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零九章 花舟

第二千七百零九章 花舟

那將領又是一蹬腿,身影猛然朝著穿山甲飛去。

可憐的穿山甲就像一隻被扔在空中的兔子,傻愣愣的望著如同利鷹一般撲向自己的將領。

「砰!」

突然,就在此時,隨著一聲悶響,本是沖向穿山甲且已經離其不足兩米遠的將領,猛然被一股怪力彈開,連退數米,微微穩住身形以後,雙眼凝神的望向前方。

此時,在穿山甲的身前,正微微立著一個男人。

「我靠,還好你及時出現。」穿山甲鬱悶的說了一句,加持能量,穩住身形。

「只不過是撞了你的車而已,用的著如此咄咄逼人嗎?」韓三千淡然的望著將領,輕聲說道。

「你是他的孽黨?」將領飛眉一皺,冷聲而道。

「你這嘴,真是臭。」韓三千冷聲一喝,下一秒,身影突化,只剩殘影。

將領一驚,但還未做出任何反映之時,韓三千的身影已經突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啪!」

一記耳光重重的扇在他的臉上,巨大的重力讓他當場在空中連轉數圈,連退數步。

「漂亮!」穿山甲激動大喊,像個狗腿子似的:「媽的,他們那麼大個船,把我腦袋撞了,我還沒叫他們賠償呢,他們倒拿我撒起氣來,打,打死這王八蛋。」

韓三千沒有動手,淡然立在空中,靜靜的望著將領。

將領強忍左邊臉劇烈的疼痛,雖然臉上依然堅定,但微微後退的腳步,早已經證明此時的他,有些慫了。

顯然,他並不傻。

眼前的這個男人,儘管年紀輕輕,但修為早已超越他很多,貿然行事,不過只能再吃暗虧。

「閣下很是面生,敢問尊姓大名?」他冷聲道。

「我?我叫穿山甲。」韓三千隨意道。

「靠,你叫穿山甲?那我叫什麼?」穿山甲一臉懵的道,下一秒,他突然想到了什麼,大聲而道:「靠,那我叫黃沙怪!」

「穿山甲,黃沙怪?」將領眉頭一皺,聞所未聞,聽所未聽:「無論你們是誰,攔我蘇家花舟,可知死罪?」

「我都特么說了,這是個誤會,你們趕路,我也趕路,就是跑的比你們快點,然後我剛好想停一下,你們什麼花舟便撞上了,不信你看,我腦袋上現在還有一個大包呢。」穿山甲這貨說著,還真的把自己的後腦勺給露了出來。

那上面確實一個圓股股的大包。

就在此時,花舟之上,一扇窗戶輕輕打開,內有白紗遮擋,只見一女子之影映射而出。

將領見此,不再廢話,快速的飛了下去,並在窗邊述說著些什麼。

不到片刻,那將領又重新飛了回來,掃了一眼穿山甲,又望向了韓三千:「我家小姐說,既是誤會,那就請到花舟之上喝上一杯水酒,以賠我們花舟撞到了你之罪。」

「這還像句人話。」穿山甲點點頭。

韓三千眉頭輕皺,望向花舟之上那道窗戶的女人之影,一時間陷入沉思。

「請!」將領似乎也發現了韓三千的目光,不過,倒也習以為常,大聲一喝,單手做出請的姿勢。

韓三千回過神,微微看了一眼穿山甲,點點頭,朝著沙漠花舟輕輕飛去。

隨著韓三千等人落船,所有的侍衛也全部回到了船上,隨著將領大喊一聲開船,整個船身又一次微微啟動。

韓三千站於甲板之上,仔細的觀察著四周。

說也神奇,一入船間,涼爽無比,外面那股燥熱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幾乎就在韓三千觀察四周的同時,花舟之上,那幫公子少爺們,也因為韓三千的到來,一幫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不過,很顯然的是,這些指指點點絕非褒義而是貶義,從某種程度上而言,穿山甲泥沙里打滾的貨自然乾淨不到哪裡去。

韓三千也跟著走了近一天的路,在這種沙漠地帶也好不到哪裡去。

就在此時,花舟之上,突然之間一聲鐘響……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零九章 花舟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