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四百五十六章 蘇迎夏的痛苦

第兩千四百五十六章 蘇迎夏的痛苦

「他沒時間了,蘇迎夏!」陸若芯冷冷一句,以退為進,轉身就要離開。

「好!」蘇迎夏咬咬牙,做出了艱難無比的決定。

陸若芯頓時嘴角浮出一抹冷笑,回過頭之後卻是面色如潮:「你確定?」

「我確定!」蘇迎夏咬着嘴唇點點頭。

陸若芯幾次的言語打擊,每次都直中人心,蘇迎夏不怕萬般折磨,但內心的愧疚卻被陸若芯無限的放大,然後重重捶打。

某種程度而言,蘇迎夏甚至覺得自己是韓三千身邊的罪人。

就如同陸若芯所言,以以愛之名,行的確實迫害之為。

她確實拖累了韓三千太多太多,以至於讓韓三千一次一次的犯入險境,如果扶家能像藍山之巔一樣幫韓三千。

以韓三千的本事,即便不是一方霸主,但也絕對是人中龍鳳,而絕非孤立無援,四處受傷。

「可以,不過口說無憑,立字為據!」話音一落,陸若芯手中一動,一張白紙便直接從袖中飛了出來。

當紙落在蘇迎夏手中的時候,那上面早已經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

「你早就準備好了?」蘇迎夏也不傻,頓時皺眉而道。

「我說過,我也緊張韓三千,所以自然提前準備,有什麼問題嗎?」陸若芯泰然一笑。

「沒有問題的話,簽字吧。」

蘇迎夏牙關微咬,手中一動,抓起一隻筆,猶豫片刻,在紙上落上了自己的名字。

陸若芯手中又是一抬,蘇迎夏的紙便飛到了她的手中,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陸若芯臉上浮現出了滿意的笑容。

收起紙,陸若芯笑了笑:「好,我言而有信,立即通知方坤趕去救韓三千。」

蘇迎夏聞言,眉頭一皺,預感到不好的事,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就是我說的意思啊。」陸若芯淡然道。

「你不去嗎?」蘇迎夏察覺到了陸若芯話里的味道,此時有些不悅道。

「我?當然會去。不過,我單槍匹馬的,去與不去,意義有多大呢?」陸若芯裝出一副無奈苦笑的意思。

「你單槍匹馬?陸若芯,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要反悔?」蘇迎夏頓時冷聲質問道。

「我陸若芯說出的話,絕對不會反悔。我說過會去救韓三千,自然會去。但是你和我一樣,都是家族之女,應該明白,單憑女子身份想要家族出力,是那麼容易嗎?況且的是,還是一個光我喜歡他,他卻不喜歡我的無名無實之人。」

「我父親同意,藍山之巔的高管會同意嗎?」

陸若芯一番話,蘇迎夏啞口無言!

蘇迎夏又何嘗不懂這種感覺呢?大家族之下,本就女輕,如果還要為些八杆子都打不著的人付出更是想也不敢想。

除非有利益!

「其實我也很無賴,要是我能領上藍山之巔的精銳,再加上方坤那幫人,不要說數萬個妖僧,就算是再多一倍,又有何妨?但可惜……」

「我只能帶我的心腹跟我一起,雖然人數不多,但你放心蘇迎夏,我一定會竭盡全力。」

蘇迎夏牙關緊咬,她非笨女人,自然可以聽出陸若芯的意思,道:「你的意思是,韓三千要和你有瓜葛是嗎?」

「正是!不過,即便沒了你,他也不會喜歡上我。雖然我有信心他遲早會愛上我,但可惜的是,現在時間是不夠的。」

「所以呢?」蘇迎夏冷聲道。

「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你應該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吧?」陸若芯冷冷一笑。

蘇迎夏又如何不知道陸若芯是什麼意思?她的,幾乎是和方坤所要的東西一樣。

「我們夫妻還真的是香餑餑,很多人搶著要!」蘇迎夏瞪了她一眼,深深呼吸一口:「好,韓三千那裏,我有辦法。」

「你有辦法?」陸若芯眉頭微皺,但心中卻是一動。

蘇迎夏面色冰冷:「是!」

「你有什麼辦法?」陸若芯質疑奇道。

「你不相信我?」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就憑這個世界上,最了解韓三千的人是我,最愛他的人是我,他最愛的,也是我,夠了嗎?」蘇迎夏絲毫不客氣的道。

一句話,就算是善辯的陸若芯,此時也啞口無言。蘇迎夏的話,確實擲地有聲,無從辯駁。

這是蘇迎夏的資本,同時也是陸若芯的悲哀與痛,在這個女人面前她優於一切,卻唯獨在韓三千身上,一敗塗地。

「現在,你相信了嗎?」蘇迎夏冷聲而道。

陸若芯竟然感覺自己的氣勢被壓住了,眉頭一皺:「你要怎麼做?」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四百五十六章 蘇迎夏的痛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