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作踐自己

第六百五十三章 作踐自己

推著韓三千的戚依雲心情很好,一點沒有剛被綁架的樣子,甚至還忍不住哼著小曲,因為要是沒有這件事情的話,她連跟韓三千碰面的機會都沒有。

對此韓三千頗為無奈,因為戚依雲越是這樣的表現,就越是讓他感覺對不起戚依雲,畢竟這是一個把所有感情都傾注在他身上的女人,而且這是一份註定不會得到任何回報的付出。

「從今天開始,我們還是不要見面了吧。」韓三千突然開口說道。

心情正好的戚依雲聽到這番話,無異於被潑了一盆冷水。

但是她強顏歡笑著,假裝沒有聽到韓三千的話。

韓三千摁下了輪椅的剎車,繼續說道:「你先走吧,我不需要你送我。」

戚依雲臉上還是帶著笑,但是眼眶卻泛起了晶瑩的水珠,說道:「韓三千,你不用這麼絕情吧,好歹我也是一個美女,就不能給我點面子嗎?」

「從今天開始,你的死活與我無關,你最好是自己小心點,下一次我不會再救你。」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戚依雲淚水瞬間奪眶而出,她沒想到韓三千會對她說這種話,就在一分鐘之前,她甚至幻想著可以回韓三千家裡住,繼續照顧他。

「韓三千,你知不知道這句話對我的傷害有多大。」戚依雲問道。

「你作踐自己,難道還要讓我來承擔責任嗎?」韓三千面無表情的說道。

戚依雲凄慘的笑了起來。

她的確在作踐自己,而且是第一次如此犯賤的為了一個男人不要面子,可是換來的,不過是一次比一次更加無情的拒絕。

戚依雲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犯賤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無關,你別想阻止我。」

「一個人活著如果連尊嚴都不要了,還有什麼意義?」韓三千說道。

見戚依雲不說話,韓三千繼續說道:「你犯賤的確與我無關,但是請你別來打擾我的生活。」

戚依雲突然間撒腿跑開了,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她在一次又一次的拒絕之後,依然能夠對韓三千笑臉相迎,這種表現已經表示著她為了韓三千可以沒有底線。

但是這並不代表戚依雲可以一次又一次的承受這種打擊。

韓三千的這番話,算是徹底的重傷了戚依雲,讓這個早以傷痕纍纍的女人,再一次感受到了刮骨之痛。

韓三千重重的嘆了口氣,他也不想把話說得這麼絕,但不這麼做,他和戚依雲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永遠都斬不掉。

「對不起。」韓三千望著戚依雲的背影,默默的說道。

就在韓三千和戚依雲離開不久之後,正在收拾殘局的馬煜身體突然僵直了起來,因為他感覺到有人在自己身後,而能夠如此悄無聲息的出現,對方必定是個高手,甚至來人一旦偷襲他,他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這讓馬煜背脊瞬間就冒出了冷汗。

「沒想到你竟然會淪落到給人打雜的地步。」身後傳來一個頗為熟悉的聲音。

馬煜轉過頭,看著來人,表情顯得極為驚訝。

「臨潼!」馬煜不敢相信的說道。

臨潼身為四門中人,在天啟的地位比馬煜高很多,而眾所周知,臨潼雖然成就斐然,但他一直都想要拜翌老為師,進一步提升自己的地位,甚至有傳言,臨潼的野心極大,想要在翌老百年之後掌控四門,而他要想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繼承翌老衣缽,成為翌老的徒弟。

馬煜第一時間就猜到了臨潼出現的目的,畢竟翌老想要收韓三千為徒這件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天啟。

有人把這件事情當作笑話來看待,認為韓三千根本就沒有資格成為翌老的徒弟。

也有人說翌老看中了韓三千的潛力,而在翌老的訓練之下,韓三千很有可能會成為天啟當中的最強者。

眾說紛紜之下,不論哪種說法對臨潼都極為不利,但是在臨潼看來,韓三千是第一種說法,他怎麼可能有資格成為翌老的徒弟呢?

