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一十八章 六虛甲壬

第二千九百一十八章 六虛甲壬

「先天卦卜一,后八卦卜二,歲丁甲!」

話落,青龍手控著兩個合起來的八卦上下滾動,然後再一動,兩個八卦都以左右相反方向開始運轉。

「乾一,中宮,艮七,所以自是對應。」

看到白黑雙線不斷在八卦之中的各位顯現,韓三千目瞪口呆,但這些線條在韓三千的眼中也開始變的不再是方才的不懂。

「我明白了。」

韓三千輕輕點頭,手中同樣運起一道能量,直接打入八卦之中,轉動雙卦,很快在卦身上找到了與之對應的三個卦位。

再集其一,下一秒,水紋和八卦消失,韓三千拿起青龍的棋子,輕輕落入棋盤當中。頓時間,方才還豁然開朗的棋面,一下子又陷入了如同死局一般。

「論棋藝,我自是不如你,但如果有八卦之術,你在我的面前,便是寸步難行。」青龍一笑。

韓三千猛然點點頭,無奈嘆息:「能讓我在棋盤上如此被動的,還真不少,有趣,再來。」

話音一落,兩人混棋重擺,又重新開始了新的一局。

興許是韓三千又遠離了蘇迎夏,這一夜,出奇的安寧,只有花舟後方的小破板上,時而傳來韓三千和青龍的笑聲。

韓三千如同嗷嗷待哺的孩子,在八卦的知識海洋中盡情的吮吸,而青龍既樂於教韓三千這樣一個天賦出眾,一點便通的人,同時,韓三千也會在空隙之中,教青龍無相神功的基本。

二人各取所需,樂此不疲。

對於船上的其他八兄弟來說,眼見大哥如此高興,對韓三千的防備也漸漸放下了許多。

天色漸漸明了,距離荒漠之界的邊界,也越來越近。

船艙之中,蘇顏輕輕的敲響了蘇迎夏的門,一夜的擔憂並未發生,蘇迎夏的心情起碼好了許多,打開門,看到是蘇顏,蘇迎夏勉強擠出一個微笑:「蘇小姐,早。」

「馬上便要抵達邊界,同時,也正式進入了魔族的地盤,你真想好了我們單獨出發嗎?」蘇顏望著蘇迎夏,淡然而道。

蘇迎夏沉默,想起要和韓三千再次分開,心中不免一陣痛楚,但最終她還是咬咬牙:「是!」

「你這又是何必呢?昨夜不是相安無事嗎?你別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有些根本和你無關。」蘇顏急聲道。

「三千在船上的兩晚都遭遇襲擊,恰恰在木板上的兩晚卻是相安無事,蘇姑娘,你真的覺得這是巧合而已嗎?」說完,蘇迎夏苦聲一笑:「我只是個災星,永遠只會帶來麻煩。」

「甚至就是我和你在一起,也要將你和蘇家人帶到焚骨之城那種危險的地方,九死而一生。」蘇迎夏眼神黯然。

當一個人陷入自卑的情緒里時,甚至一個無意的眼神,也會擊垮她全部的信心。

「這根本就不關你的事,若非是我將那什麼鬼地圖給你,你甚至都不會出任何的事,即便要怪,那也應該怪我蘇顏,而絕非是你。」蘇顏急聲道。

「是誰都不重要,我意已決,蘇姑娘不必再勸了,趁還有些時間,我想和韓念再單獨呆會。」說完,蘇迎夏沖蘇顏輕輕一笑,然後將門緩緩的關上了。

蘇顏急得不行,但欲言時蘇迎夏又直接將房門關閉,只能化作無奈一嘆,順便看了一眼旁邊巡邏的穿山甲:「哎!」、

穿山甲也一副無奈加委屈的模樣:「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別看我,沒結果,我……我都沒和女生戀過愛,我哪懂啊?!」

「嗚!!」

船外,突然傳來陣陣長鳴,穿山甲頓時緊張的同時,蘇顏卻沖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必驚慌:「是蘇家的信號角。」

「我們……我們到了魔族之地?」穿山甲猛然一驚。

「不錯。」

蘇顏重重的點點頭,臉上也完全轉成了嚴肅之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九百一十八章 六虛甲壬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