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零七章 還是一般

第二千八百零七章 還是一般

一匕首猛然割開了韓三千的胳膊!

只是,當傷口一出,鮮血流出之時,那人正想將銀色瓶子拆開之時,卻是突然眉頭一皺,等自己低頭一望時,竟然雙目大睜。

不知何時,自己的腳上已有一個巨大的窟窿!

再回首望向石床,只見韓三千的手臂之下,鮮血所滴,竟連同石床也一同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

兩洞相連!

可石床不會痛,而那傢伙卻在大愣片刻以後,鑽心的疼痛猛然侵襲大腦。

「啊!!!」

那貨猛然一聲痛喊,緊接著再也顧不得其他,將未打開的瓶子和匕首一扔,當場抱著缺了個大窟窿的腳痛叫著滿地打滾!

方坤和一幫手下明顯一愣,顯然被眼前的情形給嚇了一跳。

倒是韓三千,微微一笑:「怎麼,用刑用錯了?用到自己人的身上了?」

聽到這話,方坤勃然大怒,冷眼掃了一個男衛,頓時示意他接著用刑。

那男衛一慌,不過,還是下意識的撿起地上的瓶子,緊接著,瓶蓋一開,一股極其難聞的氣味便從中而出。

「此乃銀之血,乃是荒漠之蜥的精血,它的特點是融合力極強,所以,見血便融,不過,荒漠之蜴是冷血動物,所以一旦自己的鮮血被其所融合的話,嘿嘿……,你會在這荒漠之中再也感受不到炎熱,伴隨你的,將是永遠都不會停歇的陰冷,直到最後,因為體溫過低,而活活自死。」

話音一落,方坤一個眼神示意,那男衛頓時將銀色瓶子中的銀色鮮血倒入韓三千的傷口之中。

儘管只是那麼一滴,但效果卻果然於方坤所言,那滴銀血很快便消失在傷口之處,緊接著,韓三千流出來的鮮血完全變成了銀色以後,傷口也瞬間複合了。

一股寒意猛然襲向韓三千的全身,以至於韓三千的身體都不由微微一個冷顫。

「怎麼樣?是不是突然感覺很冷?」方坤陰冷一笑。

「還不錯!」韓三千笑笑。

「不錯就好,好戲還在後頭呢。」方坤話音一落,又是一個男衛此時捧著一個火盆走了過來。

火盆里火焰兇猛,跳躍非凡!

在方坤的示意之下,火盆被放到了韓三千的腳下。

「當荒漠之蜥的血進入身體以後,人只會感到無邊無際的陰冷,對於熱是幾乎毫無知覺得,即便是人都快要被熱死了,身體卻依然會告訴你很冷。」

「這火盆燒烤,便是為此準備。」

「到時候就算我們將你的腳烤熟,甚至烤焦了,你也不會有絲毫的感覺,你只會聞到以及聽到你的雙腳在火烤之下慢慢從熟透到變焦的過程。」

「然後我們再那個小木錘往你那腿上一敲,嘿嘿,你有一錘敲爛木炭的經歷嗎?那多爽,嘖嘖。」

講到這裡,方坤幾人已經彼此一望,重新露出了猙獰之笑。

冰火酷刑,荒漠之城裡最為恐怖的十刑之一,所受罰之人,不僅會受到永無止境的冰之痛苦,更惱火的是火之炙烤。

是,在整個燃燒的過程里,人確實不會受道任何的痛苦,但實際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烤熟,然後被烤焦,心理所承受的痛苦卻遠遠要比肉體上的痛苦,來得更加的兇猛。

所以,冰火酷刑,是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極其的慘無人道,方家一向都嚴禁任何人私下使用此等刑罰,以避免有違天倫!

聞著果然傳來的陣陣焦炭味,韓三千忍不住輕輕一笑,看來拿了人蔘娃的火神石以後,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在背後詛咒自己,這已經是第二次被人用火烤了。

韓三千緩緩一望,看向方坤,搖搖頭,道:「我可以說句話嗎?」

「怎麼?求饒了?」

「不是,我只是想說,就這?」

「太差勁了吧?」

聽到這話,方坤面上的笑容頓時凝固了,眼神中無名的怒火猛然升起,渾身的肌肉因為用力開始微微在顫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零七章 還是一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