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聘禮是給誰的?

第四百二十章 聘禮是給誰的?

韓三千的話讓蘇亦涵輕蔑的笑了起來,這個廢物如今的狀況已經這麼凄慘,竟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看樣子,你的心情還不錯啊。」蘇亦涵說道。

「難道有什麼值得我傷心的事情嗎?」韓三千反問道。

蘇亦涵點着頭,說道:「要是換做其他人,被女人甩了,這得丟臉到沒臉見人吧,不過你這種厚臉皮的窩囊廢,恐怕也習慣了,畢竟窩囊了這麼多年,被人罵得早就已經免疫了吧。」

「既然你知道我免疫,還來嘲笑我,不是浪費唇舌嗎?」韓三千笑着說道。

韓三千滿不在乎的表情讓蘇亦涵非常氣惱,她可是看到韓三千之後,故意出現落井下石的,可韓三千的態度,卻沒有讓她有半點落井下石的感覺。

「真不知道你這種廢物是怎麼活到現在的,要是我,早就去自殺了,有什麼臉活在世上。」蘇亦涵咬牙切齒的說道。

「剛才不是說了嘛,自殺到一半後悔了,所以才沒死,這也得感謝老天爺不殺之恩啊。」韓三千說道。

這才沒兩三句話,蘇亦涵就已經被氣得七竅生煙了,跟賤人說話,似乎就是在傷害自己。

「韓三千,天底下男人的臉都被你丟光了,你趁早去死吧,活着也是浪費空氣。」蘇亦涵扔下這句話之後,快步離開,她怕再說下去,自己的肺都要被氣炸。

韓三千淡淡一笑,以蘇亦涵的浮躁心境,竟然還想數落他,這不是笑話嗎?

「我去拿點東西,在這裏等着我。」戚依雲對韓三千說道,然後快步離開。

離開花園之後,戚依雲追上了蘇亦涵,並且擋在她面前。

雖然戚依雲沒有化妝,但是沒有帶眼鏡的她,即便是素顏也能夠讓人自慚形穢。

「你幹什麼?還不去照顧那個窩囊廢,擋着我幹什麼,你沒聽過好狗不擋道這句話嗎?」蘇亦涵冷聲說道。

戚依雲淡淡一笑,說道:「聽說以前有人給你下過很重的聘禮?」

「是又怎麼樣,跟你有關係嗎?」時至今日,這件事情依舊是蘇亦涵心裏過不去的一道坎,她感覺自己曾經已經摸到了豪門的門欄,可是卻因為那個男人遲遲不出現,最終便宜了蘇迎夏。

「你想知道下聘禮的人是誰嗎?」戚依雲說道。

「你知道他是誰?」蘇亦涵頓時來了興趣,因為她到現在也不知道對方是誰,心裏非常好奇。

「當然知道,而且我還知道這份聘禮並不是給你的,一直以來,不過是你自作多情而已。」戚依雲笑着道。

蘇亦涵是個非常愛面子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她自作多情,蘇家除了她之外,誰有資格得到這份聘禮。

「你什麼都不知道,張口胡說八道,聘禮不是我的,難道還是你的嗎?你知道蘇家都有些什麼人嗎?那些人,怎麼可能有資格跟我比。」蘇亦涵不屑的說道。

戚依雲深以為然的點着頭,說道:「蘇家其他女人的確沒你漂亮,但是你難道忘了還有蘇迎夏嗎?」

「哈哈哈哈哈。」蘇亦涵捧腹大笑了起來,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一樣盯着戚依雲,說道:「你是從哪冒出來的傻子,全雲城都知道蘇迎夏嫁給了韓三千那個窩囊廢,怎麼可能還有人給她送聘禮。」

「難道你沒有想過,送聘禮的人,是韓三千嗎?」戚依雲說道。

蘇亦涵一愣,接着又笑得人仰馬翻,捂著小腹說道:「你這人真逗,不會是腦子有毛病吧,韓三千送的聘禮,怎麼可能,他那種窩囊廢,有這麼多錢嗎?」

「對了,你還不知道他的身份吧,想知道嗎,我可以告訴你。」戚依雲說道。

「一個窩囊廢而已,能有什麼身份,他就是一堆爛泥,一條死狗。」蘇亦涵冷笑道。

「如果燕京韓家的小少爺在你眼裏只是爛泥死狗的話,你當我什麼都沒說。」戚依雲說道。

燕京韓家的小少爺!

