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九十七章 奇怪之處

第兩千三百九十七章 奇怪之處

「砰!」

帶著最後的不甘,如塵血紅著雙眼,猙獰著臉龐,此時的高傲,自信,淡然,統統被擊的粉碎,隨著他身體隕落地面,而蕩然消逝。

敗了!

連十個回合都用不上,他們便敗了。

隨著這聲巨響,在扶莽等人的矚目之下,他的身體重重的砸地了地面上。

雖然交手時間很短,但如塵卻傷的極重,半邊的手臂都被月輪所化的劍直接吞噬掉了,半邊的腿,也因為天火所化的劍刺的漆黑一片,毫無完整之處。

那身引以為傲的金色袈裟,

這或許,是他入佛以來,傷的最傷的一次。

「噗」

一口鮮血,順嘴狂奔,蜷縮在地上,痛苦的幾乎奄奄一息。

而比他更慘的,是他那幫身後的斗篷弟子。

這些傢伙甚至連屍體都沒有留下,化成血雨從空而落,揮撒於地。

此時,韓三千的身影,也微微落下,站在了如塵的身邊。

「三千!?」

看到韓三千輕鬆獲勝,扶莽等人自然說不出的興奮,但他們從未看清過韓三千的正面,他們在等待,等待最後一個確認。

當韓三千緩緩的抬起手,沖他們豎起大拇指以後,迴轉過頭,微微一笑之時,扶莽等人瘋了。

他們瘋狂的跳躍著,歡呼著,江湖百曉生更是喜極而泣。

多少個日子,多少個歲月,他們苟且偷生,為的是什麼?

為的是替韓三千報仇!

但韓三千卻兜兜轉轉的並未身死,這讓他們興奮的幾乎難以表達。

同時,困龍之地和曾經「奇迹」而活的韓三千擦身而過,眼見其死的愧疚,也在此時蕩然不在,只化喜悅。

這一刻,回想以前的種種付出,一切都是欣然值得的。

而幾乎同時,那兩個一直在詩語和扶離身旁的戒嗔、戒海二人,也眼見師父落敗,兩個人互相一個望眼,匆忙就想逃。

「三千,抓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跑了,要不是你來的及時,詩語和扶離就被這兩個混蛋玷污了。」眼見他們要跑,扶莽頓時急聲沖韓三千喊道。

其實不用他喊,韓三千會放過這兩個傢伙嗎?!

「天火,月輪!」

一聲輕喝,天火月輪頓時間如同兩隻聽話的獵犬,嗖的一聲從韓三千左右手中,以劍幻化成火光與紫光,直襲逃跑的二人而去。

「轟!」

慌忙逃竄的二人,一個只覺眼前一紅,一個只感眼前一紫,緊而再想動身,卻發現身體完全不受控制。

下一秒,兩個人的身體直接瘋狂倒退。

等穩下來的時候,這倆人回眼一望,已經到了韓三千的身邊。

看到韓三千那張臉,兩個人面面相覷,下一秒,撲通一聲齊刷刷的跪在了地上。

「放了我們吧,放了我們吧,大爺,我們……不關我們的事,不關我們的事啊,都是那個如塵叫我們乾的,我們……我們也是逼不得已啊。」

兩個惡人,完全沒了方才的惡人相,反而跪地連連求饒,慌張的手腳發抖。

那些師兄弟屍體的血水還在地上未乾呢,師父如塵也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他們哪有什麼膽子敢在韓三千面前屁話。

韓三千眉頭緊皺,膽敢欺負扶離和詩語的人,韓三千自然不會讓他們好過。要不是韓三千在城牆之時,感到周圍有佛光流動,才好奇之下過來看看,扶莽等人的下場,可想而知。

但是,韓三千的內心也有一個疑惑。

如塵這幫人,雖然看似妖僧,但所用法術卻都是正正經經的佛法,可你要說他們是正經和尚,卻乾的都是些喪盡天良之事,哪裡像是什麼四大皆空的出家人?

更重要的是,他們如此攻擊扶莽等人,讓韓三千覺得頗為奇怪。

「乖乖回答問題,我可以饒你們不死。」韓三千想了片刻,冷聲而道。

「三千,不要放過他們,他們都是窮凶極惡之輩,萬萬不可對他們心慈手軟!」扶莽一聽韓三千的話,立即不同意道。

「三千,扶莽說的沒錯,對於這幫惡人,沒有必要手下留情,不過是姑息養奸,今日受害的可能是我們,他日,便有可能是別人。」江湖百曉生道。

「盟主,殺了他們。」詩語在扶莽等人的幫助下,披上了他們的外套,此時眼含淚水,委屈的沖韓三千喊道。

聽到都在喊殺,兩個人嚇的更尿了,身體趴在地上姿勢擺的更低了,不斷的求著饒:「大爺,不要啊,不要啊,只要你不殺我們,你們要我們回答什麼,我們絕對回答什麼。」

「誰派你們來的?」韓三千冷聲問道:「我知道,你們絕非是永生海域和葯神閣以及藍山之巔的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三百九十七章 奇怪之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