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那是一把劍

第六百三十一章 那是一把劍

當炎君感受到韓天養那一臉冷意的時候,不需要韓天養再次開口,他便主動說道:「那是一把劍,而且是針對韓家的劍,如果沒有你,三千對於韓家不會有任何感情。」

劍!

韓天養眼皮直跳,這種解釋非常合理,而且也說明了韓三千對於韓家的怨念有多深,但這也不能怪韓三千,從小他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有這樣的心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要知道,當年的他,也不過是個孩子而已,硬生生被逼得縱身商界,甚至是殺人,誰也無法理解當時的韓三千頂着多大的壓迫。

「幸好有這股怨念在,若非如此,今天的他,或許和韓君沒有區別。」韓天養淡淡的說道。

炎君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因為這種假設是沒有意義的,誰也不知道在不同的情況下,韓三千會變成什麼樣,或許,他也會更好。

「不管如何,今天的他,足以傲視很多人了。」炎君說道。

韓天養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走吧,去祠堂看看。」

韓立來燕京的事情,韓天養早就聽炎君提起過了,大鬧祠堂,挖了他的墳,韓立曾以極高的姿態俯視燕京韓家,甚至就連同族祖宗都不放在眼裏。

雖然說韓立已經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了代價,但是這對於韓天養來說,遠遠不夠,

他犯下的錯,性命不足以彌補,這筆債,便要韓天生來還,這也是韓天養為什麼會來燕京的原因。

祠堂內,被韓立搗亂過後的一片狼藉依舊是當初那樣,施菁沒有去整理,因為在她的心裏也憋著一口氣,施菁認為誰搗亂的,就應該由誰來複原,不過讓施菁沒想到的是,韓立竟然會直接死在了韓三千手裏。

「施菁的性格,像及了南宮千秋,或者說她們本就是同一種人,看來她對於韓立的仇恨值也非常深啊,之所以沒有整理這裏,大概是想讓韓立來吧。」看着眼前的一切,炎君笑着說道,這麼多年在韓家,他對於施菁的理解非常深,在他認為,施菁完全就是復刻版的南宮千秋。

「她和南宮千秋相比,還有一定的距離,畢竟南宮千秋是帶着很大怨念來到燕京的。」韓天養說道。

這一點炎君承認,施菁的能耐和南宮千秋相比,的確還差得遠,不過這並不妨礙施菁隱藏着的那顆蛇蠍之心,不過以韓家目前的狀況來看,施菁不太可能成長為南宮千秋那樣了。

韓三千不再是當初的那個懦弱小子,韓家也不再會有帝王相之爭,施菁也不需要像南宮千秋那般活在算計當中。

「這些東西,就留着韓天生來複原吧。」韓天養淡淡的說道。

「恐怕會把那個老東西氣得吐血吧。」炎君笑着說道。

韓天生是個極度高傲的人,他甚至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在眼裏,韓家列祖列宗對他而言就像是不願提及的恥辱,要讓他把這些靈位複位,對於韓天生來說,也是莫大的羞辱了。

