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玩弄心機的下場

第三百八十九章 玩弄心機的下場

這句話讓韓三千和刀十二苦笑不止,看看現場這些被撞斷的樹,要是換做血肉之軀,恐怕五臟六腑都得被震碎了,哪能扛得住呢?

「放心吧,這裡的樹,也不是一次就被我撞斷,我沒你們想的那麼厲害。」那人謙虛的說道。

可儘管如此,硬生生的吃一計攻擊,也絕不是好受。

「我來吧。」刀十二上前一步,硬著頭皮對他說道。

「我叫祁虎,萬一有個什麼意外,你也好給閻王爺提提我的名字,我也想他記住我。」祁虎笑著道。

這話聽得韓三千一身雞皮疙瘩,這傢伙擺明不會手下留情啊,這一次是來請高手出山的,韓三千可不想偷雞不成蝕把米,萬一真讓刀十二重傷,亦或者重傷不治,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不如我們換一種方式,打個賭,要是我們贏了,你就帶我們去見你師父,要是我們輸了,這就下山,怎麼樣?」韓三千對祁虎提議道。

祁虎疑惑的看著韓三千,問道:「什麼方式?」

「我是個文明人,要不,就石頭剪刀布,怎麼樣?」韓三千說道。

刀十二一臉懵逼和錯愕的看著韓三千,他竟然要跟這種高手比石頭剪刀布,這簡直是在扯淡啊,對方怎麼可能跟他玩這種無聊的遊戲。

「什麼是石頭剪刀布?」祁虎不解的看著韓三千,他很小就上山了,對於外界的接觸很少,而且在他的記憶中,也幾乎把山下的所有事情忘了,他現在只記得自己日復一日的撞樹,完成師父交代的任務。

當祁虎露出疑惑的表情時,韓三千看到了希望,這人應該是長年隱居山林,所以對外界的了解很少,雖然他的實力強橫,但內心卻是一片空白,毫無心機城府的人,對於這樣的人,韓三千想要把他玩弄於鼓掌之間還是很簡單的。

當然,韓三千不敢玩得太過分,要是惹惱了他,一言不合就開打,他恐怕就得落個暴屍荒野的下場了。

韓三千把遊戲規則給祁虎講解了一遍,從未接觸過外界事物的祁虎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這種常見的小遊戲如同讓他發現了新大陸。

了解了規則之後,祁虎迫不及待的想要試一下,對韓三千說道:「趕緊來吧。」

「願賭服輸,我們一局定勝負,如果你輸了,就得帶我們去找你師父,不能反悔。」韓三千提醒道。

「男子漢大丈夫,當然要願賭服輸。」祁虎說道。

刀十二看著這讓人意想不到的劇情,雖然只是一個常見的小遊戲,但是他此刻卻莫名的緊張了起來,一局定勝負,萬一韓三千輸了,他們恐怕就得灰溜溜的離開了。

「三千哥,你有把握嗎?」刀十二對韓三千問道。

「這種概率的遊戲,我哪來的把握,只能聽天由命了。」韓三千無奈的說道,在說話的過程中,韓三千刻意把右手攤開成掌,並且不停的上下移動,吸引祁虎的視線。。

這是一種心理暗示,對於祁虎這種內心白得像紙一樣的人來說,會有很大的作用。

「石頭剪刀布。」

「石頭剪刀布。」

當兩人的話音落下,韓三千握拳為石,而祁虎不意外的出了剪刀。

「我贏了。」韓三千笑著說道。

緊張的刀十二鬆了口氣,幸好是贏了啊,趕緊對祁虎說道:「我們有言在先,願賭服輸,現在你要帶我們去見你師父。」

祁虎一臉懊惱,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輸了,看著手裡的剪刀,心想要是出布該多好啊。

