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擂台賽

第五百零八章 擂台賽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寂靜得只能聽見自己呼吸聲的空間。

韓三千在雲城注入了地心監獄特有的麻醉劑之後,當他再次醒來,便已經身處於這樣的空間。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這裡待了多久時間,因為一片黑暗讓他根本就無法計算時間。

這是地心監獄給每一個『新客人』上的第一課,這樣的環境能夠給人帶來極強的壓抑感,心境稍微脆弱的人必定會在這種環境下崩潰,這將會是每個人來到地心監獄的噩夢。

地心監獄為了保證每個客人的安全,他們不會對住在地心監獄的人實行傷害手段,而是利用這種心理的折磨去控制他們的行為,讓那些人自然而然的不敢在地心監獄亂來。

地心監獄最大的懲罰便是關在禁閉室,也就是這種漆黑無聲的環境里,雖然看似輕鬆,但幾乎每個人在受過一兩次精神折磨之後,都會乖乖聽話,因為這種整個世界彷彿都剩下自己一人的感覺所帶來的精神折磨實在是太痛苦,而且完全無法感受到時間的流逝,更是讓人容易崩潰。

韓三千算是心性非常強大的人,可是在這樣的環境里,也會感受到強烈的痛苦,無法計算時間,這樣的黑暗像是永遠會伴隨著他,腦子裡會開始不由自主的胡思亂想,而各種各樣的想法,便會導致他最終的崩潰。

每當他的心境處於快要崩潰的邊緣時,韓三千就會強行讓自己靜下心來,想想和蘇迎夏在一起的美好時光,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的心態稍微平穩一些。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黑暗中終於迎來了一絲曙光,兩個人高馬大的外國人,把韓三千帶離了禁閉室。

對於長時間沒有接觸光線的韓三千來說,眼睛極度不適應,甚至因為光線而感覺到眼睛刺痛,不自覺的流出了很多眼淚。

如果這時候有一面鏡子的話,韓三千會發現自己消瘦了非常多,就連臉頰都凹陷了,如果蘇迎夏看到這一幕,必然會非常心疼。

當韓三千適應光線之後,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個巨大的鐵籠當中,鐵籠周圍是環繞的三層建築,而這三層簡單的建築更像是一個看台,鐵籠就像是擂台一般。

剛出禁閉室,難道就要跟人打架嗎?

韓三千皺起了眉頭,對於地心監獄有了初步的認知。

不一會兒時間,四面八方傳來了躁動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就像是有人在朝著鐵籠的方向靠近。

「聽說這是一位新人,新人就上擂台,這可是地心監獄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啊。」關勇和地鼠兩人來到地心監獄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對於地心監獄有一定的了解。

這裡會定期的舉辦擂台賽,這個比賽為什麼會存在他們不得而知,但是根據地鼠的猜測,擂台賽或許會通過某種形式向外傳播,而地心監獄用這種方式做著盈利的事情。

當然,這只是猜測而已,地鼠也不敢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

不過關勇所說的新人上擂台,這一點的確是以前地心監獄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看來這位新人不太普通,去看看就知道了。」地鼠沉聲說道。

地心監獄的環境和地鼠來之前所猜想的完全不同,他本以為犯人之間幾乎不太有接觸的可能性,可是來到這裡之後他才發現,地心監獄每天都會有一個開放時間,能夠讓他們自由活動,這時候會出現很多小團體,地鼠曾偷聽過那些小團體說話,幾乎所有人都在交換著彼此對於地心監獄的了解,甚至是謀划著越獄之內的事情。

地心監獄對這種情況選擇視而不見,這是地心監獄方面的絕對自負,他們明知道犯人在一起交流的事情卻沒有制止,說明他們根本就不擔心會有人越獄成功,而且這麼多年以來,地心監獄也的確沒人能夠越獄。

當所有犯人都聚集在三層樓的看台旁時,巨大的鐵籠里只有一個消瘦的身影,帶著黑色頭套讓人看不清真實樣貌。

「卧槽,就這小個子,還能有什麼特別的嗎?」關勇看到鐵籠里的人,一臉意外的說道,在他的想象里,這位新人很有可能是個能打的猛男,所以才會讓他上場,可是眼前的事實,不禁讓他有些失望。

地鼠也有些沒有想到,但他這時候卻發現了一個不同之處,雖然那人蒙著臉,但是他的膚色已經很好了說明了他的身份。

「這個人,是黃種人。」地鼠說道。

「黃種人有什麼奇怪的,就他這身板,想必會被打得很慘吧。」關勇撇了撇嘴說道。

「你這話倒是讓我無法反駁。」地鼠說道。

不止是地鼠和關勇兩人對於這場擂台賽失望,其他的犯人也非常直白的流露出了大失所望的神情,甚至還有暴躁的人敲打著鐵籠,對帶著頭套的韓三千進行謾罵。

「什麼意思,竟然連這種人也有資格進擂台。」

「讓他滾出來,我上,為什麼要讓這種人浪費我們的時間。」

「滾出來,換人。」

「換人,換人。」

不滿的聲音很快就引起了全場人的共鳴,之所以會有這種現象發生,是因為能夠贏得擂台賽的人,可以享受地心監獄帶來的特殊待遇。

監獄雖然是個不愁吃穿住的地方,但女人卻是這些犯人所奢侈的夢,而贏得比賽,便能夠贏得女人,這對於地心監獄的任何一個犯人來說,都是極大的誘惑,只可惜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上擂台的,所以當他們看到韓三千的時候,才會爆發出各種不滿的聲音。

四面八方三層樓不斷有犯人敲擊著鐵籠,鏗鏘之聲震耳欲聾。

這時候,一個身材修長,穿著單薄的女人走進鐵籠,她便是做為這一場擂台賽勝者的戰利品。

對於一個只有男人的監獄來說,突然出現一個女人,其畫面可想而知。

各種嚎叫此起彼伏,每個犯人的雄性荷爾蒙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刺激。

「讓這個廢物滾出來,他憑什麼上擂台。」

「媽的,這樣的好機會,居然浪費在廢物身上,我不服。」

「快讓他滾出來,讓我上,別把機會給這種廢物。」

叫囂聲越演越烈,就連關勇都忍不住咽了咽喉嚨。

「這個女人身材太好了吧,看過這麼多次擂台賽,她算是最漂亮的了。」關勇食指大動,眼睛一刻也捨不得從女人身上離開,希望在腦子裡留下最大的影響。

「是啊,就連我都看心動了。」地鼠忍不住搖頭,也難怪會有這麼多不滿的聲音爆發出來,只要是個女人就能讓這些犯人躁動,更別說是這麼漂亮的女人了。

「話說回來,惹到這麼多人不滿,今後他在監獄里的日子,肯定會非常難過啊。」關勇說道。

雖然他現在是帶著頭套的,但總會有揭開頭套的時候,而且他這種身材非常好認,一旦融入到這個新環境,必然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招來很多麻煩。

「皮肉之苦肯定是少不了,但有一點可以放心,他不會死,地心監獄絕對會保證他的性命。」地鼠說道,這是地心監獄最嚴格的一條規矩,他們不希望任何一個人死在地心監獄,因為這些犯人對於地心監獄來說就是客戶。

就在這時候,嘈雜的擂台四周突然間詭異般的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驚恐的看著韓三千對面方向出現的那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八章 擂台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