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受盡折磨的蔣嵐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受盡折磨的蔣嵐

滿臉不甘心的韓天生,砰的一聲跪在地上,渾身顫抖的他說明了心中燃燒著的憤怒,但是在現實面前,韓天生只有低頭。

一時的隱忍不算屈辱,只要存在報仇的機會,韓天生便會銘記今天的一切,遲早有一天加倍奉還給韓三千。

韓嘯深吸了一口氣,這是他以前根本不會去想的事情,因為韓天生在米國的地位,不可能有人有資格讓他跪下,可是今天,韓天生跪下了,可以說在這一刻,他把所有的高傲都卸了下來,這對於韓天生來說,是非常艱難的一步。

「這下你滿意了吧。」韓天生咬著牙對韓天養說道。

「這是你應該做的事情。」韓天養淡淡道。

韓天生把他視作恥辱的靈位,一個個復原。

隨後韓天養跪在眾靈位前,深深一拜。

對於韓天養的這個舉動,韓天生內心非常鄙視,這就是他一直把韓天養當作廢物看待的原因。

身為強者,怎麼可能對一群死掉的人跪拜呢?

「我會傳達給三千,但是他要怎麼選擇,不是我能夠決定的。」韓天養站起身後說道。

韓天生半虛著眼,瞳孔中殺意凜然,哪怕他已經在剋制,但那股殺意依舊掩飾不了。

等到韓天生兩人離開之後,韓天養嘆了口氣。

「怎麼了?」炎君不解的問道。

「他不死,將會是三千很大的威脅啊。」韓天養淡淡道。

炎君一愣,隨即明白了韓天養的意思,說道:「既然是威脅,那麼越早解決越好。」

韓天養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走出韓家大院之後,韓天生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憤怒了,臉上的表情猙獰得近乎扭曲。

「我要這一家子全部下地獄,不得好死,今天到屈辱,我要十倍奉還。」韓天生咬著后槽牙說道。

韓嘯沒有說話,他知道此刻的韓天生有多麼憤怒,但他更能夠認清現實,翌老的親收徒弟,這就相當於韓三千擁有天啟四門作為後台,而這股力量,絕對不是韓天生有資格去抗衡的。

想要報仇,唯一的機會就是韓三千不被翌老看重之後,可這種事情,除了翌老之外,其他人是沒有決定資格的。

所以在韓曉看來,如今韓天生是否能夠報仇,只有聽天由命了,而不是他一己之力能夠決定的。

「韓三千有個女兒,你馬上把這個人給我找出來。」韓天生說道,這是他的慣用套路,曾經韓天生的商場對手,很多人都是用這種方式搞定的。

人在江湖,禍不及妻兒,這番話對於韓天生來說正好相反,為達目的不惜一切手段的韓天生,從來沒有把道德二字放在眼裡。

「是。」韓嘯點頭應道。

雖然韓嘯很清楚現階段韓天生應該等待機會,而不是去尋找機會,因為在這個尋找的過程中,韓天生很有可能讓自己的處境變得越來越危險,但是韓天生的命令,韓曉卻不能不聽。

與此同時,雲城雲頂山別墅區,如同死狗一般奄奄一息的蔣嵐,被施菁從陽台帶回了房間。

每天施菁都會把蔣嵐扔去陽台,感受幾次寒凍,她要讓蔣嵐深刻理解到當她把韓念扔到陽台所感受到的痛苦,在這件事情上,施菁沒有任何心軟,不論蔣嵐如何跪下求饒,怎麼磕頭都於事無補,因為這種女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當年施菁冷落韓三千,讓她心裡產生了無盡的自責,如今蔣嵐做出如此對待韓念的事情,雖然施菁懲罰蔣嵐並不會讓她對韓三千有所彌補,但身為韓念的外婆,她理應為韓念報仇。

看著捲縮在地上瑟瑟發抖的蔣嵐,渾身皮膚呈現出一種青紫的狀態,施菁冷聲說道:「你把韓念交給了什麼人,知道她在哪嗎?」

施菁知道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因為蔣嵐擺明只是一個利用工具而已,她或許連對方是什麼人都不知道,但是出於對韓念的關切,施菁做不到能夠忍住不問。

