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廢物的種

第五百三十四章 廢物的種

蘇迎夏想也沒想就抱着韓念朝房間外走。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她怎麼能夠不去呢?

不時時刻刻的看着韓念,她更加不可能放心。

蔣嵐自然不會讓蘇迎夏去,否者她的計劃可就失敗了,這是唯一能夠把韓念帶走的機會。

「你聽話,留在家裏,讓我去就行了,你現在不能出門,坐月子對一個女人來說,可是人生大事。」蔣嵐急切的勸阻道。

「不行。」蘇迎夏語氣堅定的說道:「我要去,何阿姨,讓門外的人備車。」

何婷一聽到動靜,趕緊跑到了蘇迎夏身邊,問道:「怎麼了?」

「韓念病了,要去醫院。」蘇迎夏說道。

何婷大吃一驚,剛才都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間就病了呢,而且看韓念的樣子,似乎還病得不清。

蔣嵐此時內心的非常焦急的,因為她好不容易想出了能夠帶韓念離開的辦法,蘇迎夏要是跟着,可就全功盡棄了。

「何婷,我們兩去吧,讓迎夏在家裏,外面風大,她現在坐月子,可不能出去。」蔣嵐說道。

何婷身為過來人,她很清楚月子期間保護自己有多重要,一旦落下病根,今後年紀大了,可就要吃不少苦。

「迎夏,你媽說得對,你現在不能去,你在家裏好好休息,我跟她一起,有什麼情況,我第一時間打電話聯繫你。」何婷說道。

「何阿姨,我怎麼能不去呢,你讓我一個人留在家裏,我怎麼放心。」蘇迎夏說道。

蔣嵐這時候從蘇迎夏懷裏接過韓念,說道:「有什麼不放心的,你去和不去,有什麼區別嗎,現在醫院裏,難道還有人敢不重視我們嗎?你就放心的待在家裏吧,別自己又病了。」

「是啊,萬一自己又病了,可就麻煩了。」何婷也在一旁勸說道,當然,她是真的好心為了蘇迎夏好。

蘇迎夏一番掙扎之後,只能說道:「那好吧,你們去,有什麼事情記得第一時間告訴我。」

何婷很細心的拿了一些尿不濕和奶粉,然後便和蔣嵐出門了。

從別墅門裏踏出的那一刻,蔣嵐緊張的心情緩和了很多。

蘇迎夏沒有跟着,她的計劃就成功了一大半,而且還有何婷在,更是連背黑鍋的人都找到了。

兩人上車之後,直奔市醫院,但是在市醫院門口下車之後,蔣嵐立馬抱着韓念上了另一輛車。

何婷不解蔣嵐為什麼要這麼做,但蔣嵐上車之後,她也只能跟着上車了。

「你要去哪,我們不是已經到醫院了嗎?」何婷疑惑的問道。

「我有個更好的醫生,他治療小孩的病更厲害。」蔣嵐面不改色的說道。

何婷沒有生疑,她也不可能想到身為親奶奶的蔣嵐,竟然要害韓念。

車很快就開到了郊區,在何婷想來,蔣嵐找的人,不會是赤腳醫生吧,這種人真的靠譜嗎?

她很想讓蔣嵐回市醫院,那裏更有保證,但是她在蘇家,終究只是個傭人而已,哪有話語權,讓蔣嵐改變主意呢?

來到一個農家小院,還是那位司機。

「你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司機一臉笑意的對蔣嵐說道。

「我說過能做到,就絕對能夠做到,誰也阻止不了我。」蔣嵐淡淡的說道。

「你可是她的親奶奶,這麼狠毒的事情,我看你可是沒有半點愧疚啊。」司機說道。

蔣嵐輕蔑一笑,說道:「愧疚,那個廢物的種,我怎麼可能會愧疚,要不是因為他,我能有今天嗎?」

「不是有他,你的確不會有今天。」司機一語雙關的說道,如果沒有韓三千,蘇家怎麼可能會有今天呢?是韓三千的能力才促使了蘇家有今天的發展,只是蔣嵐不願意承認而已。

蔣嵐所謂的今天,是她的落魄,而並不是蘇家榮耀,因為她眼裏,蘇家得到的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蔣嵐把韓念交給了司機。

