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信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信

當眼前一黑,二人再次來到神冢之內的時候,十幾天的時間裡,對於八方世界而言,也總算有了些時長。

當兩人落地之後,四下尋找,很快,兩人便看到了重新卧下休憩的守靈屍貓。

儘管它確實閉上了眼睛,但顯然並未放鬆警惕,它並未回到金泉那裡,反而是就近卧下。

好在的是,它確實是重新睡著了。

人蔘娃跟上回一樣,一個落地,直接來個狗啃泥的姿態入地。

韓三千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被巨大重力壓著,平常的一跳一落,此時卻直接搞的轟隆作響,地面顫抖,整個膝蓋也因為無法承受巨大的重力慣性而猛的不由一閃。

看著吃痛無比的韓三千,人蔘娃猛的一個回頭,對韓三千比起了禁身的手勢:「噓!」

「噓個毛啊。」韓三千拍拍自己的膝蓋,用盡全力以後勉強的站了起來,緊接著,在人蔘娃目瞪口呆之下,韓三千突然清了清嗓子。

「喂,懶貓,起床了。」

人蔘娃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媽的,你瘋了嗎?!

而在外面,尾峰處,戰爭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在韓三千被陸若芯追走以後,藍山之巔勉強的重新奪回了優勢,但不多久,隨著永生海域的王緩之帶隊趕到,勝利的天平開始朝著永生海域傾斜。

王緩之也成功的成為第一個獲得綠色圖騰紋理的人。

神冢之外,一個黑影突然在陸若芯的樹下停下,來人正是蚩夢,接著,她緩緩的跪下,腦袋壓的很低:「稟告小姐,軒少讓您立即支援扶家圖騰,王緩之已經過來了。」

樹下,陸若芯依然微微欠身而躺,連眼也沒睜一下:「回去告訴他,我正在捉弄神秘人。」

聽到這話,蚩夢微微一愣:「小姐之事,奴婢本不該多問的,但扶家圖騰那邊,永生海域的王緩之已經佔下了圖騰,任由事太發展下去的話,恐怕對藍山之巔不利。」

說完,蚩夢已經做好了被打的準備,但難得的是陸若芯卻並未生氣:「不過剛剛開始,著急的是他又不是我,急什麼?我忙著釣魚,釣一條很大的魚。」

蚩夢環顧四周,一愣:「小姐您說的是韓三千?您已經試出神秘人便是韓三千了嗎?」

陸若芯突然破天荒的露出一個微笑:「沒有,試不出來。不過,他倒是讓我頗有興趣。所以,無論他是不是韓三千,這條魚,我都不會放過,若然無事,你不需要來打擾我了,明白嗎?」

「奴婢明白,對了,那個人讓我帶封信給你。」

聽到這話,陸若芯笑容凝固,板著臉道:「我不是告訴過他,不要私下找我嗎?若是讓我父親知道的話……」

「他說有非常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你。」蚩夢道。

陸若芯眉宇一皺,玉手一動,蚩夢懷中一封黑色的信封便凌空飛到了她的手中。

拿下信,陸若芯只嫖了一眼,一時間絕美的臉上五味雜陳,有震驚,有疑惑,有奇怪,但也有微微的喜色。

轟!

她手將信一握,頓時間,整封信便完全化成了齏粉,望著遠處的神冢,陸若芯突然陰森一笑:「真的是你?你可要給我活著啊。」

蚩夢低著腦袋,有些害怕的望著陸若芯,那個人的信到底說了什麼?以讓一向淡若如水的陸若芯情緒如此複雜?!

而她望著神冢,又是什麼意思呢?!

而此時的神冢內。

人蔘娃真的是有種日了狗的感覺,好不容易等了這麼多天,總算等到了守靈屍貓重新放鬆警惕的時候,可人一來腳都還沒站穩呢,韓三千這貨居然自己主動將人家給喚醒,這特么的不是提著燈籠上廁所,找死嘛!

隨著守靈屍貓的重新驚醒,此時,已然雙眼大睜,身體做出弓狀,前爪匍匐,血口大張。

「你趕緊走吧,你自由了。」就在人蔘娃惱火韓三千的時候,韓三千卻出人意料的說這了這麼一句話。

人蔘娃明顯一愣,內心有點感動。

儘管一路上他都罵罵咧咧的,但他也知道,韓三千救過自己,最重要的是,在陪伴韓念的這十幾天里,和那孩子相處起來,竟讓他感到了什麼叫做快樂。

而此時,隨著一聲劃破天際的獸吼,守靈屍貓猛的沖了過來。

其速度之快,其氣壓之強,簡直讓人聞之喪膽。

而此時的韓三千,緊咬嘴唇,微微只是一個欠身,手中玉劍握緊,望著撲上來的守靈屍貓,突然閉上了眼睛,喃喃而道:「爺爺,你可千萬不要忽悠你孫女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信

66.85%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