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要跟我打一場嗎?

第三百九十章 要跟我打一場嗎?

韓三千雙眼模糊,感覺眼皮越來越重,看了一眼早就暈厥過去的刀十二,最後他只聽到一句:「找個隱蔽的地方,處理乾淨。」

這就要死了嗎?

韓三千雖然想要擺脫現在的困境,可是就連眼睛都沒有力氣睜開的他,最終只能倒下。

祁虎朝著兩人走去,打算把兩人找個山崖扔下去,野山裡有黑瞎子,不用幾天就會把他們啃得屍骨無存,完全不用擔心會被人發現。

「崇陽,很多年不見,沒想到你居然龜縮在這個地方。」

就在崇陽準備返回山洞的時候,一個多年不見,卻又非常熟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渾身肌肉緊繃的崇陽猛然轉身,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他……他怎麼會在這裡!

「又一個送死的老東西,吃我一招。」祁虎沒有絲毫猶豫對來人發動了攻擊。

崇陽大驚失色的喊道:「祁虎,住手!」

已經來不及了,祁虎攻擊已到,想要收手為時已晚。

「人呢!」明明就在眼皮底下的人,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這讓祁虎感覺莫名其妙。

不過瞬息之間,祁虎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危機,當他轉頭瞬間,背部就遭到了重擊。

如祁虎這般巨大的身軀,在這一刻竟然雙腳騰空,飛撲而去,重重的迎面摔倒在地。

背脊就像是快要斷掉一樣,祁虎掙扎著想要站起身,卻又感覺被一腳踏在背後,像是千斤壓身,讓他分毫不得動彈。

祁虎心中大駭,這人的實力強悍無匹,似乎比他師父還要厲害!

「炎君,你放了他!」崇陽大喊道,生怕自己訓練的徒弟命喪於此。

來人正是炎君,他離開燕京,不為別的事情,就是為了在暗中保護韓三千,當日在拳場出現的人,也是他,不過在經過喬裝易容之後,韓三千並沒有看出他的真實身份。

「崇陽,你這個徒弟難道不該死嗎?」炎君對崇陽問道。

重演額頭的冷汗就像是雨水一般,他知道,炎君出現,肯定是因為這兩個年輕人,而祁虎把他們打傷,就算是被炎君殺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說不定就連他也要搭上性命。

崇陽非常厲害,甚至目空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

沒有金盆洗手之前,崇陽靠著一雙拳頭,走到哪打到哪,無數人怨聲載道卻不敢有絲毫報復之心。

但是在十多年前,崇陽卻不得不歸隱山林,因為他和某人的較量,輸得一敗塗地,而那人,就是炎君。

「你想要什麼,只要你不殺他,我可以答應你。」崇陽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炎君朝著崇陽走去,表情淡然的說道:「我要你的命,你能心甘情願的給嗎?」

炎君每靠近一步,崇陽就感覺壓力倍增一分,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他在不斷的變強,但是炎君顯然也是如此,而且相比起十多年前,兩人的差距似乎更大了。

這讓崇陽無法理解,為什麼同樣是人,同樣都在進步,但是炎君的進步卻能夠這麼大!

「我已經隱居山林不問世事,是他們來找我,你不該把這筆賬算在我頭上。」崇陽咬牙切齒的說道,表情充滿了不甘心,他知道,如果炎君真要殺他,他死定了。

「我要殺你,需要理由嗎?」炎君笑著道。

崇陽氣得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他遠離燕京,遠離城市喧囂,躲在這麼一個破地方,就是為了不跟炎君碰面,沒想到還是躲不過這個劫。

腦子裡不斷思索著活下去的機會,當崇陽看向韓三千的時候,不禁想他為什麼要來這裡。

請他出山,這是最大的可能性,也就說,他現在急需一個高手,至於為什麼不找炎君,他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因為炎君已經越來越近了。

