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韓家小少爺!

第二百八十五章 韓家小少爺!

當陸勛對此抱以懷疑態度的時候,現場的其他人也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這傢伙不會是信口開河鬧著玩的吧。」

「很有可能,看他的樣子,也不像是什麼有錢人,怎麼可能拿三億競拍項鏈呢。」

「有點意思,這個年輕人不會是蠢吧,以為這裡是他能隨隨便便口嗨的地方嗎?」

「媽的,他要是真沒有實力,我都替他丟臉啊。」

一群人抱著看好戲的心態,馬彥和潘云云心裡則是更加高興了,韓三千如果真是吹牛,他們心情就痛快了,在這麼多人面前吹牛還被拆穿,他可就有機會笑話韓三千了。

但是這種機會,註定不會落在馬彥手裡。

韓三千的資產,早在之前就已經驗證過了,而且還是負責人劉章驗證的,這又怎麼可能會有假呢?

「劉章呢,讓劉章出來見我。」陸勛大吼道。

劉章從後台走了出來,他是整個基岩島,唯一不畏懼陸勛的人,因為身後的大老闆並不比陸家差,否者的話,分公司也不可能在基岩島立足這麼多年。

「陸少爺,韓先生的資產我前天就已經親自驗證過了,絕對不會有問題,還請你放心。」劉章說道。

「你確定嗎,我勸你最好還是再驗證一次,避免出了問題,這個後果,你承擔得起嗎?」陸勛威脅道。

劉章淡淡一笑,說道:「韓先生的實力,我的老闆也認可,而且今天老闆也在,陸少爺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到後台和老闆確認。」

聽到這話,劉章心裡一驚,沒想到今天就連老闆也在,他父親,甚至是他爺爺都提醒過他,在基岩島闖什麼禍事都行,但絕對不要去得罪拍賣公司的人,因為幕後老闆就連陸家也不敢輕視。

既然老闆都在,陸勛想要找麻煩的念頭,不得不打消掉。

「如果陸少爺沒有其他的問題,競拍可以繼續了。」劉章說道。

繼續?

陸勛還怎麼敢繼續?

「你行,跟我陸勛做對,我會讓你後悔的。」說完這番話,陸勛憤然離場,這是陸家少爺第一次這麼丟臉,在場人都知道,他肯定不會放過韓三千。

永恆項鏈,不出任何意外的落在韓三千手裡,當然,這個沒有意外是對韓三千而言,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個事故。

從陸勛登場的那一刻開始,所有人都認為這條項鏈已經是陸勛的囊中之物,誰又能夠想到,最重的買家,竟然是個不知名的人物呢?

「韓先生,我們老闆希望見您一面,不知道您有沒有時間。」競拍結束之後,劉章走到韓三千身邊說道。

「單獨?」韓三千問道。

「單獨。」劉章點著頭道。

韓三千說道:「等一下。」

把蘇迎夏帶到楊辰和老闆娘身邊之後,韓三千對楊辰說道:「你幫我照顧一下迎夏,帶她回酒店。」

「韓三千,陸勛是個睚眥必報的人,你還是儘快離開基岩島吧,不然的話,他肯定會給你找麻煩的。」老闆娘迫不及待的對韓三千說道。

楊辰也點著頭,道:「陸勛在基岩島的名聲你可能不知道,他是個非常囂張的人,跟你結仇之後,肯定會想辦法對付你的。」

韓三千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有辦法解決,你們要是怕被連累的話,可以先離開。」

楊辰皺著眉頭,他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這件事情,難道說,即便是在基岩島,他也沒有把陸勛放在眼裡?

這人到底擁有什麼樣的身份地位,為什麼他的低調,卻給人一種強勢無匹的感覺。

「行。」楊辰點著頭道:「我先帶蘇迎夏回酒店,你自己小心點。」

董事長辦公室,當劉章領著韓三千到門口的時候,劉章主動幫韓三千推開了門,說道:「韓先生,老闆在裡面等你。」

韓三千點了點頭,徑直的走了進去。

辦公室很大,分為辦公區和會客區,此時一個穿中山服的中年人正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

個頭很高,乾淨利索的寸頭,白襯衫鼓脹著身體的肌肉線條,顯然是個經常健身的人,這一點和普通的大老闆不同。

一般有錢人過上安逸的生活之後,就只顧著享樂,很少人能夠鍛鍊出他這樣的身材來。

「韓兄弟,冒昧請你來,希望你別見怪,我叫文良,你可以叫我良哥也行。」文良說道。

「文董,你找我,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韓三千問道。

文良面色微微一凝,但是收斂得很快,一閃而逝。

「你是我們公司的貴客,我自然要保證你的安全,畢竟你得罪的,可是基岩島陸家的人。」文良說道。

「謝謝文董的好意,不過陸勛這個人,我並沒有放在眼裡。」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的強勢,沒有絲毫破綻,文良心裡一驚,這年輕人背後是什麼,竟然讓他在基岩島也這麼無所顧忌,他是不清楚陸家在基岩島的能耐,但是對於自己太過自信了?

「韓兄弟,你的背景很厲害,這一點我相信,不過這裡終究是基岩島,你是個外地人,辦事有很多不便的地方,如果有用得上我文良的地方,儘管開口。」文良說道。

「要這麼大的老闆幫我辦事,我怕自己承受不起啊。」韓三千笑道。

文良開懷大笑,這種商業互吹雖然沒有意義,但終究是能夠讓人舒心的話。

「韓兄弟,我有一點很好奇,不知道會不會觸犯到你的禁忌。」文良說道。

「文董公司的大名,我在燕京早就聽說過。」韓三千說道。

文良眉頭一挑,看來他還是燕京的人。

燕京姓韓!

突然,文良瞳孔一震,燕京姓韓的人很多,但是能夠拿上檯面的韓家,只有一個,莫非……

可是韓君入獄秦城,他怎麼可能是韓家的人呢!

「韓兄弟,燕京的韓家,我雖然沒有接觸過,但也聽過不少,可是你……」文良故意欲言又止,想要從韓三千口中得到答案。

韓三千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解決陸勛這個麻煩,很難,畢竟這裡是基岩島,所以當劉章來找他的時候,韓三千就想到了辦法。

文良在基岩島的影響力,可以幫他很大的忙,至於透露韓家身份,這一點不用在乎。文良的拍賣分公司在很多一線城市都有,能夠結交一個這樣的朋友,好處非常多。

「既然你接觸過韓家,就應該知道韓家有一對雙胞胎吧。」韓三千說道。

文良瞪大了瞳孔,這件事情他知道,可是燕京傳言,韓家的二公子年少時期就病故身亡了,只是韓家沒有特意的宣揚這件事情而已。

被認為死了很多年的人,此刻卻站在自己的面前,文良不禁心情有些複雜。

如果他沒有死,韓家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你……你是那位已經死去的韓家小少爺?」文良聲音顫抖的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說道:「所有人都認為我死了,可事實上,我只是被韓家雪藏而已,因為南宮千秋認為我不配韓家人,在她的眼裡,只有韓君才有資格繼承韓家。」

文良深吸了一口氣,繼續說道:「我聽說,南宮千秋死了,燕京上流社會盛傳這件事情,但是至今也沒有確切的消息傳出來。」

「在我面前上弔死的,她因看不起我而付出了代價。」韓三千淡定的說道。

涼風嗖嗖,文良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南宮千秋死了,韓成也死了,韓君又入獄,那麼現在的韓家,豈不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韓家小少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