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五章 仙靈神戒

第兩千零五章 仙靈神戒

就在韓三千準備發出疑問的時候,卻忽然感到腦中出現了一副奇怪的畫面。

在畫面里,他看到了一處寬闊的海域,水面呈綠色,水上霧氣繚繞,能見度很低。

微風吹拂,雲霧漸漸被出一開,一座孤島若隱若現的出現了,小島上樹翠花紅,鳥鳴蝶舞,如同人間仙境一般。

「師父,這是……」韓三千搖搖頭,那些畫面便瞬間被現實所取代。

這讓韓三千非常的奇怪,莫非是喝了這水以後出現的幻覺?可是,韓三千卻又覺得剛才所看見的似乎並非是幻覺而已,而像是真實存在的。

韓消沒有說話,只是望著其他幾人,待其他幾人喝完水以後,韓消笑了笑,韓三千隨眼望去,其他幾人似乎毫無反映。

韓三千鬱悶的拿起了自己的碗,翻來覆去的看來看去,又對比過旁邊蘇迎夏的水,兩者完全相同,但就在韓三千端起蘇迎夏的水一喝后,腦中的畫面又一次出現了。

這讓韓三千整個人大吃一驚,簡直感覺匪夷所思。

這是什麼情況?同樣的東西,他們喝了沒感覺,只有自己會出現奇怪的畫面。

「無論你喝哪一杯,你的腦子裡都會出現這副畫面。」看到韓三千好奇萬分,韓消輕聲搖頭笑道。

說完,他將目光放在了韓三千手上的古銅色戒指上:「這是因為你手上的這枚戒指,其實說起來,也是時候讓你知道它的意義了。」

「它叫仙靈神戒,是我派掌門的信物,誰擁有它誰便是我仙靈島的主人,這一點,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韓消道。

韓三千點點頭,道:「這我知道,所以王緩之在看到它的時候情緒很激動,恨不得把我殺了,而且一直都在埋怨師公安排不公。」

韓消搖搖頭,苦苦笑道:「以他如今當世醫聖的名號,一個小小的仙靈島掌門他又怎麼會放在眼中呢?」

這話韓三千倒也能理解,但也讓韓三千非常的困惑,那他那麼激動是因為什麼呢。

「他所在乎的,是仙靈島中的稀世珍寶,而那些寶藏的秘密,就在仙靈神戒之中。」

說完,他手中輕輕一動,一股能量便直接打在了戒指之上,頓時間戒指從韓三千的手中自動脫落,然後化成一把鑰匙。

韓三千猛然大驚:「師父,這是……」

「仙靈神戒同時也是仙靈島地下宮殿的鑰匙,歷來都由本門的掌門保管,並需特定的咒語才能讓戒指化型,也更是要有它,方才可以進入仙靈島的地下宮殿。」韓消道。

韓三千頓時明白了,怪不得王緩之見到這戒指的時候情緒會那麼激動,原來是這戒指下藏有如此的驚天秘密啊。

「原來如此,不過師父,仙靈島的地下宮殿到底有什麼東西?會讓王緩之這種一方人物也徹底抓狂呢?!」韓三千問道。

韓消笑了笑:「如今戒指在你的手中,有什麼東西,還是你自尋探索吧。」

「但是仙靈島要怎麼去?我江湖百曉生雖然曉江湖知天下,但對仙林島這個地方,一向只聞其名,不見其影。」江湖百曉生奇怪道。

韓消笑了笑,指了指韓三千。

韓三千頓時一驚:「師父,該不會我剛才看到我畫面,就是仙靈島的所在吧。」

「仙靈島身在縹緲中,每一年會發生一次變位,所以位置難辨,不過,仙靈神戒與地下宮殿生生相息,你方才喝下的便是掌門茶,掌門茶一下,便可與仙靈神戒心心相通,而你也自然可感應到如今地下宮殿的所在位置。」韓消笑道。

韓三千頓時雙目大睜,這也就是說,自己掌握了仙靈島的一切?

「三千,這個好啊,有了這種地方,以後咱們神秘人聯盟的基地便可以放在那裡。」江湖百曉生頓時興奮的拍手道。

蘇迎夏和秦霜也面色激動,這樣絕佳的地方,簡直是為韓三千量身定造的,它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護聯盟的初期發育。

但韓三千卻在此時,將戒指脫了下來,接著,幾步走到韓消的面前,將戒指遞給了韓消:「師父,弟子不過剛入門而已,哪能收下師父如此大禮。」

看到韓三千的舉動,江湖百曉生氣的不行。

蘇迎夏只是微微一愣,但很快理解,畢竟她很清楚韓三千的為人。

「三千,為師當初不將這些秘密告訴你,也是念在你剛拜入門下,不想你捲入紛爭之中。但如今王緩之已然出手,為師若是沒有反映,又何以配當你的師父?更無臉面對你師公。」韓消語重心長的拉扶起韓三千。

「況且,這戒指在我手中,已然無用,王緩之有句話說的不錯,你師父我確實庸才一個,不配繼承仙靈島的衣缽,將仙靈島交在我的手中,也不過是荒廢而已。可你不同啊,三千。」韓消嘆息道。

「三千,你就收下吧,這也是你師父的一番心意啊。」江湖百曉生急道。

此時,人蔘娃喃喃的開了口:「賤人,你就不要推辭了,冥冥中自有安排,你就順其自然嘛,反正你遲早也要對付王緩之那個狗賊的。」

「況且,那個地方你非去不可。」說完,人蔘娃把臉望向秦霜,一臉求表揚的道:「是不是老婆?」

他那副賤樣,秦霜根本沒看,一直擔憂的望著韓三千,她自然希望韓三千不要拒絕。

韓三千鬱悶的看了一眼人蔘娃,哪都特么的有你。

「三千啊,你就不要推辭了,其實,這也是你師婆的意思。」韓消道。

說起師婆,韓三千心裡有些觸動,雖然沒有見過面,但韓三千能感到師婆是個非常和藹的人。

「好,既然師父和師婆都是這意思,那三千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韓三千點點頭。

韓消長出一口氣,笑道:「好啊,如此甚好啊。」

「對了,師父,上回走的匆忙,連師婆的見也沒見上,我能不能去見見師婆?」韓三千突然問道。

韓消頓時笑容凝固在了臉上,過了許久,他突然望向外面:「天色也不早了,廟中簡陋也沒住的地方,你們也該回去了。」

說完,不由韓三千等人紛說,韓消已然率先的走出殿外,做出了送客的姿勢。

這讓韓三千等人頓時費解萬分沒,韓消態度陡然大變,這是何故?

「讓三千進來吧。」

但就在此時,內屋裡面,一陣沙啞又異常難聽的聲音傳了出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五章 仙靈神戒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