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六十八章 難得欣賞的人

第兩千一百六十八章 難得欣賞的人

畢竟在別人身上這種舉動會很正常,可在陸若芯這種沉穩無比,不露面色的人身上,即便是真心一笑,都難得一見,更不要說她還願意起身,甚至鼓掌,情不自禁的讚美出聲了。

「小姐,韓三千不盡量去追,恐怕是放虎歸山,為何您還鼓掌叫好?」蚩夢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些問題,也只有在陸若芯心情很好的時候她才敢多嘴,儘管,陸若芯的心情很難得最近這兩天這麼好。

「放虎歸山?那不過是窮寇莫追而已。」陸若芯輕輕一笑:「韓三千對王緩之的優勢,其實並不明顯,王緩之要逃,韓三千能殺的了他嗎?既然殺不了他,那殺些蝦兵蟹將有什麼意義?」

「這些可都是葯神閣的高管,是王緩之重要的爪牙,多殺些他們等同於斷掉王緩之的手臂,又……又怎麼會是蝦兵蟹將呢?」蚩夢說到最後,聲音已經小的快要聽不見了。

「一幫高管而已,沒了再招不就是了,算的了什麼手腳。真正的手腳,是那些。」陸若芯輕輕一笑,指了指正被虛無宗拖住的陳大統領幾萬士兵以及最前方與扶葉兩家聯軍對戰的先靈師太的部隊。

「那才是葯神閣真正的手和腳。」

說完,陸若芯輕輕一笑,輕輕的躺下身:「這世上不怕賭徒,但怕的是,有腦子的賭徒,韓三千這一次,賭嬴了。」

「嬴了?」

「恩。」陸若芯點點頭:「嬴的便是它葯神閣的手和腳。」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韓三千這次的進攻,其實本身就是種巨大的賭博。雖然他兩次用計偷襲得手,但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葯神閣的實力依然不是他可以隨意撼動的。韓三千勝在招式奇特,殺器頗多,而且體內能量似乎源源不斷,異常充沛。不過,王緩之始終人數佔優勢,如果硬打下去,你覺得會是如何?」陸若芯眉頭微皺。

「照小姐這麼分析,其實雙方都有優勢,也就是說誰都可能會嬴。」蚩夢道。

「沒錯,五五開,甚至六四,七三開,王緩之七,韓三千可能三。不過,即便王緩之勝率大,但是在韓三千接連的奇襲之下,早就亂了陣腳,每一個招都被對方成功化解,而對方的每一招都打在他的要害之上。從他到底下的弟子,心氣自然就沒了。」說完,陸若芯緩緩的坐了起來:「加之王緩之輸不起啊,有時候人爬的太高,總會怕輸了掉在地上太疼,所以,他不敢和韓三千玩命。」

「而一旦不敢玩命,他除了跑又能怎麼樣了?」陸若芯輕聲笑道。

蚩夢點點頭:「那這和葯神閣手和腳有什麼問題呢?」

「你現在看看小路上和前線。」

隨着陸若芯的吩咐,蚩夢放眼過去,兩邊都在交戰,但從戰局上看,兩邊都是葯神閣方略佔上風,而扶葉兩家包括小路上天藍的扶家部隊以及虛無宗這邊,更是急站下風,只能勉強靠地勢拖住對方。

「韓三千放棄追的機會,這時候突然一個回馬槍,殺向小路上那批敵人呢?又或者前線呢?」陸若芯冷冷一笑。

蚩夢頓時眼睛一亮。

如果韓三千這時候率隊殺入任何一方,那一方的葯神閣大軍都是腹背受敵,處於極度危險之中。

「一盤幾乎是死局的棋,被韓三千破的豁然開朗,怪不得小姐你會欣賞他。」蚩夢此時也不由佩服,儘管她非常憎恨韓三千,但有些事實,必須要承認。

「膽大心細!」陸若芯也不反駁蚩夢的話,雖說她看不起的人實在太多,但看得起的,全世界,就一個人。

韓三千。

如陸若芯所料,在王緩之剛逃離不久,那批主營的守衛便完全的丟盔棄甲,落荒而逃,而韓三千也徹底放棄一切追擊,扭頭便領着奇獸直衝陳大統領在小路上的部隊。

陳大統領一幫士兵在看到王緩之逃走後,本來就軍心大散,如今再看到韓三千突然率部殺來,更是一個個落荒而逃,虛無宗和天藍扶家軍也趁勢直接由拖轉攻,一時間陳大統領一方被砍殺無數,剩餘人則四散逃去。

但,顯然,這還沒有完。

最前線部隊,兩方均是大規模作戰,十幾萬對十幾萬,陣仗空前龐大。

大半個山谷,都被兩軍人馬佔據,僅是隔的很遠,便能發現這裏塵煙四起,喊殺不斷!

前方主帳的營內,先靈師太正在帳內研究地圖,此時,探子突入:「報告統領……」

「怎麼?大本營的危機解除了嗎?」

「不是……是……是韓三千率領數萬弟子和數萬奇獸,正從我軍後方,猛然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一百六十八章 難得欣賞的人

73.77%
目錄
共29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