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冷麵閻王

第四百九十章 冷麵閻王

楊萌呆立當場,從她們認識韓三千的第一天起,米菲兒對待韓三千的態度就非常惡劣,一點沒有把他放在眼裡,這和她是不是知道韓三千的身份沒有半點關係。

可是現在,米菲兒卻把自己的過錯,歸責於她對這件事情的隱瞞。

就算沒有隱瞞,她得罪韓三千的既定事實,難道就可以得到改變了嗎?

「菲兒姐,我並不是第一天就知道老韓的身份,而你,卻是在我們見面的第一天就得罪了他。」楊萌淡淡的說道。

「我有贖罪的機會,如果你早點告訴我,事情怎麼會發展到這種地步。」米菲兒猙獰的看著楊萌,並不覺得自己有錯,而是錯在楊萌不告訴她韓三千的真實身份,讓她被一直蒙在鼓裡。

楊萌淡淡一笑,她一直都拿米菲兒當作姐姐對待,所以有時候面對米菲兒的強勢時,她都會選擇忍讓,但是在這件事情上,楊萌忍讓不了,她沒有任何的過錯,憑什麼要為米菲兒做的事情而承擔責任?

「米菲兒,你對我很好我知道,但是我也清楚,你把我當閨蜜,不過就是因為你能夠在我身上找到優越感,能夠讓你時時刻刻感受到自己的優秀而已,以前我從不在乎這種事情,但是現在,我不會再忍受下去。」

「你可笑的高傲,其實一文不值,你什麼都沒有,卻還把自己當作公主,認為全天下的男人都要寵著你,可你有這樣的資本嗎?」

「如果不是你眼高於頂,你怎麼可能會得罪老韓,他身邊那個女人那麼漂亮,你為什麼還要執迷不悟的認為他喜歡你?」

「你真是可笑,可笑至極。」

楊萌一頓炮轟,把自己心裡的所有不滿全部發泄了出來。

米菲兒猙獰的表情變得更加憤怒,因為楊萌字字扎心,可越是把事實說出來,她越是無法承受,因為她活在自己構建的世界當中,一旦被拆穿,這一切假象會讓米菲兒遭受巨大打擊。

「楊萌,我比你優秀這是事實,你憑什麼說我一文不值?」米菲兒咬牙切齒的說道。

「憑你現在什麼都沒有,連工作都會丟掉,難道你還認為這不是你的錯嗎?」楊萌笑了起來,她一而再的得罪韓三千,不斷的在死亡邊緣試探,韓三千已經大度的忍讓了許多,但是她卻依舊得寸進尺,身為局外人,楊萌看到這一切的事情,發自內心的覺得搞笑。

韓三千一句話就可以斷定米菲兒的未來,而米菲兒卻認為自己是個女神,是韓三千高不可攀的女神,這難道不是笑話嗎?

「楊萌,你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你難道忘了這麼多年我是怎麼對你的嗎?你的良心難道被狗吃了嗎!」米菲兒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當然記得,但是你記得這麼多年,每一頓飯,都是我下廚的嗎?或許我對你的照顧,你從來沒有放在心上吧。」楊萌凄然一笑,米菲兒這種人,只會記得自己的付出,而別人的付出卻不被她放在眼裡。

「如你所願,姐妹之情,到此為止。」楊萌說完,回自己的工位去上班了。

雖然這段感情依舊會讓楊萌心痛,但是她不會後悔,在這段閨蜜的感情角色扮演中,楊萌一直都是言聽計從的一方,只要她不同意米菲兒的觀點,那就是在犯錯,每一次楊萌都會選擇乖乖聽話,而現在,也是時候選擇新的生活了。

生活中有很多這種情況存在,一方的小恩小惠他自己會銘記一輩子,可你對他的付出,卻是從不會被他放在眼裡。

半島酒店,自從和韓三千見過面之後,韓嫣一直都心神不寧,她內心的想法早就已經堅定了,要成為家主,要讓韓楓的死不被調查,她唯一的選擇,就是殺了韓立,只有這樣才能夠一勞永逸,但是她卻不知道該怎麼做。

