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最好的禮物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最好的禮物

酒店房間里,王茂已經去訂機票了,戚依雲面對不說話的韓三千非常無奈,她想不明白,為什麼上個廁所而已,韓三千會故意輸掉比賽。

不錯,是故意輸掉比賽。

那些人出於對歐陽修傑的盲目信任,所以不願意看到韓三千的故意昏招,寧願相信是歐陽修傑的殺手鐧逼得韓三千方陣大亂,但是戚依雲卻看得明明白白,以韓三千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會輸。

「你輸掉了比賽,雲城圍棋協會那些人會怎麼對你,你能想象到嗎?」戚依雲對韓三千說道。

「那些垃圾,我從未放在眼裡,他們會怎麼對我,重要嗎?」韓三千不屑道,他知道,回了雲城之後,肯定會被那些會員唾罵,但是這要緊嗎?

在韓三千的眼裡,比賽輸贏不重要,只有蘇迎夏的安全才是重要的。

如果那些老傢伙非要找他的麻煩,他不介意讓雲城來一場大變革。

「你在雲城的名聲本來就不好,現在輸掉了比賽,會更加被人當作窩囊廢的。」戚依雲非常替韓三千打抱不平,因為這是一個擺脫窩囊廢名聲的機會,而且韓三千是能夠做到的,可他卻偏偏選擇了輸掉比賽。

韓三千無所謂的搖了搖手,窩囊廢這三個字在其他人看來是羞辱,可是對他來說,並不會有任何的傷害。

是不是窩囊廢,只要他清楚,蘇迎夏知道就行了,韓三千從未在乎過外人的看法。

「你認為我在乎這些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那你在乎什麼?」戚依雲問道。

「迎夏,只有迎夏才有資格讓我在乎。」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

他身為蘇迎夏的老公,在乎蘇迎夏理所應當,但是比賽的事情,跟蘇迎夏有什麼關係呢?而且蘇迎夏也希望他能夠贏啊。

「你難道認為迎夏希望看到你輸嗎?」戚依雲說道,這番話說出口之後,她才回味出韓三千剛才說在乎蘇迎夏似乎還有別的意思,皺著眉頭繼續說道:「迎夏怎麼了?」

韓三千瞳孔里閃過一絲戾氣,說道:「她和沈靈瑤被人抓了。」

聽到這句話,戚依雲頓時大怒,雖然說她可以為了韓三千和蘇迎夏翻臉,但現在並未走到撕破臉皮的那一步,蘇迎夏目前依舊是她最好的姐妹。

「是上官黑白乾的嗎?」戚依雲咬牙切齒的說道。

「除了他之外,還能是誰呢?這個老東西,我會找機會讓他付出代價的。」韓三千說道。

戚依雲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晦氣,原來是因為蘇迎夏他才會輸掉比賽,這樣的結局,雖然能夠讓人理解,但是戚依雲心裡卻產生了不滿。

韓三千越是表現出對蘇迎夏的在乎,她能夠讓韓三千臣服的幾率就越小,如果這兩人情比金堅,哪怕是韓三千通過了她的考驗,她似乎也沒有機會把韓三千帶回米國,讓韓三千為戚家做事。

「你為了蘇迎夏,忍受侮辱也不在乎嗎?」戚依雲問道。

「即便是被天下人唾罵又如何?」韓三千直視著戚依雲,淡淡的說道。

戚依雲心裡一沉,她能夠感受到韓三千對於蘇迎夏的在乎,似乎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撼動韓三千對蘇迎夏的愛意。

但是戚依雲不信邪,男人都是好色的動物,是下半身思考的,在她的美色誘惑面前,他真的能夠坐懷不亂?

