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

震感還在繼續,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有驚慌的表現,很顯然大家都習慣了這件事情,就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稀鬆平常,這就讓韓三千感覺更加奇怪了。

如此頻繁的地震,地心卻還能夠堅固不催,這怎麼可能呢?而且如果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真的在地下,地震強度絕對不可能會這麼弱。

除非,所謂的地心,根本就是他們理解上的錯誤,亦或者是一個名字的煙霧彈。

放風時間結束,其他人一溜煙的跑了,似乎都不想和韓三千處在一個空間當中。

很快,現場只剩下了韓三千一個人,面對這種情況,韓三千也是有些無可奈何。

地心關押著這個世界上的重犯,他沒來之前以為這些人的性格都是非常兇猛的,可是沒想到一個個竟然都是軟蛋,實在是讓人意想不到。

不過這一點其實並不難理解,不管性格多強勢的人,在經歷過地心的禁閉室折磨之後,都得乖乖的聽話。

地心就像是一個打磨廠,不管這些人以前多麼鋒芒畢露,多麼囂張狂妄,一旦在這裡住上一兩年,都會變得圓滑一些,畢竟誰也不想莫名其妙的吃苦,誰也不願意去承受那種死寂一般的孤獨。

回到犯房,韓三千摘下了頭罩,臉上由於被尤里踹過一腳,所以傷得很嚴重,以至於都快看不清他的真實樣貌。

對於之前琢磨過的那個問題,韓三千可以斷定事有蹊蹺,但是要怎麼去證實這將會是一個非常難的問題,畢竟他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人生自由,雖然有一定的活動空間,但也是非常有限的。

針對地鼠所說的A區,韓三千非常重視這個地方,韓天養既然沒有在B區露面,如果他真的在地心,那麼A區必然就是關押著他的地方。

這時候的韓三千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面對地心,不管他有多大的力量都使不出來,他不可能以一人之力抗衡整個地心。

韓三千也想過,拉攏這裡的更多人,但是究竟有哪些人是值得相信的,這又是一個難題,一旦遭遇到背叛,地心方面更加不可能放過他。

所以現在韓三千的每一步,都必須要格外的小心謹慎,絕對不能出半點紕漏。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韓三千和其他人一樣,每到放風時間都會出去溜達一圈,放風結束之後,便會回到犯房總結自己所感受到的一切,唯一和旁人不同的就是他帶著的腳鏈,每次出場,必定會讓人心驚膽寒。

他的惡魔形象,已經在地心徹底的塑造了起來,誰也不敢惹,畢竟是個把尤里都打得重傷的人。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對韓三千來說挺漫長的,因為他無法得知時間究竟過去了多少天,這種活著連天日都不知道的感覺很容易讓人迷失。

這天,還不到放風時間,韓三千的犯房門卻突然打開了,這讓韓三千心裡一沉。

平靜了一段時間,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兩個手持電槍的人把韓三千帶出犯房,一路來到了擂台所在地。

很快,四面八方的犯人再度聚集在了一起,不過這一次,沒人敢再小看韓三千,反而替他的對手感到悲哀。

就連尤里都能打重傷的人,誰要是上了擂台,還不得被他給完虐?

「不知道是哪個可憐的傢伙,竟然要跟他打。」

「現在地心,恐怕沒有人會是他的對手啊。」

「尤里最強者的名號,已經在他身上了,我估計他的對手能被直接嚇死吧。」

對於事不關己的其他人來說,這是一場值得調侃的好戲,反正受傷的不是自己。

地鼠站在鐵籠外,暗中細數了一下手臂上的疤痕,距離上次擂台賽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雖然不算頻繁,但又是他上場,這就顯得非常詭異了。

「今天不知道又會是什麼樣的美女。」口乾舌燥的關勇一臉期待的說道,擂台賽是他每天都在盼望的事情,不過他想看的,並不是擂台上打得有多麼激烈,而是出現的女人,能夠給他帶來多強的視覺衝擊。

「除了女人,你的世界里還剩下什麼?」地鼠不屑的說道。

面對地鼠的嘲諷,關勇毫不在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男人為什麼要賺錢,為什麼要有地位,還不是為了女人嗎?再大的江山要是沒有美人做伴,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這種人,還有資格提江山?」地鼠嘲笑道。

「地鼠,你還真別小看我,怎麼說我以前也是老大級別的人物,手下小弟上千,也是有自己的地盤的。」關勇得意的說道,似乎是想到了以前風光無限的日子。

地鼠搖了搖頭,這種老大,他還真看不上眼,說難聽點,也就是痞子流浪的頭子而已。

這時候,一個低沉的聲音響便整個擂台附近。

「只有一個人能夠活著從擂台出來。」

這句話頓時讓現場炸開了鍋。

特別是一些被關在這裡十多年的人,更加感到震驚。

因為有史以來,擂台賽除了尤里失手殺死過一個人之外,從來沒有人會在擂台賽上丟掉性命,而現在,地心竟然把擂台賽演變成了生死戰,這實在是讓人意想不到。

為什麼會有人願意花大價錢把人關在地心?

其主要原因就是他們的敵人,還有價值,那些人不希望敵人死,而又不希望敵人在外露面,所以才會想方設法的把他們關在地心,也就意味著,每個在地心的人,雖然失去自由,但性命卻是得到保障的。

而現在,地心為什麼要做出這種改變呢?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關勇對地鼠說道:「這也是地心專門針對他做出的改變吧,看樣子,地心是非要他死不可了。」

地鼠點著頭,這種規矩,肯定不是用在所有人身上的,否者就違背了地心的存在價值。

但他究竟是誰,值得地心如此針對呢?

「太奇怪了。」地鼠皺著眉頭,滿臉不解。

「什麼太奇怪了?」關勇不明所以的問道。

「地心要他死,有很多種方式,為什麼一定要在擂台上殺了他呢?就連尤里都不是他的對手,還有誰打得過?」地鼠不解的說道,這是他心裡最大的困惑。

地心看似要把這個人逼入死境,但是卻放棄了最直接而簡單的方式,這就顯得非常奇怪了。

「你還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關勇也皺起了眉頭,殺人並不是一件難事,對於地心來說,要他死不過就是一個命令而已,根本就不需要這麼拐彎抹角的浪費時間。

「難道,地心的目的,不是要他死嗎?」關勇問道。

地鼠滿腦子的漿糊,對於其中的原因,他猜不透也想不到。

「還是說,有人想要慢慢的折磨他,不希望他死得太痛快?」關勇繼續說道。

這種可能性,有一定存在幾率,不過地鼠卻覺得整件事情都不太對勁,從他出現的那一刻,地心好像就變了味。

「不管了,先看看他能不能逃過這一劫吧。」地鼠說道。

這時候,作為戰利品的女人出場了,還是上次那個女人,不過穿得更加露骨,這就讓那些觀戰的人徹底興奮了起來。

關勇不停的咽著喉嚨,眼睛一刻也捨不得從她身上離開。

但是地鼠,卻只盯著韓三千,對於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接下來,韓三千的對手也出現了,是一個新面孔,赤裸著上身,暴露著驚人的肌肉和無數觸目驚心的傷疤,顯然是一位久經戰場的人物。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一語驚醒夢中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