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誰才是笑話

第六百三十四章 誰才是笑話

韓天養這句話直指佛心,就連韓嘯聽了也不得不承認韓天生現在的處境的確沒有資格在韓天養面前高高在上。

但是韓天生卻依舊放不下自己的架子,因為他早就已經習慣了在韓天養面前的高傲姿態,哪怕他願意來到燕京,哪怕身體已經做出了妥協,但是在他的內心裏,他不會承認自己是來求韓天養的,而是打着協商的旗號。

「韓天養,你認為你可以威脅到我嗎?」韓天生淡淡的說道。

韓天養笑了起來,說道:「我需要威脅你嗎?韓天生,你想過自己為什麼會有今天嗎,這不過是你咎由自取,你太目中無人,遲早有一天會遭到這樣的下場,沒有任何人威脅你,而是你自己一步步把自己送進深淵。」

頓了頓,韓天養繼續說道:「你現在大可以離開,但是你敢嗎?」

敢嗎?

在韓天生的人生中,他沒有不敢做的事情,整個華人區有多少人死在他腳下,那些皚皚白骨伴隨着韓家的強大累計得越來越多,韓天生從不畏懼任何事情,任何狀況。

可是現在,韓天生自問自己敢嗎?他卻無法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

如果一走了之,韓三千恢復之後,他必定會躺進那口棺材,在有翌老這種天啟大人物的庇護之下,韓天生不可能會是韓三千的對手。

而且整個米國韓家,都會為此而落寞。

韓天生一手建立起韓家的今天,這是他人生中最為自傲的事情,他絕不願意看到韓家毀在自己手裏。

「我帶你去看一個地方。」韓天養說完,率先朝宅子裏走去。

韓天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韓嘯,等到韓嘯點頭之後,他才跟上了韓天養的步伐。

韓家祠堂,靈位凌亂,很顯然是被人刻意搗毀的。

「這是韓立親手砸掉的,這是我韓家列祖列宗,而韓立卻一點都不放在眼裏,既然他是你兒子,他做錯的事情,就應該由你來彌補。」韓天養說道。

「你什麼意思?」韓天生皺眉問道。

「我要你跪下,把一塊塊的靈位復原。」韓天養語氣堅定的說道。

跪下把靈位復原?

韓天生瞬間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意。

什麼列祖列宗,他從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裏。

韓天生自認為韓家一代,沒有一個人的出息能夠勝過他,他帶領韓家走入輝煌,哪怕這些祖宗在世也應該對他恭敬,應該以他為榮,而這樣的人,是沒有任何人有資格讓他跪下的。

「韓天養,你瘋了嗎,要我給他們跪下!」韓天生怒聲說道。

韓天養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一個人有再大的出息,也絕對沒有忘本的資格,韓天生,你確實給韓家創造了一個輝煌的時代,但是沒有他們,你能從石頭縫裏蹦出來嗎?」

「哈哈哈哈哈。」韓天生仰天大笑,不屑的說道:「難道就因為他們比我年長,難道就因為我生在韓家,他們就有資格讓我跪下了嗎?這真是一個大笑話,我無論生在哪,今天也會有這樣的成就,跟他們毫無關係,僅憑這一點就想讓我下跪,真是可笑。」

在米國韓家,從不會有祭祖之內的活動,因為韓天生不屑做這些事情,在他的眼裏,從來都是以能力於人定位,而並非以年紀和輩分。

「我看你就是一個笑話。」韓天養冷聲說道,一個連自己祖宗都不放在眼裏的人,竟敢大談成就?這種人,無論站在多高的位置都不可能得到尊重,因為他根本就不懂得尊重二字的涵義。

「韓天養,你再這麼跟我說話,信不信我殺了你。」韓天生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不怕死,你怕嗎?要跟我在黃泉路上做伴嗎,韓天生,以你的性格,願意跟我走上同一條路嗎?」韓天養淡然的說道,從他臉上看不出絲毫畏懼。

對於韓天養來說,地心之行猶如去地獄走了一遭,他認為自己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自然不會再畏懼死亡。

但是韓天生不一樣,他之所以能夠放下身段來到燕京,不就是為了活下來嗎?而且他非常清楚,如果他真的敢殺了韓天養,那麼這件事情的結永遠都解不開,而他也只有面臨死亡。

「和你這種廢物一起死,你有資格嗎?」韓天生嗤之以鼻的說道。

韓天養無奈的搖了搖頭,韓天生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就像是烙印在骨子裏一般,連死也要分和誰一起,有區別嗎?

「你認為我沒有資格沒關係,但結果不是你有能力掌控的,而是在我的孫子手裏。」韓天養說這番話的時候,刻意在孫子兩個字上加重的語氣,表達的意思非常明顯,你的命既然在韓三千手裏,還有什麼資格跟我叫囂呢?

韓天生不是傻子,自然能夠聽懂這番話的涵義,肺都快要氣炸了。

想想米國韓家的那幾個後輩,要麼是窩裏斗,要麼就是一事無成,和韓三千有着天壤之別。

不論韓三千是運氣使然被翌老看重,還是他真的有實力,如今他所具備的能力,是韓天生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去詆毀的。

「我可以把這裏的靈位復原,但是你想讓我跪下,休想。」韓天生退讓了一步,在他看來,既然他已經答應了韓天養的一半條件,韓天養就沒有資格得寸進尺了。

但是韓天養這麼做,並非得寸進尺,而是他一開始的條件便是如此。

「你還是走吧,等你死了之後,米國韓家自然會有人來替你做這件事情。」韓天養說完之後,停頓了一下,繼續開口對炎君說道:「炎君,送客。」

炎君點了點頭,走到韓天生兩人面前,說道:「二位請吧。」

韓天生的憤怒瞬間攀升到了頂點,面目猙獰的對韓天養說道:「韓天養,你真的不給自己留一點後路嗎?」

「當年你逼我下跪,把我趕出米國的時候,可曾留有後路?」韓天養質問道。

韓天生握緊雙拳,當年的韓天養在他眼裏沒有任何價值,而且還會對他的地位產生威脅,他自然是毫不留情也不需要去考慮後路。

如果韓天生有預知未來的能力,能夠看到今天這樣的局面,或許他當年不會把事情做得這麼絕。

見韓天生不說話,韓天養繼續說道:「你現在可以一走了之,選擇權在你手裏,我不會逼你做任何事情。」

這番話讓韓嘯心裏嘆了口氣,一直以來,他認為韓家這兩兄弟,韓天生的成就遠遠高於韓天養,甚至是手段也不是韓天養能夠相比的,但是現在看來,韓天養綿里藏針的陰柔手段,比韓天生的強勢更加厲害,他以一種極低的姿態,掐住了韓天生的喉嚨,看似讓他自己選擇,但是韓天生有選擇的權利嗎?

韓嘯不禁想,如果當年的米國韓家控制權在韓天養手裏,或許華人區,早就是另一番光景了吧?

「我聽說三千給你準備的棺材是定製的上好桃木,應該能夠匹配你的身份。」韓天養繼續說道。

韓天生心裏一震,有再多的怒意,都被這句話給壓了下去。

華人區的韓家別墅,那口棺材所帶來的震懾力讓韓天生無法忽視,他知道,韓三千的身體一旦恢復,他必定會重新出現在別墅門口,那時候,整個華人區都會看到韓家是如何落幕的,或許他的一世英名最終只會淪為一個笑話,而且連翻身的機會都沒有。

只要活着,只要還有一口氣在,韓天生就覺得自己有報仇的機會,所以他不能讓自己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四章 誰才是笑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