蔣嵐搖著頭,至今她也只是和那個司機碰面而已,至於幕後黑手究竟是誰,她一無所知,也不知道對方抓了韓念究竟想幹什麼。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我滾出雲城之後,絕對不會再回來,求你給我一個機會吧。」蔣嵐跪在施菁腳下,雙手抓著施菁的小腿,流淚祈求。

施菁一腳踹開蔣嵐,冷聲說道:「你這種狠毒的女人竟然還想博得同情,你有資格嗎?」

「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我不想再受這種折磨,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蔣嵐痛哭流涕的說道。

「這樣的折磨,你曾用在韓念身上,難道你忘了嗎?她不過是個不足月的孩子而已,你難道沒有想過她會有多痛苦嗎?」施菁一想到韓念在陽台受寒風侵襲的畫面,便非常心痛,不止是沒有同情給蔣嵐,反而更加憤怒。

揪著蔣嵐的頭髮,迫使她抬起頭,施菁狠狠的幾個耳光打在蔣嵐還未消腫的臉上。

蔣嵐疼得嗷嗷直叫,對於她這樣一個自私自利的女人來說,只要有當前的利益在,她從不計較後果,可是當後果真的降臨的時候,她又會感到後悔。

這時候,蘇迎夏來到房間里。

蔣嵐彷彿看到了救星一般,爬到蘇迎夏腳下。

「迎夏,你快救救我,救救我,我是你媽啊。」蔣嵐慌張的說道。

蘇迎夏冷眼看了看蔣嵐,蔣嵐曾經對韓三千起殺心的時候,蘇迎夏對她的母女情就淡薄了許多,如今蔣嵐又多韓念下手,蘇迎夏心裡早就已經不把蔣嵐當作母親。

這份血濃於水的親情對蘇迎夏來說,早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你不配。」蘇迎夏對蔣嵐說完之後,抬起頭對施菁說道:「媽,可以吃飯了。」

這一聲媽叫得蔣嵐非常心疼,本該是她的女兒,可是卻對她視而不見。

蔣嵐知道,要不是她一再的作死,絕不會淪落到今天這樣的下場,只可惜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

兩人離開之後,蔣嵐蹲在牆角,一臉獃滯的表情。

細數這近一年來所發生的事情,雖然蘇家過上了好日子,但是她卻淪落到了這種地步,這一切都是韓三千造成的,蔣嵐再一次把責任推脫到了韓三千身上,如果這個廢物早點死,她怎麼可能會變成今天這樣。

樓下,正吃飯的時候,墨陽到了家裡,這傢伙死皮賴臉的自己拿碗筷坐上了飯桌。

在施菁面前,墨陽表現得還是比較拘謹的,畢竟對於他來說,燕京韓家這種級別已經是只能仰望的存在,所以面對施菁,墨陽不得不小心翼翼一些。

「弟妹,我有三千的消息了。」墨陽對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手裡的碗筷差點掉在地上,一臉緊張的對墨陽問道:「他在哪。」

「目前消息還不確定,不過我聽說,彬縣的唐宗,去了米國。」墨陽說道,唐宗身為韓三千在彬縣的棋子,他突然離開絕不可能是沒有原因的,所以墨陽猜測,唐宗去米國,很有可能是因為韓三千,基於這樣的原因,韓三千在米國的可能性非常大。

蘇迎夏是知道唐宗的,當初回彬縣的時候,唐宗可是親自去迎接韓三千,也是因為唐宗的存在,蔣家人才不敢小看韓三千。

「我們什麼時候走。」蘇迎夏問道。

「你不用這麼著急,等我把消息確定下來再說吧。」墨陽說道。

這時候,施菁皺起了眉頭,她早就知道韓三千在米國,如果這時候蘇迎夏去了米國,對韓三千很有可能會產生影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三十五章 受盡折磨的蔣嵐

21.46%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