,不僅不會說什麼,反而會很高興,他能和我平起平坐,是他一輩子求之不得的榮耀。」

「是。」韓三千點點頭,事已至此,唯有但願吧。

「好,韓三千,從今日起,你便是我仙靈島的唯一弟子,也是我韓消的唯一傳人,你隨我來吧。」韓消顯然非常的高興。

韓三千點點頭,跟在韓消的身後,朝著內堂走去。

臨到門口的時候,韓消忽然停下腳步,看著韓三千,苦笑道:「男兒大丈夫,沒什麼好怕的。」

韓三千被他這話,搞的一頭的霧水,為什麼忽然來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

韓消點點頭,拉開帘布,一股更加強烈的臭味便直接從裡面撲鼻而來。

走進內堂,這股味道更是刺鼻環繞,讓人聞得頭都有些大,屋內漆黑一片,唯獨房內的前方,有一處蠟燭微微亮光,隨著他們二人進入,帶動絲絲細風,蠟燭的光芒跳躍,讓屋內顯得有些詭異。

「三千,跪下。」韓消此時輕聲吩咐道。

韓三千完全沒搞清楚這什麼情況,不過,師父有命,最終還是哦了一聲,接著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地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仙靈島的唯一弟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