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真的有底嗎?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真的有底嗎?

它確實有點不爽韓三千的決定,因為無盡深淵真的是一種無法出去的地方,雖然不會要命,可是,卻比死亡,更加難受。

韓三千點點頭,這話說的也有道理,真浮子那種死道友不死貧道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能捨生取義的來找自己。

可是,不是他的話,還能是誰呢?

難不成這無盡深淵裏還有其他人?!

但很快,韓三千自己都排除了這個想法。

這種地方,除了自己,哪會有其他人?!

這也不是,那也是,難不成這裏還有鬼不成?!

「前輩究竟是誰?還請現身說話。」韓三千此時出聲問道。

喊聲一出,數秒之內,空蕩的無盡深淵裏,除了有絲絲的迴音外,再無其他。

「前輩?」

又喊了幾聲,可深淵裏,依然沒有任何人回答。韓三千很是鬱悶,不過,他還是選擇了按照聲音所說的方法試上一試,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直接將血直接放在了黃符之上。

黃符頓時猛的金光一閃,韓三千離的太近,直接被閃的睜不開眼睛,接着,那道黃符直朝韓三千的眉心飛去,最後直接鑽入眉心之處。

而此時的韓三千,在黃符飛入以後,並未察覺到有任何的異常,直到他睜眼之後,他忽然發現,本來在自己面前飛速掠過的幾乎已成灰色的場景,此時,卻完全變成了七種顏色。

如同自己身處彩虹之中一般,而低眼望去,底下也不再是一片深不見底的黝黑,反而,是一片綠油油的草地。

儘管自己離那塊草地非常之遠!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莫非,是幻覺嗎?!

就在此時,那聲聲音又再一次的響了起來:「我早說過,肉眼和心眼會隨七情六慾而發生偏差的認知,可是,天眼符不會,現在,好好的去看清楚,這個本來一直被誤會的世界吧。」

這一回,韓三千可以非常確定,這聲音就是那個死道長真浮子的,包括他那句肉眼,心眼,韓三千也記得,這些,都是昨天晚上他告訴自己的話。

「真浮子,你在哪?你到底在搞什麼鬼?」韓三千抬頭,朝着頭頂之處望去,頭頂之上,儼然藍天白雲,但卻根本沒有一個人影。

回應韓三千的,也只有自己的迴音。

「真於華世,而浮於天地,此乃真浮。」

片刻后,一聲爽朗的笑聲響起,接着,便再無任何動靜。

真的是真浮子,他雖然沒有回答自己,但將自己名字的含義解釋出來,已經說明了問題。

「這根本不可能啊,無盡深淵裏,除非有人專門跟我們跳在同一個深淵裏,而且要離的很近,否則的話,根本就不可能有其他人的聲音。」麟龍也確定是真浮子后,整個人完全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每一個無盡深淵,都是一個獨立的系統,在這裏面,除非是同處一個深淵裏,否則的話,根本就不可能交流。而韓三千等人墮入這裏面,已經足足幾個時辰,其距離山頂已經很遠,這些都……

可是,這又確確實實是真浮子的聲音啊。

「這個真浮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麟龍怪怪的道。

「最重要的是它給我的這張符,用上以後,我好像看到了這裏面不一樣的光景。」韓三千搖搖頭,心中也是詫異非常。

「不一樣的光景?無盡深淵裏,還能有什麼不一樣的光景?」麟龍奇怪的道。

「草地,藍天和白雲,就連我們身邊,也是彩虹!」韓三千將自己所看到的奇景告訴了麟龍。

聽到這話,麟龍不敢相信的看着韓三千:「你說真的?」

「絕無虛假!」

「這怎麼可能?無盡深淵的底部是深不見底的黑洞,哪裏還有其他的顏色?韓三千,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麟龍奇道。

顯然,如今的這些,也超出了他的認知範圍。

韓三千搖搖頭:「再說一件你更驚訝的事。」

「什麼事?」

「我們一直往最底下的草地上掉,但是,我們已經快要掉到底部了。」韓三千道。

「什麼?!」麟龍更加大驚失色,無盡深淵是沒有底的,怎麼可能會掉到底呢?!

這簡直完全讓它感到不可思議。

「還有五秒!」

韓三千也是眉頭微有急汗,一雙眼睛目光如炬的盯着越來越近的地面,要到底了,真的要到底了嗎?

無盡深淵裏,真的有底嗎?

那不是傳說中永生永世都在裏面不停下落,而永遠沒有盡頭的嗎?它又怎麼可能有底部?!

可眼前所看到的,卻又是真實無比的,那綠油油的草地上,隨着越來越近,韓三千甚至可以看到草尖上那晶瑩無比的露珠。

無盡深淵,真的有底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真的有底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