而且戚依雲能夠給韓三千的,是蘇迎夏給不了的。

區區一個蘇家而已,在戚家面前連只螞蟻都算不上。

男人追求女色,同樣也嚮往權利和地位。

「蘇家能夠給你帶來什麼?」戚依雲問道,這是一個很不沾邊的問題,但是對戚依雲來說,卻非常重要。

「世界於我而言,唾手可得,我也可以把全世界送給她,還需要蘇家給我帶來什麼嗎?」韓三千淡淡道。

這句話如同巨力一般撞擊在戚依雲心頭,唾手可得的世界,他在吹牛嗎?可是看他的樣子,似乎並非只是吹牛而已。

一個男人,能夠做到把全世界送給自己的女人,那個女人該有多幸福?

戚依雲無法想象,但是如果韓三千真的能夠做到,她會想方設法的把蘇迎夏取代。

這是戚依雲從小到大的夢想,夢想著一個男人,能夠帶她走上世界之巔,俯瞰整個世界的風景。

「你……」戚依雲欲言又止,她很想告訴韓三千,她可以幫助韓三千得到他想要的,但是她對韓三千還不了解,並不知道韓三千有多大的能耐,所以她很理智的收回了這些話。

「你這些話,用來騙騙小女生還行。」戚依雲說道。

戚依雲相不相信對韓三千來說並不重要,他只需要在這條路上,一步步的前行,帶著蘇迎夏領略更高光的景色就行了。

「我要休息了。」韓三千說道。

被下了逐客令,戚依雲也不留戀,很痛快的離開了韓三千的房間。

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間里,戚依雲久久不能入眠,韓三千那番話就像是魔咒一般,不斷的在她耳邊回蕩,讓她越發的覺得韓三千不像是在開玩笑,也越讓她有一種想要擠開蘇迎夏位置的強烈衝動。

但是她知道,現在還不是時機,沒有驗證韓三千的真正能力,這一切都是空談。

「你知道最美好的禮物是什麼嗎?」戚依雲對著空無一人的房間說道。

不一會兒,東昊的聲音傳來:「只要是小姐想要的,就算是拼了命,我也會幫小姐得到。」

戚依雲不屑一笑,說道:「有些東西,就算你拼上性命也得不到,因為你根本沒有資格。」

「小姐,你想要什麼,東昊一定拿來給你。」東昊不服氣的說道。

「全世界,你能做到嗎?」戚依雲說道。

東昊沉默,全世界!這已經不是禮物兩個字能夠概括的東西了,哪怕他擁有非常強的實力,也沒有資格說出這種話來。

「小姐,說這種話的人,不過是吹牛而已。」許久之後,東昊說道。

戚依雲躺在床上,捨不得閉眼,似乎在她眼前,能看到全世界。

「你做不到,不代表別人做不到,或許,他真有這樣的能耐,讓我們拭目以待吧。」戚依雲淡淡道。

第二天一早,韓三千三人坐上了回雲城的飛機。

而此刻雲城的圍棋協會,得知韓三千輸掉比賽的眾人,怒火衝天。

他們本以為可以借著韓三千迎夏比賽從而讓雲城圍棋協會名聲大震,可是現在,韓三千不僅僅是輸掉了比賽,更是在歐陽修傑讓步的情況下輸掉的,這對他們來說,是一件恥辱的事情。

「這個該死的韓三千,竟然輸了,讓我們跟他一起丟臉。」

「我們就不該相信這個窩囊廢,歐陽修傑是那麼容易贏的嗎,他可是上官黑白的徒弟啊!」

「這回我們可是跟著他一起窩囊了,這口氣怎麼咽得下。」

「咽氣?除非我死了還差不多,這口氣我一定要出。」

「哼,他既然讓我們丟臉,蘇家公司就別想好過,我們聯手,他連吃軟飯的機會都沒有。」

「說的不錯,這個廢物讓我們丟了臉,我們就讓他丟了飯碗。」

眾人一人一句,紛紛對韓三千表現出了強烈的敵意,在他們心裡,韓三千就算是贏了比賽,也不過是他們手裡隨意玩弄的窩囊廢而已,畢竟當初韓三千拒絕參賽,是他們出面,才讓韓三千不得不同意,而現在韓三千輸掉了比賽,他們又怎麼可能會輕易的放過韓三千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最好的禮物

8.42%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