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十二章 扶家天牢

第兩千零十二章 扶家天牢

扶媚的臉上頓時紅起一個拇指大小的巴掌印!

人蔘娃一巴掌扇完,跳回到韓三千的手上,看著扶媚不可思議又憤怒的盯著自己,人蔘娃無奈的攤攤手:「別看老子,是他讓老子打你的。」

韓三千沒有理扶媚,坐回床邊,冷聲道:「這一巴掌,是你侮辱我老婆的教訓,如果你敢再出言不遜的話,我讓你生不如死,趕緊滾吧。」

扶媚不走,惱羞成怒的望著韓三千,道:「你何必在我面前裝清高?既然你來扶家救我,不也就圖看上了我嗎?」

「你是覺得我救你們那幫人,是因為看上你了?」韓三千頓時被氣到想笑。

「那不然呢?」扶媚不服道:「難不成還能是其他人不成?」

「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迷之自信。」韓三千冷笑不屑道。

扶媚見狀,起身走向韓三千,抓著他的手就想往自己某處放,很明顯,她不想韓三千繼續在她的面前裝清高了。

韓三千能量猛的從身上散發,扶媚整個人頓時只感覺一股怪力,整個人便直接彈飛,接著砰的一聲重重的砸碎桌子倒在地上。

「你!」扶媚表情猙獰,強忍難受的望著韓三千。

她帶著自信的滿滿而來,可哪裡想到,卻會是這種下場?!

韓三千幾步走到她的面前,就在扶媚重燃希望的時候,韓三千卻突然抽出玉劍,在扶媚驚慌失措的時候,那把劍的劍尖卻直接伸到了扶媚的下巴下。

韓三千一劍直接挑起她的下巴,冷聲笑道:「不怕告訴你,扶媚,在我的面前你最好收起你那些另人噁心的自信,因為你在我眼裡,只是一個婊子而已,懂嗎?」

「婊子?」扶媚顯然沒有理解韓三千的意思,急忙解釋道:「我從沒被任何男人碰過,我還是……」

「有的人,即便出身青樓也是好女人,而有的人,即便出身富貴,可也是連雞都不如,而你扶媚便是後者。」韓三千冷聲道:「想靠男人改變自己命運,不是不可以,但是凡事有個度最好,否則的話,只會讓人噁心。」

玉劍一撤,韓三千冷聲道:「趁我還沒改變主意殺了你前,給我滾出去。」

扶媚摸著自己的臉,咬咬牙,帶著強烈的不甘衝出了屋外。

「下次,你要打人,麻煩你自己動手好不好?」等扶媚一走,人蔘娃不滿的道。

「一,我不想打女人,二,打她髒了我的手。」韓三千冷聲道。

「靠,那你特么的讓老子動手?」人蔘娃鬱悶的把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擦了擦,看著韓三千收拾東西,一蹦一跳屁巔屁巔的跟在韓三千的身後:「你幹啥去?」

「去個好玩的地方。」韓三千笑了笑。

接著,一手將人蔘娃往肩膀上一甩,人蔘娃也非常配合的跳到了韓三千的肩膀上,跟著韓三千化成一道疾風,消失在了原地。

而就在韓三千離開后不久,兩個人影便鑽進了韓三千所在的客房。

當將門關上以後,蘇迎夏這才將面具摘下,而跟在她身後的扶離,此時望到蘇迎夏滿臉的震驚,要不是蘇迎夏手上動作快,扶離已經驚的叫出了聲。

確認扶離情緒穩定后,蘇迎夏這才將捂住她嘴的手拿開。

「扶搖?怎麼會是你,你不是已經……」扶離驚訝無比的道。

「說來話長,以後再跟你細說。」蘇迎夏道:「我們這次回來,是要救扶莽的,三千已經出發去了天牢,我把你叫過來,是有要事跟你商量。」

「三千他也活著?他不是已經……」扶離簡直都有點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扶搖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也就算了,就連韓三千也還活著。

「今天出手的那個人,不會就是韓三千吧?他……他連手都不用出,就可以擊敗陸生?他現在這麼強的嗎?」扶離整個人不可思議的驚道。

蘇迎夏點了點頭。

而此時,天牢之中。

黑暗不見天日的天牢里,扶莽正躺在地上,頭髮蓬鬆無比,聽到腳步聲,他連頭也沒抬一下,哈哈笑道:「怎麼?扶天那老賊終於忍不住要殺我了?也是,扶家在他的手上已經毀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不過,殺一個將死之人,何必還戴著面具?」

韓三千笑笑,並未說話,將一壺酒丟進了天牢里,接著一屁股坐在旁邊仰頭喝下。

扶莽爽快一笑,也不怕酒中有毒,結果酒便直接仰頭喝了個痛快。

「好酒。」扶莽大喊一聲,整個人不由感到舒爽。

但就在他抬眼的時候,卻看到韓三千脫下面具,當看到韓三千的真面容時,扶莽猛的一哆嗦,從地上爬了起來:「是你?」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十二章 扶家天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