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 金佛

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 金佛

當扶莽猛然一個抬頭之時,卻只見面前站著一個和尚。

此和尚袈裟流溢佛光,半披著露出半個上身,卻是肌肉分明,金光閃閃,手中手持一根禪杖,顯得威武不已。

他的身後,站著幾個頭帶斗笠,身批黑衣的人,因為低著腦袋,所以看不清楚他們的模樣。

扶莽頓時眉頭一皺,護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大師,有事嗎?」扶莽有些警惕的望著那和尚問道。

不過,相比於其他的攔路者,扶莽的警惕雖有,但也不高。畢竟,所遇之人是出家人,威脅起碼要小很多。

「呵呵,幾位施主,貧僧法號如塵。」說完,他微微一行禮:「幾位施主,這是要去哪裡呀?」

「大師,我們去哪裡似乎不關您的事吧?」詩語警惕道。

「關,自然關貧僧之事。」如塵輕輕一笑,語出驚人。

「大師,你這是什麼意思?」江湖百曉生頓感不妙,急忙冷聲而道。

「呵呵,出家人慈悲為懷,又能有何歹意?幾位施主,又何必如此緊張?只不過,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幾位,可是去往仙靈島?」

這和尚話音一出,本來聽前半段話的江湖百曉生等人剛剛稍微放下的警惕,頓時間直接拉到了最高弦上。

仙靈島乃是他們的秘密基地,普通之人又如何知道,更不要說眼前這個見也沒見過的和尚。

「大師,我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江湖百曉生冷聲道。

「頑固之子,冥頑不靈!」如塵微微一笑:「貧僧普渡眾生,你卻還要騙貧僧,需知,佛也會發火?」

話音一落,如塵微微閉嘴,下一秒,口中一動。

「唵!」

一個小小金字從他口中發出,直襲江湖百曉生,待到江湖百曉生的面前時,此字已如人一般大小,即便扶莽替江湖百曉生擋在前面,但在巨大金字的衝擊之下,一幫人依然是人仰馬翻。

「阿彌陀佛!善哉善哉!」如塵一擊打中,連忙雙手合十,口中微微一念,腦袋一低,似乎極其的不情願出手一般。

「你!」扶莽捂著胸口的疼痛,憤怒的望向如塵。

「幾位施主,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與韓三千那惡魔為伍,實則只會泥足深陷,最終害人害己,得不償失啊。」

「幾位施主,還是跟隨貧僧修行,以證大道,才是自然。」

「否則,必遭天譴!」

「呸,哪裡來的妖和尚,在這和我們說教!韓三千若是惡魔,你便是妖僧。」詩語自然氣不過自己的盟主被別人如此妖魔化。

於她而言,韓三千為人溫和,遇到危險的時候也總是將她們護在身後,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英雄,自然哪能任由他人隨意侮辱。

「貧道說他是妖魔,他便是妖魔!」面對詩語的反駁,如塵的臉上寫滿了冰冷的憤怒,冷聲一喝:「戒嗔!」

「師尊,戒嗔在。」

身後,一名頭帶斗笠的弟子站了出來。

「此女已然魔氣攻心,喪失了本來的神智,你乃佛光之體,就去渡渡她吧。」

「是!」

接過命令,那個戴著斗笠的弟子輕輕的取下了斗笠。

斗笠一摘,露出的是一個長的極其虎威之人,臉上兩道傷疤以及眼中的凶光,無一不述說著眼前之人絕非善類。

別說江湖百曉生這種常年混跡江湖的人,就算是扶離等人,也能一眼看出此人的窮凶極惡。

這哪是什麼佛門弟子,分明就是那種殺人如麻的匪徒。

「你果然是個妖僧!」扶莽猛然站起來,大刀一抽,做出了攻擊之態。

「無知世人,貧僧渡你,你卻不知好歹。」如塵一喝,口中又是一動。

「嘛!」

一個嘛字轟然襲來,撞向了幾人,方才才勉強起身的扶莽等人,頓時又直接被金字打中,打飛數十米之遠,有幾個修為弱的弟子更是口吐鮮血,奄奄一息。

但唯獨詩語卻在字中毫髮無損,只是,此時那個叫戒嗔的男人,已然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詩語。

詩語本想起身反抗,但就在這時,那個巨大的嘛字突然間化成無數的金光,轉而這些金光又瞬間凝聚,並全部飛向了詩語。

然後,金光撒在詩語的身上,任憑她如何掙扎,但防佛身體卻已經完全的不受控制,一動不動。

詩語頓時眼中滿是焦急,望著那惡人一步一步的靠近,就在此時時,那個惡人卻是猙獰一笑,手中一動,滋拉一聲!

詩語的衣裳頓時被他直接一把撕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三百九十三章 金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