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 來晚了!

第五百六十六章 來晚了!

歐陽菲到廁所的時候,發現戚依雲已經換上了一套洋裝,而且還在鏡子面前補妝,這讓她無可奈何的笑了起來。

俗話說女為悅己者容,戚依雲這麼做,很顯然是對剛才那個男人有好感,否者的話,她怎麼可能到廁所來做急救措施呢。

「你還真是臨時抱佛腳,之前幹什麼去了。」歐陽菲一臉調笑的說道。

戚依雲忙著補妝,哪有時間和歐陽菲說話,手上的動作嫻熟快捷,就怕晚了韓三千已經走了。

「不過這小夥子還真是不錯,剛才有個女人勾引他,他連看都沒有看一眼,是個正直的男人。」歐陽菲一臉欣賞的說道,雖然戚東臨說那個女人或許是達不到他的要求,但是在歐陽菲看來,他剛才的眼神根本就沒有逗留在那個女人身上,這就不是要求的問題了,而是他根本就不喜歡這種女人。

戚依雲沒有說話,但是她知道歐陽菲說的不假,因為韓三千對於愛情,對於蘇迎夏的忠誠,就連她也不曾撼動分毫,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怎麼可能做到呢?

「你可得把握住這次機會,你媽我做夢都想要抱孫子,你結了婚,我才有這個機會。」歐陽菲也不管戚依雲有沒有回應她,自娛自樂的自言自語。

終於,戚依雲化好妝了,轉頭對歐陽菲說道:「媽,你看這樣行嗎?」

淡淡的妝容,戚依雲不需要太多的修飾便是渾然天成的絕色美女,這就是她的長相優勢,很多女人需要靠化妝才能夠體現出自己的美色,但是戚依雲不需要,她取下眼鏡就能夠比大多數女人漂亮,化了妝,更是沒人能比得過。

「我的女兒,難道還能有什麼問題嗎?放心吧,很漂亮,沒人比得過你。」歐陽菲說道。

戚依雲還是覺得心裡不太踏實,畢竟是久違的見面,她希望能夠讓韓三千看到最完美的自己。

又是對著鏡子整理了一番之後,戚依雲才罷休。

歐陽菲忍不住說道:「你要對自己有信心才是,就算不化妝,我相信那個男人也會被你迷得死死的。」

戚依雲心裡嘆了口氣,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只可惜她在雲城的時候,已經做過無數次的嘗試,可是沒有任何一次能夠讓韓三千動搖。

對於其他男人,戚依雲一個媚眼就能夠讓他們拜倒在石榴裙下。

可是韓三千,就像是戚依雲面前的一道天峰,根本就不是輕易能夠越過的。

來到拍賣會場,拍賣方已經開始打包所有的拍品準備送去韓三千的家,而這時候,韓三千早就已經立場了。

「爸,那個人呢?」戚依雲沒有看到韓三千的身影,焦急且慌亂的跑到戚東臨身邊問道。

「哎。」戚東臨嘆了口氣,說道:「已經走了,你說說你,我之前就提醒過你好好打扮一下,你非不聽,現在知道後悔了吧。」

看到換衣服化妝之後的戚依雲,戚東臨不用問也知道她去幹什麼了,只可惜補救得太晚了。

戚依雲心裡頓時覺得空蕩蕩的,雙眼無神的望著韓三千剛才所坐的位置。

「不過呢,你也不用擔心見不著他,我剛才已經和拍賣公司打聽過了,知道他住在哪。」戚東臨一臉得意的說道。

戚依雲目光如炬的看著戚東臨,問道:「爸,他住在哪?」

「你是個女孩子,可要矜持一點,不用這麼急去找他吧。」戚東臨說道。

戚依雲心裡有多著急,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恨不得今晚就把韓三千五花大綁的捆在床上,畢竟好不容易才能夠看到韓三千,她不想錯過這一次機會,而且她還有很多問題想問韓三千,比如說關於韓念,比如說他為什麼不回雲城。

