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七十二章 耀武揚威的扶媚

第兩千零七十二章 耀武揚威的扶媚

木桶里的惡臭讓在場靠近的人全部不由的捏起了鼻子,有的人甚至看到木桶裏面裝的那些糞水當場噁心的快要吐出來了。

但同時,所有人也更愣了。

這可是大擺宴席的時候,弄桶糞水出來,是要幹嘛?!

「我扶家先前衰落,甚至跌下神壇,全因老夫我有眼無珠,一直將希望放在扶搖身上,然而事實證明,這扶搖不過是廢材一塊,無法雕琢。也正因為如此,我扶家才會被這等無能之輩所拖累,以至於家道中落。」扶家出聲道。

「族長說的沒錯,扶搖身為我扶家神女,卻與一個地球雜種勾搭在一起,不僅葬送我扶家未來,更是讓我扶家名譽掃地。」

「像這種賤女人,生前不得好死,死後也不得安寧。」

「就應該將這對狗男女公佈天下。」

隨着扶天出聲,扶家的高管門一個個義憤填膺的怒聲附和。

他們將扶家的一切罪孽,全部都推向了蘇迎夏和韓三千。

「所以,從今天起,我正式宣佈,將這對狗男女逐出我扶家。」說完,扶天直接提起那桶糞水,對着韓三千和蘇迎夏的牌位直接澆灌下去。

遠在外圍的蘇迎夏看的整個人粉拳猛捏,氣到簡直快要發抖。

見過無恥的,可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即便是自己「死」了,扶家人也要讓他們來背鍋扶家的鍋,有這樣的家人,真的不如多兩個仇人!

韓三千面具之下,神情漠然,對於扶天所做一切,說不上憤怒,因為對於扶家人,他早就沒有任何的感情。

況且,韓三千已經放過他們不少次了,對他們早就仁至義盡。

望着被羞辱的靈位,扶媚高興的陰冷微笑。

這道開胃菜,看起來雖然反胃,但卻真的非常開她的胃。

一腳將蘇迎夏兩夫妻的靈位踢倒,扶天冷冷一笑,大聲道:「諸位,扶家雖然因為這對狗男女而走向了沒落,但天佑我扶家,有鳳必展翅,而扶媚便是我扶家的那條金鳳,也正因為有了她,我扶家必然一掃以前頹勢,重展神威!」

「族長說的沒錯,在這裏,我代表扶家向扶媚認錯,以前,是我們低估了你,你才是我們扶家真正的鳳之嬌女,是我們瞎了狗眼,看成了扶搖。」

一幫高管此時也趁熱打鐵,跪舔扶媚。

這道開胃菜,是扶天精心安排的,既可以將之前扶家的過往全部甩鍋給蘇迎夏,又可以羞辱他們夫妻二人以發泄怒火,最重要的是,可以對扶媚大獻殷勤,以表明如今扶媚的地位。

「死了也要被他們消費,你有這種家人,還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霉啊。」江湖百曉生苦聲一笑,對蘇迎夏道。

「我的家人只有我老公和我女兒。」生過氣過後的蘇迎夏,如今卻更加的釋然了。

「他們也太噁心了吧?用的著羞辱死去的人嗎?」此時,貴賓席里,王思敏不滿的嘟噥道。

雖然她不認識蘇迎夏,可韓三千這個名字,她卻記憶猶新。死病雞自從無憂村一別後,再聞他的消息已是他落入無盡深淵死亡,王思敏傷心了許久難以自拔。

「思敏,不要多語。」王棟及時的喝住了自己的女兒,讓她不要亂說話。

對韓三千,王棟思想其實很複雜,起初知道他拿走丹藥后非常的憤怒,但王思敏歸來后解釋清楚一切,加之不久傳出韓三千墮入無盡深淵死亡的消息后,王棟其實對韓三千的憤怒已經消失了。

轉而是一種惋惜。

畢竟,對他而言,王家失去了他父親口中的那位優質的女婿。如果自己當初手段再卑鄙一點,沒準他的人生就能改寫了。

只是,這世上沒有如果,除了對他惋惜以外,當下該怎麼過,還是要怎麼過。

天湖城的勢力已經發生改變,身為一方勢力的他,也只能順應當下的趨勢。

王思敏氣的不行,憎恨的望了一眼台上的扶天:「真不知道爹你怎麼會替這種人渣賣命。」

王棟嘆息一聲,欲言又止。

就在此時,扶媚在葉世均的陪伴下,輕輕的起身,緩緩的走了過來。

不屑的掃了一眼地上的靈位,扶媚望着扶天,輕聲笑道:「扶族長不必道歉,我又怎麼會因為一對廢物狗男女而生氣呢。」

「說的沒錯,我夫人是天之驕女,會跟那些阿貓阿狗計較嗎?」葉世均此時也冷聲高傲道。

「夫君,千萬別這麼說,其實我也算不上多嬌貴,只是,和扶搖那個賤人比起來,我的眼光可要准多了,找到你這種人中龍鳳。」

「呵呵,夫人哪裏話,我不過平平無奇罷了,能娶到你這樣漂亮又聰明的夫人是我葉世均三世修來的福份啊。」

夫妻倆互吹的彩虹屁,讓台下人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蘇迎夏更是好氣又好笑,望着韓三千,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七十二章 耀武揚威的扶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