親手弒父,她不怕天打雷劈,只怕計劃不能夠順利進行,一旦被韓立發現,那麼她將會永無翻身之日。

「小姐,你這兩天怎麼了,你要是有什麼心事的話,可以告訴我。」地央對韓嫣問道,自從去見過韓三千之後,地央就發現韓嫣很不對勁,經常會莫名其妙的發獃。

韓嫣並沒有把韓三千說的那件事情告訴地央,畢竟地央是韓立的忠誠手下,如果這件事情得不到地央的認同,計劃也就無從實施。

可是如果沒有地央的幫助,韓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地央,殺韓楓的事情,你也有份。」韓嫣說道。

地央皺著眉頭,韓嫣突然提出這件事情讓他不明其意,難道說韓嫣想棄車保帥,讓他來承擔責任嗎?

「小姐,你不會要我幫你承擔責任吧。」地央說道。

韓嫣搖了搖頭,走到地央面前,說道:「我有一個辦法,能夠保證我們的安全,而且還能夠讓我坐上韓家家主之位,我還可以讓你在韓家擁有與眾不同的地位。」

「小姐,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我一把年紀,已經沒那麼多心思去猜測。」地央說道。

韓嫣深吸了一口氣,表情凝重的說道:「如果我父親死了,今後的韓家,就會由我掌控,而且韓楓的死,也不會被人查出來。」

地央眼神一凝,難怪這些天韓嫣會心神不寧,原來她竟然是在考慮這種事情。

殺了韓立!

地央從不敢有這樣的想法,甚至一點點念頭都不曾有過。

表面上韓立是個商人,可實際上,他卻是個絕對的冷麵閻王,他手下的孤魂野鬼成百上千,皚皚白骨才築起了韓家在米國華人區現在的地位,想要對這樣一位心狠手辣的人下手,所要付出的代價和風險可是無法想像的。

「小姐,你應該知道韓龍的身手,他可是韓家所有保鏢當中,唯一一個有資格被賜予韓姓的。」地央說道。

地字輩是韓家最強保鏢,而韓龍是個例外,他在很多年前就改姓了,一個外姓人能夠在韓立的授權之下姓韓,這是非常大的榮耀,同時這份榮耀也代表了韓龍的強悍實力。

地央聽說以前的韓龍,是某組織的第一殺手,甚至有著殺神名號之稱,韓立的許多對手,都是死在韓龍的手裡,從來沒有過失手的時候,這種百分之百的任務完成率是地央不可企及的。

整個韓家,除了對於韓立的尊敬,地央唯一畏懼的人,便是韓龍。

韓嫣面沉如水,韓龍的確是個巨大威脅,但是她的身份特殊,有很多辦法能夠殺韓立,並不需要直面韓龍,只是在韓立死後,需要給韓龍一個讓他相信的理由而已。

「我是他女兒,是能夠隨意親近他的人,殺他,並不需要武力。」說完,韓嫣掏出了一顆膠囊,繼續說道:「這一顆,足夠讓他死千萬遍。」

看著膠囊的地央眼皮直跳,殺韓楓已經是他做得最出格的一件事情,沒想到現在竟然還要走上殺韓立的路。

「如果你不這麼做,父親遲早會查出韓楓怎麼死的,那時候,我或許會被關在韓家地窖一輩子,而你,會死。」韓嫣說道。

「小姐,既然你才是家主最親近的人,這件事情,不是應該由你去做更好嘛?」地央說道。

「你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情,還有資格拒絕參與嗎?我會親自送菜,而你負責去后廚。」韓嫣說道。

地央呼吸急促,內心經常一番激烈的鬥爭之後,從韓嫣手裡接過了膠囊。

「希望小姐以後成為韓家家主,能遵守承諾。」地央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九十章 冷麵閻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