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韓三千醒來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韓三千醒來

「醒了,醒了,韓三千他醒了。」

隨着韓三千一睜眼,此時,他身旁一直守在旁邊照顧他的藍山閣弟子頓時興奮的站了起來,大吼大叫着,沖向了帳外。

韓三千睜眼看了一眼四周,雖然只是一個臨時的帳篷,但裝修極其的奢華,即便是帘布,都是採用上等的絲綢,膨內更是掛着各種精美的裝飾物,讓這帳篷看起來哪像是什麼臨時的野外駐紮,倒更像是什麼皇宮臨寢一般。

奢華的簡直讓人害怕!

不愧是你,陸若芯!

想到陸若芯,韓三千頓時間腦子也清醒過來,急忙的就要從床上下來。

但就在這時候,帳篷外,七長老已經帶着一幫人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一見到韓三千坐起來,一幫人趕緊扶着他躺下,然後一幫人檢查經脈的檢查經脈,驗傷的驗傷,那陣勢,就好像一個皇帝剛醒,一幫太醫的匆忙之景。

「經脈穩定。」

「身體內部的傷也幾乎全部痊癒了。」

「背上的傷勢也基本開始痊癒。」

一幫人不斷的檢查,不斷的彙報,七長老輕輕點點頭,眾弟子的彙報都是準確的,同時整個人也長出一口氣,看了眼韓三千,道:「精氣神也相當不錯,雖然過程有些難,但恢復的倒也確實足夠快,只需休養個幾日,便可徹底康復。」

「陸若芯呢?」韓三千才沒有功夫和這幫人扯那些,此時冷聲急道。

「小姐?」七長老一笑,望向了旁邊的弟子。

「小姐正在山中放羊!」

「放羊?」

「也就是您的那隻惡之饕餮!」弟子笑道。

「惡之饕餮?」韓三千眉頭一皺,下一秒,不顧眾人的阻攔,直接就從床上站了起來,其後便朝着營賬外趕去。

剛到門口,韓三千便聞到一股撲鼻的香味迎面而來,下一秒,已然和進來的人撞了一個滿懷。

而這個人,自然便是陸若芯,被這麼一撞,陸若芯好看的臉上頓時寫滿了不滿,可抬眼間看到是韓三千以後,怒氣頓消了不少,掃了一眼韓三千,她皺眉而道:「你醒了?」

「一醒了就往外慌慌張張的趕,你趕着去投胎嗎?」冷冷的說了一句韓三千,她望向了七長老:「他傷勢如何?」

「問題不大,不過,所謂大病初癒,需要多加休息。否則,恐會複發。」七長老恭敬道。

陸若芯點點頭,連看也沒看韓三千,道:「聽到了嗎?亂動是會複發的!」

「我女兒呢,還有,那封信呢?」

「你在懷疑我的話?」聽到韓三千的質問,陸若芯整個人頓時不滿了起來。

雖然她答應過韓三千會交人,但是每每一聽到韓三千動不動就是蘇迎夏、韓念的她就氣惱,不過一個孽種,至於嗎?!

韓三千沒有說話,只是雙目冷冷的瞪着她。那雙眼神,絲毫不會讓任何人懷疑,只要陸若芯敢說一句不交人,韓三千立馬會絲毫不留情的動手。

面對韓三千如此眼神,陸若芯憤怒的給於回視,顯然,此舉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尊嚴正在受到挑戰。

但即便如此,韓三千依然死死的瞪着她,沒有絲毫的退讓!

陸若芯長呼一口氣,竟在和韓三千的對視當中自感不穩:「我答應你的,自然不會食言。」

說完,陸若芯一個眼神,七長老頓時領悟其意,帶着手下弟子退了下去。

「明天,她在來的路上。」等人出去以後,陸若芯的口氣有所鬆緩。

「我憑什麼相信你。」韓三千皺眉道。

「我領大軍是來救你的,救你就意味着會和敵人發生衝突,難道你要我將一個小女孩放在這樣的環境下?!?」陸若芯冷聲道。

聽到陸若芯這話,韓三千的怒火這才消了一些:「那封信呢?」

「什麼信?」

「迎夏給我的信!」

「方坤那裏。」

聽到這話,韓三千轉身便要出帳,但就在此時,陸若芯卻一聲不滿的怒喝:「站住!」

韓三千立了身,但並未回頭。

「我救了你,起碼你應該說聲謝謝吧?」

韓三千遲疑片刻,轉身出去了。

當韓三千走出去以後,整個營帳內頓時聽見砸東西的砰砰聲,以及陸若芯近乎癲狂的憤怒咆哮。

鳳顏大怒,自然是整個藍山之巔弟子戰戰兢兢之事,不過,對於韓三千而言……

跟他有什麼關係?!

他會在乎和他不相關的人嗎?

顯然不會!

而此時的帳篷之內,方坤正在營中和幾個部下飲酒,歡聲笑雨不絕於耳,又哪裏知道,此時有個殺氣騰騰的人正朝這邊走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四百九十二章 韓三千醒來

84.22%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