這時候何婷才察覺到一絲不對勁的味道。

蔣嵐並不是給韓念找了醫生,而是要把韓念交給這個陌生人,這其中似乎還隱藏着某種交易。

「蔣嵐,你在幹什麼!」何婷驚慌的說道。

蔣嵐一臉冷笑的轉頭看着何婷,說道:「我早就想把你趕出蘇家,只是以前沒有成功,看來老天爺冥冥中有註定,要你替我背這個黑鍋啊。」

何婷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是你的孫女,你為什麼要害她。」何婷情緒激動的說道,俗話說虎毒不食子,蔣嵐這麼做,比老虎還毒啊!

「我什麼時候承認過這個孽種是我孫女,她是那個廢物的女兒,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蔣嵐咬牙切齒的給了何婷一個耳光,繼續說道:「還有你這個賤女人,在我們家白吃白喝這麼久,這是你過得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吧,你這種窮人,有什麼資格主在山腰別墅。」

何婷被這個耳光打得清醒了不少,下意識的想從司機手裏搶過韓念。

司機一腳踹在何婷小腹上,何婷一臉痛苦的蹲在地上。

「這兩個人都交給你了,我不想再看到她們。」蔣嵐對司機說道。

「你在命令我?」司機目光如炬的看着蔣嵐說道。

蔣嵐氣勢頓時間弱了許多,低着頭說道:「我只是給建議而已。」

「滾吧,這裏沒你的事情了。」司機說道。

蔣嵐灰溜溜的離開,到了醫院之後,給蘇迎夏打了一個電話。

「迎夏,何婷抱着孩子不見了,我找遍了醫院也沒有找到。」蔣嵐語氣慌張中帶着急切,而且喘氣劇烈,就像是剛跑了一段很長距離的狀態一樣。

「怎麼可能!」蘇迎夏不可思議的問道,何婷是個什麼樣的人她非常清楚,怎麼會無緣無故的抱着韓念不見了呢?

「你給墨陽打個電話,讓他的人來醫院找找,我懷疑何婷可能是收了某些人的好處,把韓念綁架了。」蔣嵐說道。

對蘇迎夏來說,這種事情如同晴天霹靂一般。

「好。」蘇迎夏慌張中掛了電話,立馬又撥通了墨陽的號碼。

墨陽正在清算著韓念的禮物,對於那些大方出手的商人,他還是挺滿意的。

雖然蘇迎夏不在乎這件事情,可他很在乎,這代表了韓念對雲城造成的影響力。

這可是韓三千的女兒,有這種影響力在墨陽看來,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當墨陽看到蘇迎夏的來電顯示時,以為她要關心禮物的事情,接起電話便說道:「我正在整理,等整理出所有的禮物之後,會給你一個清單。」

「陽哥,韓念不見了。」蘇迎夏說道。

墨陽愣了一下,隨即問道:「怎麼回事。」

「韓念病了,去醫院,可是何阿姨現在和她一起不見了,我媽剛才給我打電話,找遍了醫院都沒有找到她們。」蘇迎夏說道。

墨陽深吸了一口氣,他防範了所有,並且派了上百人到山腰別墅,就是擔心韓念有意外,沒想到還是發生了!

「我馬上派人去找,把雲城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來,如果真是何婷乾的,我要她死無葬身之地!」墨陽咬牙切齒的說道。

敢對韓念產生半點威脅的人,對墨陽來說,只有死路一條。

放下手裏的所有事情,墨陽親自趕到了市醫院,並且在醫院門口和蔣嵐碰了頭。

蔣嵐哭得雙眼紅腫,看到墨陽之後便拉住了墨陽的手,說道:「你快叫人,叫上全部的人去找韓念,一定要找到她。」

墨陽突然伸手掐住蔣嵐的脖子,冷聲問道:「說,這件事情是不是也跟你有關!」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三十四章 廢物的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