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 是死是活!

第五百七十七章 是死是活!

小島國家。

南宮博陵坐在自己的書房裡,臉上堆積著非常滿意的笑意。

從袁玲傳回的消息看來,韓三千似乎已經沉浸在金錢的魔力之下,如他所想,這世上,怎麼可能會有不愛錢和女人的男人呢?

任何人在巨大的金錢誘惑面前,都將迷失自我,即便是韓三千也不會例外。

「錢是個好東西,能夠幫你得到任何想要的東西,盡情的花吧,我南宮家族有用之不盡的金錢。」南宮博陵笑著自言自語。

以前在南宮博陵的眼裡,只有南宮晏才有資格帶領南宮家走向更輝煌的階段,但是現在,由於韓三千的出現,南宮晏對南宮博陵來說已經是雞肋,食之無味。

哪怕是能夠控制韓三千的南宮隼在他眼裡,也是個可有可無的人,畢竟這種控制不管因什麼而起,在南宮博陵看來都是不穩定的因素,唯一能夠讓韓三千真正把自己當作南宮家的人,為南宮家付出的辦法,就是扶持起韓三千。

南宮博陵不會在意韓三千不純粹的南宮血脈,只要能夠在有生之年看到南宮家進入那個層面,對他來說付出任何代價都不足惜。

血緣關係,對南宮博陵來說,不過是一種羈絆而已。

站起身,走出書房,南宮博陵來到了南宮隼所住的房間。

這段時間的南宮隼心力交瘁,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找來的幫手,現在在南宮博陵心目中的地位竟然會超越他,而且今後南宮家族的家主,更有可能會落在韓三千手裡。

這是南宮隼無法接受的事情,所以他絞盡腦汁想要阻止這件事情發生。

但是南宮博陵對他和南宮晏的管控非常嚴格,一旦讓南宮博陵知道他在暗中對付韓三千,後果就會更加嚴重,所以南宮隼沒有膽子輕舉妄動。

聽到敲門聲,南宮隼誤以為是南宮晏又來找他,想利用他當作槍使。

一副不耐煩的表情打開門之後,南宮隼呆住了,隨即也收起了臉上的厭煩表情。

「爺爺,你怎麼來了。」南宮隼訝異的問道。

南宮博陵直接走進了房間,還沒開口說話,南宮隼心裡便有一種強烈的不詳預感。

他可以控制韓三千,是因為韓念在他手裡,如果南宮博陵要求他把韓念教出來的話,他將會失去最後一個保障。

「知道韓三千對南宮家來說意味著什麼嗎?」南宮博陵淡淡的問道。

南宮隼低著頭,這個問題他不用想也知道南宮博陵要說什麼,但是他非常不甘心,韓三千本是受他控制的,他也有能力讓南宮家進入那個層面,憑什麼要提拔韓三千呢?

「爺爺,難道你要南宮家今後的家主姓韓嗎?」南宮隼說道。

「南宮家的家主姓什麼,對我來說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可以給南宮家族帶來什麼,你和南宮晏都做不到的事情,但是他能夠做到,難道就僅僅因為他姓韓,我就要放棄這個機會嗎?」南宮博陵對這件事情的執念超越了任何事,因為他的時間已經越來越短,如果不能儘快的搞定,他的有生之年,將不會看到南宮家族的輝煌。

「爺爺,我也能夠自耦到。」南宮隼說道。

南宮博陵不屑一笑,說道:「你可以控制他一時,但是能夠控制他一世嗎?而且想要他真心為南宮家做事,就不能用這種威脅的手段,否者永遠都不會得到他的心。」

頓了頓,南宮博陵繼續說道:「而且當他進入那個層面之後,你覺得你還有什麼資格威脅他?他的一句話,甚至可以滅了整個南宮家族。」

南宮隼沉默不語,滅了整個南宮家族?這種嚇唬人的話他可不相信,那個層面的人的確很厲害,但是南宮家族的勢力一旦搬上檯面,那將會震驚整個世界,就算是那個層面的人也不敢輕易對付南宮家族,更何況的滅族呢?

「說吧,你究竟用什麼要挾他。」南宮博陵問道,這才是他來找南宮隼的目的。

南宮隼深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說道:「爺爺,如果我不願意告訴你呢?」

「地牢曾把我的一個兒子關到死,你認為你有資格跟我講條件?」南宮博陵淡淡道。

南宮隼背脊瞬間冒出了冷汗,他知道,南宮博陵能說出來的話,就絕對不是威脅那麼簡單,他是完全做得出來的,畢竟這也不是南宮博陵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了。

「爺爺,他女兒在我手裡。」南宮隼不情願的說道,面對地牢威脅,他只能夠妥協,不然那暗無天日的地牢,將會是他生命的終點。

「女兒,他已經結婚生子了?」南宮博陵詫異道,他沒有過於去了解韓三千以前的生活,在他看來,韓三千的這種年紀,正是遊離花叢的風流之念,沒想到居然結婚了,甚至連孩子都有了。

「不錯。」南宮隼說道。

「難怪了,你讓他承認是狗他也沒有反抗,他女兒多大了。」南宮博陵問道。

「剛滿一個月。」南宮隼說道。

一個月!

南宮博陵蹭的一下站起身,走到南宮隼面前,目光冰冷的問道:「是死是活!」

一旦南宮隼照顧不周,讓韓三千的女兒死了,這個後果,將會有整個南宮家族來承擔,如今已經一隻腳跨進那個層面門欄的韓三千,必然會讓南宮家族血流成河,所以南宮博陵這一刻非常害怕,害怕南宮隼為了便利,早就已經把這個嬰兒殺了。

「爺爺請放心,她活得很好,我抓了韓三千家裡的保姆在照顧他女兒。」南宮隼說道。

南宮博陵抹了一把額頭冷汗,長吁了一口氣,還好南宮隼沒有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不然的話,這可就是個大麻煩了。

「她在哪。」南宮博陵問道。

南宮隼低著頭不肯說話,畢竟這是他能夠得到家主之位的唯一仰仗,如果交給了南宮博陵,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再問你一遍,她在哪。」南宮博陵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個狀態,說明他已經非常憤怒了。

「爺爺,求你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夠做到讓你滿意的。」南宮隼說道。

南宮博陵一腳踹在南宮隼的小腹上。

南宮隼連退了幾步之後,一臉痛苦的倒地。

南宮博陵幾步上前,再次走到南宮隼面前,俯視著說道:「我不允許任何人讓這件事情有意外,我可以告訴你,你這個廢物,永遠也沒有機會成為南宮家的家主,如果你還想繼續享受南宮家族帶來的榮華富貴,我勸你別耽誤我的時間,不然的話,你的下場只有地牢鐵籠。」

南宮隼捂著肚子,疼得額頭冷汗直冒。

南宮博陵的這番話,已經斷絕了他所有的希望。

南宮風已經死了,他不想死。

「在雲城,她在雲城,爺爺,我馬上把地址給你。」南宮隼說道。

南宮博陵冷冷一哼,說道:「雖然你是我孫子,但是你應該清楚我從不把這種血緣關係看在眼裡,所以你想要做什麼之前,最好想清楚後果,我不會因為你是我孫子而對你手下留情。」

「知道了,我知道了,爺爺。」南宮隼說道。

南宮博陵得到地址之後,離開了房間。

南宮隼滿臉怒火的走到沙發旁坐了下來,現在南宮博陵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不管是南宮晏還是他,都已經沒有資格得到家主之位,如果繼續這麼認命下去,今後的南宮家,可就真的要落在韓三千手裡了。

不得已之下,南宮隼只能給南宮晏打了電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七十七章 是死是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