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不一樣的禮物

第六百零二章 不一樣的禮物

除了馬家之外,相同的情況,幾乎在各大世家當中都有發生,每個家族長輩都在叮囑著家中晚輩這段時間消停點,不要給自己惹上任何的麻煩。

韓天生的出山,人人自危,而眾多家族當中,有一個卻是例外,他們不僅僅是擔心,而是害怕,怕到一家人坐在客廳里,每個人都面色慘白,瑟瑟發抖。

「爸,要不你的大壽就改期吧。」

「怎麼能夠隨隨便便改期呢,請柬已經全部發出去了,而且後天就是大壽的正日子,在這時候改期,豈不是讓人看笑話嗎?」

「看笑話又能怎麼辦,韓天生出山鬧這麼一出,誰知道他想幹什麼,我們家在這時候當出頭鳥,萬一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

說話的人是吳家晚輩,而大壽正主吳友峰坐在沙發上,表情異常嚴肅。

他和韓天生是同輩人,曾經還有過一些過節,但是這些過節當年韓天生並沒有報復,而是隨著他隱退之後不了了之,吳友峰擔心韓天生這一次會舊事重提,但是取消壽宴舉辦,並不會影響韓天生的報復。

「爸,還是你拿主意吧,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吳友峰的兒子對他問道。

吳友峰沉聲說道:「大壽如期舉行,如果韓天生真要找我麻煩的話,我辦不辦大壽又有什麼關係呢?」

「爸,韓天生一把年紀了,應該不會再折騰了吧?」吳友峰兒子弱弱的問道。

吳友峰苦苦一笑,同為韓天生那個時代的人,他非常清楚韓天生的性格,如果他沒有折騰的心思,又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出山呢?

這一次,只能看是哪個倒霉蛋運氣不好了。

「想太多也沒有用,走一步看一步吧,給韓家重新送一份請柬。」吳友峰說道。

吳家眾親戚臉色都不太好看,似乎他們已經認定了韓天生不會放過吳家。

新的請柬很快就送到了韓家。

當韓嫣把這件事情告訴韓天生之後,問道:「爺爺,我們要去嗎?吳友峰這種人的壽宴,不值得您親自出面吧,要不還是我代勞吧。」

韓天生淡然一笑,說道:「沒想到這個老東西還沒有死,居然還要舉辦壽宴,想當年,我和他之間的仇怨還沒有解開呢,正好趁著這一次壽宴,把以前的帳算清楚。」

韓嫣眼皮直跳,韓天生要算賬,這就絕對不是小事啊,看來韓天生這三個字,將會再次響亮於華人區了。

「爺爺,需要準備什麼賀禮嗎?」韓嫣問道。

「上好的桃木棺材一副。」韓天生說道。

韓嫣心中一震,壽宴送棺材!這是要讓吳友峰死啊。

「好,我這就去準備。」韓嫣說道。

韓天生嘴角噙著淡淡笑意,自言自語的說道:「吳友峰,沒想到當年放過你一馬,如今你竟然還有利用價值,就用你的命,讓我韓天生三個字重新震懾一下華人區吧。」

韓三千家裡。

當戚依雲知道韓天生出山的消息之後,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她對於韓天生的以前做過非常詳細的了解,這人可是極端心狠手辣的存在,做事從不會手軟,完全就是一個冷血動物,當年他的突然隱退有各種小道消息滿天飛,但是在戚依雲看來,那些消息都是假的,真實隱退的原因,只有韓天生才知道。

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韓天生的隱退,讓華人區許多人都鬆了口氣。

可是誰能夠想到,韓天生會突然間又出山了呢,這對於華人區造成的動蕩,堪比十級地震!

「你怎麼了?」韓三千去了一趟賽場之後,回來發現戚依雲坐在沙發上出神,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樣,心裡不禁有些害怕,不會是真出現了兩道杠之類的事情吧。

「韓天生出山了。」戚依雲對韓三千說道。

「韓天生?」韓三千皺眉說道。

「韓家上一任家主,也就是他帶領著韓家走向了輝煌,韓家真正的核心人物,沒有他,絕不會有韓家的今天。」戚依雲解釋道。

韓天生,韓天養!

韓三千目光一凝,雖然他不太了解米國韓家的真實情況,可是聽這名字,這似乎是兩兄弟。

這事,韓三千沒有聽任何人提起過,爺爺竟然還有一個兄弟!

「出山又如何?」韓三千不屑的說道。

戚依雲知道韓三千不理解韓天生的為人,所以才會這麼不在乎,只能說道:「你要是知道韓天生的為人,就絕對不會這麼說了,他的冷血程度是你無法想像的。」

「他再冷血,跟我有什麼關係呢?」韓三千無所謂的說道。

「你就沒有想過,他的出山會跟你有關係嗎?」戚依雲問道,在她看來,這事很有可能是因韓三千而起的,韓天生就是為了對付韓三千才會出山,所以她才會這麼擔心。

「兵來將擋,我難道還要怕一個老頭子嗎?」韓三千不屑道。

戚依雲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從內心而言,她是相信韓三千的,但是事實卻讓她無法輕視韓天生,她也不希望韓三千掉以輕心而失足成恨,畢竟以韓天生的手段,韓三千一旦落在韓天生的手裡,很有可能會丟了性命。

「你還是小心點吧,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就算不考慮自己的安危,也要替她們著想,而且,你很有可能會有兩個孩子呢。」戚依雲說道。

每當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韓三千都會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讓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最近腰真酸,我聽很多孕婦說,懷孕之後就會有腰酸的癥狀。」戚依雲捶著自己的腰說道。

韓三千眼皮直跳,說道:「可能是你坐太久的原因,趕緊休息一會兒吧。」

戚依雲直接趴在了沙發上,對韓三千說道:「要不你給我揉揉吧,畢竟我有可能懷了你的骨肉呢。」

韓三千笑也不是,哭也不是,說道:「我還是給你請一個專業的按摩師吧,我這力氣,給你腰按壞了可不好。」

「不行。」戚依雲嘟著嘴,不滿的說道:「我就要你,趕快來。」

坳不過戚依雲的韓三千,只能妥協,但是他的動作非常小心,生怕傷害到了戚依雲。

韓三千不願意接受戚依雲懷孕的現實,但是如果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他絕不會逃避自己的責任,一個男人,如果連這種承擔都做不到的話,還叫什麼男人呢?

至於蘇迎夏那方面,就只能想辦法去解釋了。

正享受著韓三千按摩的戚依雲,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韓三千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她全身的肌肉緊繃了起來。

「你怎麼了?」韓三千好奇的問道。

「吳友峰要過大壽啊!」戚依雲驚訝的說道。

「一驚一乍的,這吳友峰是什麼人,值得你這麼關心?」韓三千問道。

「吳友峰倒不是我什麼人,不過他以前和韓天生有過節,後天就是他的大壽,正巧這時候韓天生出山,這次壽宴,恐怕不會只是壽宴那麼簡單了。」戚依雲心裡不禁為吳友峰叫苦,這時間點對於吳家來說實在是太尷尬了。

「韓天生難不成還要去鬧一場風波?」韓三千疑惑道。

「以韓天生的性格,很有可能,而且這風波,絕對不小,看著吧,韓天生這三個字,恐怕會因為這次的大壽,再次響徹整個華人區,現在年輕一輩的人,都不知道韓天生究竟有多厲害,這一次,估計能讓他們長見識了。」戚依雲的語氣中,隱隱有一些期待,這倒不是落井下石,而是她很想知道韓天生會怎麼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零二章 不一樣的禮物

20.34%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