「你不方便出面幫他,我可以讓祁虎跟他一起下山,並且聽命於他。」崇陽說道。

聽到這話,炎君停下了腳步,但是沒有說話,直勾勾的看著崇陽。

崇陽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炎君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他抽筋扒皮一般。

「我可以發誓,絕不會讓祁虎背叛他,祁虎是我從小培養到大的,他很聽我的話,就算我要他去死,他也不會有絲毫猶豫。」崇陽繼續說道。

「這麼多年不見,難道你不想跟我打一場嗎?」炎君笑著道。

「不想。」崇陽連半點猶豫都沒有,因為這個問題對他來說,沒有思考的意義,跟炎君打,除了死路一條,還能有其他的結果嗎?

這麼多年,崇陽也不是沒有想過自己戰勝炎君的畫面,但是直到這一刻再度和炎君碰面,他徹底認清了自己,想要贏炎君,只能在夢裡。

「看來這裡已經磨滅了你的血性,想當年,你可是在我面前很囂張啊。」炎君說道。

以前的崇陽的確非常狂妄,第一次和炎君見面,一點沒把炎君放在眼裡,直到交手之後,明白了和炎君之間的差距,他才開始收斂自己,並非是這裡的環境磨滅了他的血性,要是換做其他人,早就痛痛快快的殺了,奈何對方是炎君,他就算有脾氣,也只能忍了。

「不敢。」簡簡單單的兩個字,表明了崇陽對待炎君的態度。

「讓他在這裡養傷,傷好了之後,再送他下山。」炎君說道。

「你放心,我會照顧好他,祁虎以後就是他的手下。」崇陽說道。

「能給他當手下,是你徒弟的榮幸。」炎君笑道。

當崇陽看到炎君轉身離開時,不禁疑惑的問道:「他是什麼人,為什麼值得你幫他,而且你為什麼不自己出手呢?」

「他是什麼人,你沒有資格知道,至於我為什麼不出手,現在是年輕人的世界,我只需要保證他的性命安全,剩下的,就只能他自己去闖,通過自己努力得到的地位,才不會搖搖欲墜。」說完,炎君便走了。

崇陽一臉懊惱,要是他沒有對這兩人起殺心,炎君也就不會出現了。

花了這麼多年時間都沒有忘記的噩夢,如今又給他重溫了一遍,看來這晚年也得在噩夢當中渡過了。

祁虎艱難的站起身,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對崇陽問道:「師父,這傢伙是什麼人,居然這麼厲害。」

崇陽沒有回答祁虎的問題,而是罵罵咧咧的說道:「趕緊把這兩個人抬進山洞裡,地上濕氣重,可千萬別感冒了,不然你師父這條老命就活不長了。」

祁虎左右肩頭各一個,把韓三千和刀十二扛進山洞裡,並且鋪墊了許多的枯草,避免他們直接躺在冰涼的地面上。

小半天時間過去,當韓三千睜開眼,發現眼前漆黑一片的時候,不自覺的說道:「這裡就是陰間嗎?原來陰間這麼黑!」

「這不是陰間,你們在這裡住下,好好養傷,等傷好之後,我會讓祁虎跟你一起下山。」崇陽開口說道。

聽到崇陽的聲音,韓三千警惕的轉過頭,在暈厥過去的前一刻,他還聽到崇陽讓祁虎殺了他和刀十二,可是現在……

「崇陽前輩,你沒殺我們?」韓三千一臉意外的說道。

昏暗的山洞裡,雖然不能清楚的看到崇陽的表情,但是當他聽到前輩這兩個字的時候,明顯露出了一絲不敢擔待。

「叫我崇陽就行了,我不習慣別人叫我前輩,我沒殺你,你也別問我為什麼,帶祁虎下山,以他的身手,肯定會給你帶來很大的幫助。」崇陽說道,炎君雖然沒有刻意提醒他,但是崇陽知道,炎君肯定不希望這事被韓三千知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九十章 要跟我打一場嗎?

13.27%
目錄
共29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