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大烏龍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大烏龍

「你不要告訴我……」

「綠珠之話,已經告之於我了。」她輕聲笑道。

「那個她……」

「她是有些不高興。」她輕輕一笑:「花舟之宴,雖是蘇家之名,但實際上卻是為她選婿。可哪知,陰差陽錯……」

說到這,她不好意思的微微低頭,簡直有沉魚落雁之美。

「等一下!」韓三千心裡有點發毛了:「我覺得她可能誤會了什麼?」

「公子此話何解?」白衣女子輕輕抬頭,一雙眼睛如同天空之月,美不勝收。

「那個你,我。」韓三千鬱悶的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她,剛才,那女子所問自己喜歡之人,是否姓蘇。

該不會,她們把這個蘇,理解成那個蘇了吧?!

看到韓三千的動作,女子微微迴避目光,但絕世的側顏上,依稀可望她嘴角上帶著的點點笑意。

幹了他娘了,韓三千還真把這小姐也姓蘇之事給忘記了。

看樣子,很明顯如今是鬧出了一個大烏龍。

「蘇小姐。」

「叫我蘇顏便可。」

「好吧,隨便什麼吧,在下想說的是,綠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我所喜歡的姓蘇之人,並非蘇小姐你,而是……而是其他人,只是同姓罷了,剛巧的是……」韓三千滿臉無奈。

聽到這話,蘇顏頓時神情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事情會突然變成這樣。

但下一秒,她很快收住了自己的表情,輕輕回過頭,望著已是滿頭大汗的韓三千。

「在下實在無意冒犯,更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至於什麼魁不魁的,我也沒有興趣,只是當時情況如此,你也……」

「公子不必多說,蘇顏明白。」她輕輕一笑,儘管眼中確實閃過一絲的失落,但更多的還是她的端莊和儒雅,像是天上的仙女一般,不識人間之煙火。

她大罵自己一頓,韓三千其實心裡倒好受一些,但偏偏這蘇小姐卻是一笑而過,這反而讓韓三千心裡的愧疚更滿。

「公子不必愧疚,朗情需妾意,兩情需要相悅。」蘇顏輕輕一笑:「穿山甲公子心有所屬,雖是蘇顏之失,但也是蘇顏之福。」

「蘇顏正擔心喧賓奪主,不知如何跟綠珠交代,既然此事不成,倒也無妨。」

「蘇小姐深明大義,都在這時候了還安慰在下,在下實在愧疚。」韓三千感激道。

「公子客氣了,倒是蘇家人在沒有問清楚情況之下,便魯莽行事,以至於讓公子你陷入尷尬之境。況且,即便是我強扭,公子也可以不認賬,難道不是嗎?」

「穿山甲?呵呵!」說著,蘇顏輕輕一笑,將之前韓三千所簽的那張生死契放在了石桌上。

韓三千頓時愣住,下一秒,被看穿的他無奈一笑,不再廢話,接過蘇顏一直遞著的酒,頓時一飲而下。

「公子這算是賠罪酒嗎?」她輕輕一笑,舉起自己的酒杯,拂手掩面一飲而盡。

「女兒漿?」韓三千放下酒杯,不由笑道。

「方才公子好不容易獨領風騷,卻因為被人鄙夷而未能品嘗此酒,自然,蘇顏不能讓公子遺憾。」她溫柔的笑道。

「好酒。」韓三千不由感嘆道。

接著,他微微起身,端起酒壺,給蘇顏倒上一杯以後,又給自己滿上了一杯。

「無論蘇小姐如何深明大義,但這一次,著實是我,害得蘇小姐誤會不說,更是破壞了綠珠小姐的選婿之旅,罪該萬死。」說完,韓三千抱歉的舉杯而飲。

見韓三千喝下,蘇顏也掩面再飲,放下酒杯,長嘆一聲:「公子雖然確實破壞了整個詩酒大會,不過,卻也讓一些小人無所遁形,也算是為綠珠甄別了一批假仁假義之士。其次,我們這次花舟之旅,詩酒大會不過是個助興的節目罷了,其實此行,我們主要是為去荒漠之城參加婚禮。」

「荒漠之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大烏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