燕京韓家!

這四個字讓蘇亦涵瞬間愣住了,曾經她也這麼想過,可是她覺得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燕京韓家的人,怎麼可能到她們小小的蘇家提親呢?而且韓三千是燕京韓家的人,這更像是個荒誕不羈的笑話。

「我看你真是有病,韓三千要是韓家的小少爺,他怎麼可能入贅蘇家。」蘇亦涵說道。

「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回去問問蘇海超就知道了,他可是非常清楚韓三千的身份,不過他沒有告訴你,大概是怕打擊到你吧。」戚依雲笑着道,隨即走到蘇亦涵身邊,輕聲提醒道:「好心提醒你一句,韓三千的身份是不能曝光出去的,誰要是敢透露這個消息,下場就是死,你應該很清楚燕京韓家有多厲害吧?」

說完,戚依雲邁著輕快的步子離開,之所以要跟蘇亦涵說這番話,是因為她心裏替韓三千打抱不平,憑什麼一個市井女人也有資格對韓三千指指點點?

而且戚依雲也很有把握,蘇亦涵不敢把韓三千的身份暴露出去,特別是當她去蘇海超那驗證韓三千身份之後,蘇海超也不會讓她把這件事情透露出去。

蘇亦涵在原地愣了許久,她不明白戚依云為什麼要給她說這件事情,但如果是謊言的話,遲早會被拆穿,根本就沒有意義。

也就是說,她說的一切,很有可能是真的。

聘禮,是給蘇迎夏的。

而她認知中的窩囊廢,竟然是燕京韓家的小少爺!

這讓蘇亦涵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但是沒有得到蘇海超的證實,她絕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

想當初聘禮送達蘇家,蘇亦涵可是對蘇迎夏狠狠的嘲諷了一番,如果這都是真的,那麼當天她對蘇迎夏的嘲諷,可就變得極為可笑了。

戚依雲回到花園,發現韓三千和一個剃著光頭,穿着病號服的小男孩聊得很開心。

看小男孩蒼白的臉色,應該病得不輕,而在兩人身邊,還站着一個年輕的少婦,估計是小男孩的母親。

戚依雲走近之後,才聽韓三千說道:「哥哥說的話可是非常準的,明天肯定會有人給你送一筆捐款,你以後也能夠好起來,等你長大了,要當個男子漢,好好照顧你媽媽。」

從剛才的聊天當中,韓三千得知小男孩得了重病,而且需要一大筆的治療費用,如果不儘快治療的話,他就活不了多久了,雖然得到了一些社會援助,但是這些錢是遠遠不夠的。更慘的是,當小男孩的父親知道他得病之後,就徹底的人間蒸發,這一切,都靠他的母親才撐到了現在。

「哥哥。」小男孩從褲兜里掏出了一條紅繩子,牽着韓三千的手,綁在韓三千的手腕上,說道:「媽媽說,這能夠保平安,我送給你,希望你能夠快點好起來。」

「傻孩子,哥哥身體倍棒,還是你留着吧。」韓三千說道。

小男孩固執的捏著韓三千的手腕,不讓他取下來,說道:「哥哥,我知道我已經活不了多久了,媽媽為了救我,已經把家裏能賣的全部賣光了,我們家沒有錢,沒有錢再給我治病。」

這番話,就連戚依雲在一旁都有些動容,默默的眼眶泛淚,而那位年輕的少婦,捂著自己的嘴巴,眼淚不停的往下掉。

韓三千摸著小男孩的光頭,笑着說道:「你難道忘了哥哥剛才給你算命,明天就會有人給你錢嗎?」

「哥哥,我知道你是逗我開心的。」小男孩展顏一笑,即便知道自己要面對死亡,他似乎也一點都不害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二十章 聘禮是給誰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