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六十章 有種不詳的預感

第二千六百六十章 有種不詳的預感

沖聖燃點點頭,聖燃立即秒懂,輕聲一抬手:「都沒事了,進屋,進屋吧。」

說著,聖燃輕輕的拍了拍韓三千的肩膀,請他進屋。

韓三千有些不甘的望了一眼身後,就這樣讓那個裴虎給逃了,實在讓人不甘。

而此時,裴虎等人早已逃出山外,並和在仙山外的大批弟子匯合。

如聖燃所料,裴虎等人此次前來雖是提親不假,但逼宮也是真。所以此次,不僅有裴虎這個跳階的高手存在,檮杌一族的精兵良將也早早埋伏在山外。

一旦麒麟一族還敢不應,裴虎和這些埋伏在山外的精兵良將便會直接武力威脅。

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幹。

誰也不會想得到,事情的發展遠遠在意料之外,裴虎那邊還沒開始,便已經敗在了更厲害的高手身上。

以至於全盤的計劃,全部都亂了套。

當聽到仙山裡的爆炸,他當場憤怒的就要帶人沖回去。

「公子,不可啊。」下屬趕緊拉住了他,急聲道:「五長老用自身的性命讓您能夠跑出來,這要是再回去,不等同於白白送死嗎?」

「那小子欺人太甚,他還真以為勉強打過我就無敵了?我不過是勉強失了手罷了,若是再來,我必要他小子追悔莫及,況且,我還有你們一萬精兵,怕他作甚?」

怒是一方面,和自己精兵匯合有了底氣,又是另外一方面,此時的裴虎自然又重新敢於叫板。

「少爺,即便我們有精兵良將,可是,您別忘記了,麒麟一族對那小子的態度,已然發生了轉變。」

「你難道還怕麒麟一族敢去幫那小子?」裴虎怒聲道。

僕從低下了頭,雖然並未說話,但意思已經非常明顯。

「麒麟一族若是敢幫那小子,大不了我蕩平他麒麟一族便是。」裴虎怒聲而道。

「少爺,麒麟一族雖然已經大不如前,但正所謂瘦死的駱駝也比馬大,貿然出擊的話,加之那個高手,僅憑我們,談何容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您千萬不要葬送了五長老的自我犧牲啊。」下屬急忙勸道。

「可……」聽到這話,裴虎又急又怒,可他也明白,屬下的話並非沒有道理,當下一拳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鬱悶非常:「他媽的,難不成就這樣白白的算了嗎?」

「少爺,自然不會就這麼算了,等我們回去從長計議,將來,必讓這小子吃不了兜著走。」

屬下的話,頗有道理,而且也給了裴虎一個適當的台階可下,點了點頭,不再多說,大手一揮,帶著自己的人撤了。

而此時,麒麟的主殿內。

裴昆的死早已被拋之腦後,殿內主桌上,麒麟族長聖燃早已將韓三千請至左邊副賓席,右手則是自己的女兒仙兒,如此之看,倒頗有些一老攜新人出席的模樣。

眾多長老,此時也一個個舉杯而來,紛紛敬起了韓三千。

「韓少俠,我是麒麟一族的四長老,敬你一杯。」

「我是五長老,來,我也敬你一杯。」

「我是八長老,還望不嫌,能與我也喝上一杯啊。」

一幫長老熱情洋溢,一個個都湊到了韓三千的面前。

韓三千雖然不想傷他們面子,只能一個個硬接下,但顯然,讓裴虎這個罪魁禍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這麼跑了,韓三千的心情自是不佳。

看到韓三千心情一般,聖燃此時連忙站了起來,笑著道:「好啦,好啦,都趕緊坐回去,你們這一個個的來敬酒,和灌酒有什麼區別?」

「哎呀,族長,怎麼了?這麼快就開始護起你的人來了啊?」

「哈哈,是啊,族長,胳膊肘往裡拐這沒問題,不過,我們也是你的人啊。」

「唉,我們一幫老傢伙,那都是老胳膊老腿的,怎麼能和韓少俠這種青年才俊比啊,哈哈哈!」

聽著一幫老頭的夸夸其談,以及沖自己投來的異樣目光,韓三千突然間舉著酒杯的手愣在了半空中,整個人也皺起了眉頭。

「對了,韓少俠,我有一事相問。」

就在此時……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六百六十章 有種不詳的預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