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秦霜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秦霜

秦霜!

竟然是秦霜!

韓三千的眼裏,一時間既是無比的震驚,又是無比的欣喜。

一襲清衣婉轉動人,如同冷傲的仙女下凡,那張幾乎絕色到讓人窒息的完美面孔,讓人驚艷的同時又感到無比的熟悉。

她的出現,不僅僅是讓韓三千當場立身而驚,更讓在場的所有人也不由為之一愣。

如果說陸若芯的美是艷絕天下,甚至讓人不可觸碰,那麼秦霜的美便是絕世其一,但氣質更為讓人感到孤傲,那是一種幾乎不用冷便已經冷如冰山的獨特氣質,但同時,她又是一種可以觸碰的人。

換句話說,陸若芯更像是海市蜃樓當中的人一般,離的很遠,而秦霜則是在茫茫人海當中遇見的那個夢寐以求的女神。

她防佛滿足於你所有的幻想,卻又真實的存在在你的身邊。

方坤手中的酒杯因為傾斜而不斷的撒出酒水,他也絲毫沒有發現,一雙眼睛死死的望着秦霜,體內的血液甚至都因此在躁動不已。

方坤如此,他手下的幾個親信便更不用提了,防佛千年老狗突然遇見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骨頭,那一個個口水不自覺的流着,雙眼當中更是充滿了慾望。

而即便是素養不錯的藍山之巔的弟子們,儘管從來便是在自家小姐的美色之下耳濡目染,但看到秦霜也不禁頗為震驚。

天下竟然有並不遜色於自家小姐的人存在!

不過,即便他們所有人望眼欲穿,但秦霜的眼睛,卻從一開始進來到現在,一直都緊緊的盯着韓三千。

那雙勾人心魂的眼睛,此時滿滿都是激動、興奮、悲傷,滿滿都是晶瑩的淚水在打轉。

魂牽夢繞了多少個日日月月,甚至秦霜的內心都已經想好了,此生再無可能見到韓三千。

她知道,如果當初不是自己一意孤行,她不會這樣,蘇迎夏也不會這樣。

都是她自作自受,所以,她相信且坦然的接受這些命運的懲罰。

她只是將對韓三千的愛,對韓三千的愧疚,對蘇迎夏的愧疚深深的埋在心底里。

她等著嘗還,也許這輩子不可能了,但她可以下輩子,下下輩子。

只是,讓她永遠想不到的是,在此時此刻她卻見到了韓三千。

一瞬間,內心積壓的情緒全部爆發了出來,她再也顧不得其他,哭泣著喊了一聲:「三千。」

接着,她便不顧一切的撲進了韓三千的懷裏。

「我還以為這輩子我都見不到你了。」

「三千,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把迎夏搞丟了。」

「三千,對不起,對不起,嗚嗚……」

韓三千手凌空在她的背後抬着,聽着她傷心欲絕的哭着,韓三千一時間也有些不知所措。

這是自韓三千認識她一來,她恐怕哭的最傷心的一次。

想了想,韓三千的雙手依然沒有選擇抱住她,只是輕輕的拍打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她不是愛人,所以韓三千不能給她擁抱,但她也不是外人,那是一個幾乎拿命保護過自己的師姐,從某種程度上而言,她是韓三千在八方世界裏的親人。

起碼,在韓三千的心裏,是這樣認為的。

沒有她,那時候的韓三千或許早已經在八方世界被人所殺,被獸所吃。

「沒事,這不怪你。」韓三千輕拍着她的背,輕聲安慰著。

蘇迎夏和韓念等人的丟失,從某種程度上而言,確實有秦霜的原因,但韓三千卻認為那並非是主因。

陸若芯既然早有此意,那天沒有秦霜要回,也會有下次的機會。

況且,路線圖是韓三千自己設計的,如果真要怪,那隻能怪自己設計的路線有問題。

又或者說,是自己的不小心,讓隊伍里混進了內奸,而這才是最核心,也是最致命的地方。

「你罵我吧,甚至……甚至打我,我不是故意的,事發的時候我想拼盡全力,可是……」秦霜從韓三千的懷裏微微抬起腦袋,雙眼之中飽含着淚水。

韓三千望着她哭的梨花帶雨,也不禁心中苦澀。

但此時,韓三千卻突然伸手抓住了她抓着韓三千胸口的手。

如白玉一般的玉手,手腕處卻有一個觸目驚心的傷口。

儘管這傷口並不大,而且已經結了疤,但如同自己割過腕一般的傷口,還是讓韓三千發現了。

看到韓三千抓住自己的手,看到自己的傷口,秦霜頓時間驚慌的從韓三千的手裏將自己的手快速的抽回,然後藏在自己的背後:「沒……沒什麼!」

韓三千靜靜的望着她,他知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

想到這裏,他猛然又想起同樣被陸若芯所抓的蘇迎夏,頓時間雙眼充滿憤怒的回頭望向了陸若芯。

陸若芯此時面色也一樣冰冷,他對蘇迎夏那麼好,自己也就忍了,但對秦霜,也比自己要好,憑什麼?!

她陸若芯哪樣不比這兩個女人好?

可這該死的韓三千!

不僅對自己一點不好,甚至到如今還用這種眼神望向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

她又哪裏知道,這兩個女人又為韓三千付出過多少?

陸若芯的腦子裏,只有應該,沒有這些,她同樣用冰冷憤怒的眼神回擊韓三千,但片刻后,她又一次選擇了認輸,深吸一口氣:「你放心吧,蘇迎夏的待遇自然不是這個女人能比的。」

「她過的很好,毫髮無傷。不過,你懂的。」說到這,陸若芯聲音變的極其冰冷,心中也閃過一絲冷笑。

她當然是過的很好,好的簡直不得了呢!

韓三千牙關緊咬,他知道,陸若芯所謂的你懂,便是要自己乖乖聽話,否則的話……

想到這裏,他不再說話。

「坐下來吃飯吧。」陸若芯輕聲而道。

韓三千不再多說,拉起念兒帶着秦霜直接坐在了大餅天的身邊。

這讓身邊明顯一左一右處於空位的陸若芯頓時間如同被孤立了一般,氣得陸若芯當場都快翻白眼了。

但更讓陸若芯抓狂的顯然還在後頭,當韓三千帶着女兒和秦霜坐下來以後。

讓他幾乎快要氣的窒息的一幕出現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五百三十三章 秦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