「他早就忘記了做人的根本,不管多優秀的人,也沒有忘祖的資格。」韓天養說道。

雲城機場。

當韓天生和韓嘯兩人下飛機之後,韓天生眼神中那種強烈的不屑溢於言表,比當初韓嫣來到雲城時那種發自骨子裏的反感更為強烈。

「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還會回到這個地方來。」韓天生不屑的說道。

韓嘯並沒有韓天生這麼強烈的排斥感,他也不明白韓天生的這種感覺從何而來,或許,這個地方曾給韓天生帶來了屈辱,所以才讓他有這麼強烈的排斥感吧。

「我們直接去找韓天養嗎?」韓嘯問道。

「當然。」韓天生點着頭說道:「這個地方我一天也不想多待。」

韓嘯點了點頭,攔了一輛車,直接朝雲頂山別墅而去。

雲頂山別墅區的規矩依舊非常嚴格,一切外來人員沒有資格入內,除非是業主通知安保部的情況下,門衛才會放行。

韓天生和韓嘯兩人,自然被攔在了門口。

「你敢攔我?」韓天生怒視着保安,在華人區就沒有他想去而不能去的地方,這種被人攔下的感覺對於韓天生來說,已經幾十年沒有試過了。

「對不起,我們小區有非常嚴格的訪問規矩,如果您有朋友或者親戚住在這裏的話,可以先聯繫他們。」保安非常客氣的對韓天生說道,畢竟韓天生看上去就不是一般人,一個小小的保安哪怕有天家在背後罩着,也不敢太過狂妄,畢竟現在的雲城,天家已經大不如以前了。

「你最好給我滾開,不然的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韓天生冷聲威脅道。

保安一臉為難,說道:「這是別墅區的規矩,還請您別為難我一個小小的保安,我也不過是混口飯吃而已。」

這時候,韓嘯在一旁對韓天生提醒道:「我們不是來鬧事的。」

這一次來雲城,韓天生可是想要韓天養幫忙說服韓三千,如果他們的態度如此狂妄的話,在韓嘯看來,韓天養根本不可能幫忙。

韓天生壓抑下心中的怒意,要是在華人區,他早就讓韓嘯出手殺人了,對於這種敢攔下他的人,只有死才能夠得到深刻的教訓。

「我找蘇家,你通知他們吧,就說韓天生來了。」韓天生對保安說道。

保安慶幸自己剛才的態度並沒有表現出狗眼看人低的姿態,這老傢伙居然是來找蘇家的,如今的蘇家,勢頭可是比天家還要猛,已經隱隱有了成為雲城第一世家的趨勢,可是誰都不敢招惹的。

「好,請您稍等。」保安彎腰點頭的說道。

提到蘇家,保安的態度明顯有很大的變化,這讓韓天生嗤之以鼻,以他的地位,竟然還要提到蘇家才能夠讓一個小小保安對他態度改觀,這就像是在變相的羞辱他一般。

「等這件事情搞定,給我殺了他。」韓天生對韓嘯說道。

韓嘯對於韓天生的命令只能點頭,雖然他內心覺得這個保安有些無辜,但韓天生既然要他死,他便只有死路一條。

山腰別墅。

蘇迎夏接到了安保部的電話之後,顯得非常疑惑,韓天生這三個字對她來說非常陌生,她並不知道對方是誰,但內心卻覺得這個人似乎和韓天養有着很深的關係。

「媽,有一個叫韓天生的人來了,你知道他是誰嗎?」蘇迎夏對施菁說道。

聽到這三個字,施菁身體明顯一顫。

韓天生!

這不就是要逼得整個韓家無路可走的那個傢伙嗎?

對於消息不靈通的施菁來說,韓天生的出現讓她非常驚訝,而且韓天養偏偏在這個時候回了燕京。

「媽,你怎麼了?」見施菁愣著不說話,蘇迎夏疑惑的問道。

蘇迎夏的話打斷了施菁的思路,不過施菁內心對於韓天養回燕京的事情已經有了一定的猜測。

他肯定是已經知道韓天生會來雲城,所以才會回燕京。

雖然韓立已經死了,但是一片狼藉的靈堂,似乎有人替他收拾。

「這是你爺爺的親哥哥。」施菁說道。

「親哥哥!」蘇迎夏一臉震驚,她從來沒有聽韓三千提起過這件事情,沒想到韓天養竟然還有一個哥哥。

「讓他進來吧。」施菁說道。

蘇迎夏木訥的點了點頭,說道:「好。」

得到安保的放行之後,兩人沿山路而上,韓天生忍不住嘲諷道:「就這樣的破地方,竟然就是雲城最豪華的別墅區,真是個笑話。」

「他現在還住這種地方,看來還是跟當年一樣廢物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一章 那是一把劍

21.47%
目錄
共29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