「怎麼,看到我很驚訝嗎?」臨潼淡淡的說道。

馬煜搖了搖頭,說道:「雖然我沒有想到你會來,不過這似乎也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

「翌老讓你保護韓三千這個廢物,看來你做得非常好啊,連這些垃圾都幫他收拾了。」臨潼嘲笑著說道,這幫世俗中的殺手在臨潼眼裡連垃圾都算不上,而解決這些人韓三千竟然還需要幫手,他這種實力,怎麼能夠成為翌老的徒弟呢。

「這是我應該做的,畢竟是翌老親自下達的命令。」馬煜說道,特意提到翌老,也算是對臨潼的一番提醒,讓他別在米國亂來。

臨潼眼裡閃過一抹冷光,說道:「你是在威脅我嗎?」

「不敢,我只是提醒一下你。」馬煜說道。

臨潼身影一閃,馬煜並未閃躲,直接被臨潼掐住了脖子。

「只有我才有資格成為翌老的徒弟,韓三千這個廢物憑什麼?」臨潼充滿殺意的對馬煜說道。

「誰能夠成為翌老的徒弟,跟我無關,而且也不是我能夠決定的。」馬煜說道。

臨潼冷冷一笑,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難道不是想讓他成為翌老的徒弟,順便提升自己在天啟的地位嗎?」

「我的確是這麼想的,這也是我唯一能夠在天啟晉陞地位的機會,但是韓三千能否成為翌老徒弟,決定權也不在我手裡,你威脅我有用嗎?」馬煜說道。

臨潼不自覺的加重的力道,馬煜脖子上很快就出現了一道紅印。

就在馬煜幾乎快要窒息的臨界點,臨潼鬆開了手,說道:「我要你為我辦事,從今天開始,你不能再插手韓三千的死活。」

「這是翌老的命令嗎?如果不是,恕難從命。」馬煜說道。

臨潼面色兇狠的看著馬煜,說道:「你就不怕我殺了你?」

「以你的實力,想要殺我輕而易舉,但是我死了,翌老還會派更厲害的人來保護韓三千,而且一旦讓翌老知道這件事情,你在四門的地位就會有所動搖,這對於你來說,是得不償失的事情。」馬煜說道,他雖然不是臨潼的對手,但是卻底氣十足,因為他是翌老親自派來的人,臨潼絕不敢輕舉妄動。

臨潼以迅雷之勢踹出一腳,馬煜躲閃不及,直接倒飛出了五米開外,炸起一陣塵土。

「我有的是辦法對付這個廢物,敢跟我搶翌老徒弟的名額,他只有死路一條。」臨潼淡淡的說道。

馬煜一臉痛苦的站起身,這一腳可是讓他嘗盡了苦頭,也明白了自己的實力和臨潼之間的差距。

這就是地位更高帶來的好處,能夠讓實力變得更強。

在天啟,一旦被邊緣化,就會成為永遠的廢物,所以每一個人,都會想盡辦法提升自己在天啟的地位,諸如庄唐宮天之流,他們在天啟幾乎已經沒有翻身的機會,像這種級別的人物,除了在天啟養老等死之外,這輩子也別指望變得厲害。

所以馬煜才會下重注在韓三千身上,不僅讓馬飛浩去討好韓三千,即便是他自己也願意甘心為韓三千做任何事情,哪怕是遭到臨潼的威脅,也不會讓馬煜有半分後退的念頭。

看著臨潼離開的背影,馬煜忍不住嘆了口氣:「韓三千,你這次恐怕是真的危險了,就連臨潼都因為你來了米國,這傢伙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人啊。」

馬煜搖著頭,有些為韓三千擔憂,同時想到韓三千要拒絕成為翌老的徒弟就更加無奈了,畢竟就連臨潼這樣的人也非常在乎這件事情,可韓三千偏偏一點不在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三章 作踐自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