看著祁虎的表情,韓三千淡淡一笑,好在他是個非常單純的人,不然想要忽悠他可就難了啊。

沒想到這麼厲害的人,居然這麼天真,像他這種高手,離開了山林,去到外面的世界,會非常容易被人利用。

韓三千不禁有點想帶著他離開,因為這種人更容易控制。

「跟我走吧。」祁虎沒有食言,在前面領路,帶著兩人朝住的地方而去。

「三千哥,沒想到他這麼好騙,要是能夠把他帶下山應該是不錯的事情。」刀十二走在韓三千身邊,輕聲說道。

他和韓三千有相同的想法,這樣一個心思單純的人,能夠更好的利用。

「他好騙,但是他師父可不好忽悠,希望這事能順利一點。」韓三千嘆了口氣說道,這種小把戲也就在祁虎面前用一下,在崇陽面前可得收斂起來。

走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三人停在一個天然的洞穴前,山洞內幽深漆黑,腳步剛停下,裡面就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祁虎,我不是讓你去練習嗎?你怎麼會這麼快回來了,難道你想偷懶?」

「師父,有兩個陌生人來了,我輸給了他們,所以只能願賭服輸,帶他們來見你。」祁虎無奈的說道。

山洞內沉寂了一會兒之後,便走出一個佝僂老人的身影,駝著背,就像是站不起身一般。

崇陽看了看韓三千和刀十二兩人,對祁虎斥責道:「這兩個廢物你都打不過?」

祁虎撈了撈頭,說道:「我跟他們玩剪刀石頭布輸了。」

崇陽聽到這話,冷冽一笑,目光再看韓三千和刀十二之時,變得充滿了殺意。

「欺我徒兒天真?」崇陽冷聲道。

被這種眼神直視,就像是被死神凝視一般,韓三千很快就汗流浹背。

「前輩,我無意冒犯,只是因為自知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才耍了一些小心機,希望前輩諒解。」韓三千說道。

「諒解?」崇陽冷冷一笑,說道:「閻王要不要諒解你,是他的事情,而我,只負責送你去見閻王。」

崇陽的態度非常強硬,似乎毫無商量的餘地,刀十二第一時間擋在韓三千面前。

哪怕真要死,他也要死在韓三千的前頭。

「崇陽前輩,或許你已經忘了我,但是我曾經……」

刀十二話沒說完,崇陽就打斷道:「我教過的人不計其數,你不用跟我攀關係,今天你們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崇陽斜眼瞪著祁虎,呵斥道:「被人玩了都不知道,還不趕緊殺了他們!」

祁虎對於崇陽的命令從來都是嚴格遵守的,哪怕崇陽要他終身一躍進懸崖,他也絕不會有絲毫猶豫。

「你們兩個竟然敢玩我,去死吧。」祁虎說完,整個身體如彎弓一般,蓄勢待發,腳下泥土下沉三分,這是他發力的表現。

「三千哥,你先跑。」刀十二對韓三千說道。

哪怕明知道不是祁虎的對手,韓三千此刻也沒有絲毫要退縮的念頭,是人就怕死,但韓三千絕不會把刀十二一個人留在這裡。

「既然是一起來的,自然要一起走。」韓三千沉聲說道。

這時候,祁虎猛然發力,整個人如同猛虎一般朝著韓三千和刀十二撲來。

氣勢如虹,萬軍不可擋!

此刻的祁虎隻身一人,卻有著千軍萬馬的強大氣勢,壓得韓三千和刀十二幾乎喘不過氣來。

砰!

一擊命中刀十二,刀十二的魁梧身軀就像是一顆石子一般,被輕鬆彈開。

韓三千目光一凝,祁虎充滿力道的拳頭以迎面而來,當他想要避開的時候,拳速驟然加快,胸口就像是被一列火車迎面相撞。

在半空中,韓三千失去了重心,一口鮮血噴洒,胸口傳來的疼痛,已經不是言語能夠形容的。

韓三千和刀十二也算是身手不凡的人,但是在祁虎面前,卻是被完全碾壓,足以見得祁虎有多強橫。

「就憑你們這樣的垃圾,居然也有膽子來見我。」崇陽見狀,不屑的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 玩弄心機的下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