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二十一章 墮落魔淵

第兩千三百二十一章 墮落魔淵

無邊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韓三千隻覺得這裏很黑,他喊了魔龍之魂,對方卻並未有任何的回應,周圍似乎僅他一人而已。

韓三千很快便明白,自己的意識進入了一個奇怪的領域,又或者說,是他的身體被魔龍之血控制……

轟!!

果然,四周之邊,忽有黑影攻擊,攻勢極其的兇猛。

「是入魔后的你吧!」韓三千冷眼望向突然出現的黑影。

他知道,這是魔龍之魂!

儘管,入魔后的他並不會回答自己,但韓三千先前入魔的時候早已經有過和他爭鬥的經驗。

這是自己身體某個部位。

嗡!

隨着周圍黑影再現,韓三千隻感覺頭疼欲裂,各種畫面也在第一時間湧上心頭。

自己當初在地球蘇家的種種虐待和鄙夷,在軒轅世界所受到的一切不公待遇和謾罵,以及蘇迎夏被關在扶家天牢裏的痛苦畫面,還有念兒身種劇毒張著絕望雙眼望向自己……

還有……

還有陸若芯告訴自己,火石城的一切真相……

韓三千的憤怒被不斷的點燃,整個人也勃然大怒。

他非聖人,又如何會沒有情緒?尤其是關係到蘇迎夏和韓念的身上。

而隨着他這一怒,他感覺與這邊的黑暗融為了一體,那些黑暗裏的黑影也不再攻擊他了,頭疼的感覺也消失了,他感覺自己舒服極了。

他便是這黑暗,黑暗,便是他自己。

想到這裏,他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享受着黑暗帶給他的安寧和撫慰,這裏沒有了方才的痛苦和難堪的回憶。

但突然,韓三千沉淪的意識猛然又有了一絲的光亮在黑暗中點亮。

「迎夏,念兒!」

猛然,韓三千睜開了眼睛。

他不能就這樣安然下去,如果是,蘇迎夏怎麼辦?!韓念又該怎麼辦?!

而隨着他一睜眼,四周黑影又突然攢動起來,那種無比頭疼的痛感也重新讓他痛不欲生。

那種痛,真的是讓人想要立刻死去的痛,死雖難受,但相比眼下卻要好上許多。

「凡人,放棄掙扎,與本尊融為一體,為你所愛之人,為你所遭受之不公,復仇吧。」

黑暗中,魔龍之魂的聲音傳來。

只是,韓三千清楚,這絕非是魔龍之魂,不,準確的說,他是,只是不再是方才外面那個和自己淡然而談的魔龍。

他是真正被魔血引入暴走的魔龍!

「我自然會復仇,但絕不用你幫忙。」韓三千冷然而道。

「螻蟻,只有本尊才可以為你復仇!這是你的榮幸,你不該拒絕。」

「可我若是拒絕呢?」

「那你將會受盡良心的譴責以及生不如死的煎熬,就如你剛才所經歷的十倍,甚至百倍。」

「我知道了。」韓三千冷然一笑,堅定的雙眼之中充滿了對蘇迎夏和韓念的思念:「不說我命由我不由天,光是我的身體,那便是我說了算!」

「來啊!」

「狂妄!」

嗡!

四周黑影頓時大動,周遭更是有極強的壓力撲面而來。

「啊!」

韓三千隻感覺自己的身體防佛被什麼東西不斷積壓一般,體內五臟六腑甚至在身體之內被擠成了血水從身體內流出來。

而腦袋更是一種難以描述的劇烈疼痛,中間還穿插著各種無比痛苦的回憶畫面。

饒是韓三千心智極強,忍耐力更是普通人所無法比擬的,可在如此情況之下,身心俱痛,也是難以忍受。

不過,就如掃地老者和八荒天書所說,韓三千要破這局,必須要意志足夠堅定,能常人所不能。

而支撐他能如此的唯一條件,便是蘇迎夏。

「逆天成神之路,又哪有一帆風順的?既要躍人之高,便要受常人所無法忍受之痛,需知任何得都是用等價的舍換來的。」

「人前的風光,背後都是經歷了無盡的折磨。以最差的地球之軀,要在八方世界這種高級世界裏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必然走的路要遠比他人曲折。若然沉淪,即便陸無神和敖世放過他,他也只能永墮魔道,成為魔龍之魂的傀儡,若然成功……」

天書世界裏,兩位老者已然化身出現在韓三千的竹屋裏,一茶一棋,輕聲而笑。

「若然成功,則乃神之意志!」八荒天書哈哈一笑,一舉落棋!

「將軍!」

而此時黑暗世界裏的韓三千,正在痛苦之中不斷的煎熬,掙扎,甚至逐漸奄奄一息。

但就在他身軀光芒即將消失的時候,有一點光亮卻永未熄滅,甚至讓他在黑暗的世界裏光芒重新散發,並越來越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三百二十一章 墮落魔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