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四百二十五章 簡直誇張

第兩千四百二十五章 簡直誇張

右手黑氣嶙峋,左手背手而立,即便對於這四條匪夷所思,甚至給他帶來強壓的鳳凰,夜魔也只有淡淡被侵犯的不爽。

因為在這個領域,主宰的位置讓夜魔有無盡無窮的自信和傲慢。

「螻蟻!」

話音一落,面對四條白色鳳凰,夜魔黑氣瞬間化成一條黑色巨龍,直襲白鳳。

「這世間,陽為主,陰為輔,男為天,女為地,龍在上,鳳在下,所以,你這白鳳又算的了什麼?」夜魔冷聲嘲諷。

「吼!」

巨龍咆哮!

那邊四鳳齊鳴,鏘鏘而吟。

龍對鳳!

刷!

沒有想像中那種天雷地火的戰鬥場面,黑色巨龍雖然窮凶極惡,接近白鳳便直接張口咬向脖子!

但就在黑龍咬住一條白鳳脖子之時,那口中的白鳳卻如同泡沫一般,忽然化成氣影消失。

而前方數米處,方才被咬的白鳳又突然出現,和另外三鳳再次重新合體,化四道身影撲向夜魔。

「什麼!?」

夜魔整個人神色微微一愣。

巨大的黑龍居然直接對四鳳撲了一個空?!

「這怎麼可能?!」

以自己的力量,那丫頭絕無可能和自己對抗的。

小小四條白鳳,又如何能抵擋自己的黑龍呢?!

這不可能啊!

刷!

幾乎就在此時,沒了黑龍阻擋的四條白鳳,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夜魔襲來。

「你以為突破了我黑龍的阻礙,你就嬴了嗎?笑話,在我眼裏,你算個什麼狗屁東西?」

夜魔冷聲一笑,即便如此,他也絲毫不慌,甚至帶着絲絲的不屑。

什麼叫主宰!

那就是在攻防兩端的絕對統治!

沒了進攻的壓制,那也有防禦上的絕對領先!

「垃圾!」

怒聲一喝,黑氣瞬間纏繞夜魔的身體。

四道白鳳也在第一時間直接撞向夜魔。

夜魔臉上帶着自信的獰笑。

轟!!

四隻白鳳在撞向黑氣以後,頓時散開,化成四道白氣,與夜魔身上的黑氣發生猛烈的爆炸,然後融合爭鬥!

但,只是一秒,那四道白氣便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氣之中。

一切,似乎都趨於平靜。

「哈哈,哈哈哈哈!」夜魔肆無忌憚的冷聲狂笑。

即便夜魔很奇怪遠處這丫頭為什麼會在自己的領域裏對自己造成一定的震撼。

但那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自己是這裏的主宰。

即便意外的多了一隻螞蟻,那又如何?!

「小妹妹,長的倒是挺好看的。你說韓三千是你的意中人,那正好,韓三千將會是我的奴隸,而你就作為我的禁臠吧。小妹妹,我是不是對你很好?就這樣,還要成全你們做一對亡命鴛鴦,哈哈,哈哈哈!」夜魔放肆狂妄的笑着。

「你這個混蛋,你休想!」四怪冷聲一罵,如此羞辱自己的妹妹,他又如何能忍?

當即從地上爬起來便憤怒的要教訓夜魔,但在這裏,夜魔只需要輕輕點點手指,江北第四怪的下場便是橫飛數米,口吐鮮血!

「垃圾!」夜魔陰森的輕輕一笑,何其狂妄,何其不屑。

「能與他做亡命鴛鴦,我自是三生有幸,但我可以死,他,不可以死,所以,不必你勞神了。」紫晴雙眼堅決,望着夜魔,冷聲而道。

話音一落,紫晴微微的閉上眼睛,口中默默的念起了一些奇怪的咒語。

夜魔無奈的搖搖腦袋:「小妹妹,我要是你,絕對不會在這做無謂的掙扎,有這力氣在這折騰,還不如留着好好和我在床上的時候用呢。」

說完,夜魔又是仰天陰笑。

「哈……」

但就在他笑的極近瘋狂的時候,聲音卻突然在卡在了喉嚨上,他那狂妄的笑容也瞬間凝固……

他周身淡淡的黑氣,此時出現絲絲怪異的白氣。

他也感覺自己的身軀,似乎在隱隱的作痛。

雖然痛點很低,但分散全身各個穴位,綜合到一起的時候,還是讓夜魔非常的不舒服。

「怎麼……怎麼會這樣?」夜魔腦中困惑非常。

在這裏,只要他不想,無人可以在他身上造成任何傷害,只要他不願意,更無人可以在他身上留下任何負面狀態。

但是眼下這……

這是什麼意思?!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猛然擺正頭,夜魔憤怒的望向紫晴。

「不過是洗滌你那骯髒的內心而已。」紫晴猛然睜眼。

「破!」

隨着她好聽的聲音響起。

「砰砰砰!」

夜魔的身上頓時如同爆竹被點燃一般,劈里啪啦便直接四處開炸。

鮮血順着各處穴位直接爆出,場面極盡殘忍又血腥!

「這……」

「我的天啊,七妹她……」

「七妹她居然打傷了夜魔!」

「這怎麼可能啊,七妹她根本無法修鍊法術,更沒有任何的修為,即便……」

四怪,五怪和六妹柳紗全部都看傻了眼,這個朝夕相處了十幾年的妹妹在他們眼中是什麼樣的情況,什麼樣的本事,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此時,這個七妹卻突然變的極其的陌生,極其的不了解……

「那位漂亮的小姑娘,她竟然可以打傷夜魔的嗎?這可是連韓三千和惡之饕餮都對付不了的惡魔啊,她怎麼會……」

「是啊,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七怪都極盡不理解,外人們更顯然不信了,望着眼前這另人吃驚的一幕,防佛就是在做夢。

夜魔不會是憐香惜玉,故意表演的吧?!

別說他們不相信,即便是夜魔本人,也不相信!

畢竟這裏可是他的地盤,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是說這個紫晴有多厲害,而是領域的統治上出了問題!

身為主宰,他說一便是一,說二便是二,可現在,說一,可能卻是0.9999,說二卻是1.999,儘管差的微乎其微,但從某個角度而言,卻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啊。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夜魔踉蹌的從地上站起來,滿眼不可思議!

但下一秒,他突然眼神猛的一縮:「你究竟有什麼秘密?恐怕,我今天不玩你,也得把你扒個精光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四百二十五章 簡直誇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