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戰神守護

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戰神守護

秦清風突然愣住,下一秒,閉上了最後一口氣,帶著微笑,倒在了林夢夕的懷裡。

「清風!」

「爹!」秦霜再也忍不住,直接沖了過去,悲傷欲絕的失聲痛哭:「你醒醒啊,醒醒啊,你不是想聽我叫你爹嗎?我叫了,你應一聲啊。」

「爹!」

看到秦霜哭成一個淚人,韓三千心中的自責更是達到了極點。

「砰!」

一聲巨響,韓三千死死的一拳砸在地面上,堅硬的大殿硬是被他一拳砸出一個沙鍋大的巨坑來。

緊咬牙關,眼中既是悲傷又是懊悔。

猛的站了起來,韓三千直接衝出大殿。

「啊!!」

一聲憤怒的仰天長吼,整個身體轟的一聲,一股巨大的金茫便直接擴散至四方。

「砰砰砰!」

殿外四座石象遇到金茫頓時直接炸開,化成齏粉。

整個大殿,也因為這股巨浪而直接發生劇烈的抖動。

那些本被天火月輪炸的不知所措的倖存葯神閣弟子就更倒霉了,剛剛飛過來,正準備在殿外集合,卻突然被這股巨浪衝擊,直接打散。

一個個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四亂飄向各處。

殿內,石落沙飛,葉孤城一幫人是面面相覷,韓三千隻是憤怒一吼,便有如此威力,一個個嚇的面色蒼白。

「孤城,現在怎麼辦?看那傢伙的樣子,不好惹啊。」吳衍膽怯的說道。

葉孤城眼中閃出一絲迷茫,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撤吧,好不容易拿下虛無宗,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如何捨得?

可要是不撤?!

韓三千正在暴怒中,萬一拿自己撒氣,那可怎麼辦?更何況,韓三千如今已經表明了要插手虛無宗的事。

正猶豫著,此時,韓三千卻滿面怒容的走了進來,目光直掃葉孤城,硬是將葉孤城看的心驚肉顫。

「我要給我師父下葬,你是現在自己滾呢?還是想等我葬完了我師父,然後殺了你?」韓三千冷聲喝道。

「你!」葉孤城氣結,韓三千簡直是太過囂張,絲毫不給自己留任何面子,可是,他又能如何?「我們走!」

話音一落,葉孤城帶著吳衍等人狼狽的離開了。

「三永,麻煩你去將我外面的朋友都帶進宗內。」韓三千道。

「是!」三永點點頭,大手一揮,帶著二三峰長老,攙扶著若雨出去了。

大殿內,很快就只剩下韓三千三人。

韓三千沒有說話,而是一屁股坐在了角落,一時間情緒低落。

儘管秦清風臨死前勸過自己,可是,韓三千過不了自己心裡這一關。

秦清風到底是自己的師父。

可是,他的死,卻偏偏是死在自己的劍下。

即便無意,也是大逆不道之為。

許久以後,秦霜擦掉眼淚,緩緩的站了起來,接著,她一咬牙,手中突然催動能量,一道火焰便直接朝著秦清風的屍體打去。

韓三千頓時一道能量拍了過去,皺眉道:「你幹什麼?」

秦霜搖搖頭:「他已經死了,我想將他火化了。」

「辦個喪禮吧。」韓三千道。

這是他唯一能為秦清風做的事。

「葉孤城雖然走了,但是以他的個性,必然會捲土重來。我們沒有時間替他辦葬禮。就地火化,一切怎麼來的,怎麼去吧。」林夢夕搖搖頭道。

「萬事有我撐著,辦!」韓三千冷聲而道。

韓三千說完,提起手中的長劍,徑直的走了出去。

不久后,虛無宗的上空,一個人影面色冰冷的立在那裡,如同一尊石像,一動不動。

但又像個守護神,死死的守住虛無宗的最上空!

而虛無宗的大堂內,也白紙高懸,靈堂輕起,一場葬禮正式開始。

蘇迎夏等人進來以後,知道所發生之事,誰也沒有去打擾半空中的韓三千,而是幫忙料理起秦清風的後事。

尤其是蘇迎夏,幾乎忙前忙后,不比秦霜辛苦。

於她而言,她知道,身為老婆,在這種時候要做的,就是替韓三千默默的分憂,做些他想做卻暫時不可以做的,補償一些韓三千想補償的。

這一場喪禮,一辦便是許久,虛無宗也按照長老死亡的規格加以禮遇。

第二天一大早。

天色微亮!

遠處的山頭上,人影晃動。

葉孤城面色冰冷,緊緊的跟隨在一個人的身後,他們的身後,是足有六七萬人的大部隊,正浩浩蕩蕩的朝前開進!

「韓三千,你死定了。」葉孤城冷聲心中暗喝。

葉孤城的前方之人,目光如炬的望著虛無宗半空的人影,陽光之下,此時他的那張臉格外的熟悉——正是葯神閣的王緩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戰神守護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