「爸,你快告訴我吧。」戚依雲說道。

歐陽菲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說道:「趕緊說,沒看到女兒都這麼著急了嗎?」

原本戚東臨還打算逗一逗戚依雲,但是歐陽菲開口了,他可不敢再賣關子,只能如實的把地址告訴了戚依雲。

「我打聽到,他就是傳說中那個大人物,所以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離開米國,你把握住機會吧。」戚東臨說道。

戚依雲內心有一股衝動,馬上去和韓三千見面,但是她內心又有一些害怕,怕這一次的見面,同樣會被韓三千無情拒絕,所以得知了韓三千的地址之後,她反而不是那麼急切了。

「我們回家吧。」戚依雲說道。

對於戚依雲的態度突然變化,戚東臨和歐陽菲都有些不解,這女兒今天怎麼會這麼怪異,剛才還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怎麼突然間又淡定下來了?

這三分鐘熱度,消失得未免也太快了吧。

韓三千所住的地方,並不是豪華的別墅亦或者古堡,而是普通的臨街小院,這樣的房子在米國非常常見,當然,也可以稱之為別墅,只是豪華程度並沒有太高而已。

回到家裡,一位染著黑髮的漂亮女生已經在門口等待多時了。

「我叫袁玲,是你的助手。」袁玲是被公司派來協助韓三千的,其主要的任務就是幫助韓三千了解南宮家的公司在米國的情況。

韓三千點了點頭,說道:「等會兒拍賣公司會送一批東西過來,你幫我搬進家裡吧。」

袁玲做的是文職,可不是賣弄苦力的,而且她只是一個女人而已,韓三千竟然讓她干這種活兒。

「你要是做不了的話,就不用留在我身邊了。」韓三千繼續說道,然後回了家裡。

韓三千知道,袁玲不止是助手,而且還是南宮博陵派來監視他的,所以對於這個女人,韓三千第一感覺就不太好。

袁玲無奈的等在門口,她知道韓三千是想用這種方式逼她主動離開,但越是這樣,她就越是想要證明給韓三千看。

可是當拍賣公司的貨車到了之後,袁玲徹底傻眼了。

這是買了什麼東西,竟然裝滿了整整半個車廂!

這麼多東西,要她一個人搬進家裡,命都會累沒的。

看到那些工人一件又一件的搬下車,袁玲走上前對工人說道:「你們不能幫忙搬進家裡嗎?」

「不好意思,我們得到的酬勞,只有運送和卸貨,不負責搬運。」工人說道。

在米國,人工貴是常態,而且每一件不同的事情,都需要付不一樣的工錢,哪怕只是舉手之勞,這些工人也不會多干一分,這和國內的情況是明顯不同的。

袁玲焦急的回到家裡,發現韓三千正在客廳里悠哉的看著電視,說道:「你買了什麼東西,為什麼不直接讓工人搬進家裡來。」

「也沒什麼東西,打包了一家拍賣公司而已。」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袁玲一臉錯愕,打包了一家拍賣公司,這傢伙也太敗家了吧!

「至於為什麼不讓工人搬進來,我聽說搬進來還得多收錢,所以就讓他們放在門口了,這不是有你嘛。」韓三千繼續說道。

袁玲咬著牙,他這擺明是故意刁難自己啊。

工人的搬運錢和他打包整個拍賣公司相比,算得了什麼呢?

「你還真是會精打細算啊。」袁玲咬牙切齒的說道。

「謝謝誇獎。」韓三千一臉笑意的接受讚賞。

袁玲恨得牙痒痒,憤然轉身離開了家。

看著家門口堆積如同小山的物件,袁玲感覺一陣絕望,這些東西要是讓她一個人搬進去,還不得把整條命搭進去嗎?

不過韓三千想用這種方式逼她離開,顯然是她所不能接受的。

「搬就搬,有什麼大不了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六章 來晚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