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改姓為韓?

第六百七十一章 改姓為韓?

戚依雲問而不答,眼神炙熱的看著韓三千,顯然她關心的問題並不在於韓三千會把華人區交給誰,她更加在意韓三千的這個問題,是否是在顧及她的心情。

但是韓三千也沒有正面回答戚依雲的問題,而是說道:「樹大招風,有時候地位太高也不是一件好事,當然,我並不歧視你的性別,而是有些事情男人會做得更好,你沒有必要去承擔太大的風險。」

如今的華人區,大家都在韓三千的震懾力下老老實實,哪怕他把馬家推上第一世家的高度,現目前也沒有人敢有意見,但韓三千終究會離開這個地方,當他走了之後,這種震懾力就會慢慢下降,今後馬家必定會遇到很多的麻煩,而能否固定自己在華人區第一世家的地位,就需要看馬飛浩自己的能力。

這件事情所承擔的風險並不小,這也是為什麼韓三千沒有扶持戚家的原因。

「每次有危險的時候,都是你挺身而出支持我,華人區按理來說,應該交給你,甚至所有人或許都會這麼認為,你會覺得不甘心嗎?」韓三千繼續說道。

從韓三千的字句當中,戚依雲能夠感受到他對自己的關心,可是這份隱晦的表達並不讓戚依雲滿足,她要韓三千親口承認。

「承認關心我就這麼難嗎?你是不是為了我好?」戚依雲執著的問道。

沉默了許久,韓三千終於開口說道:「是。」

什麼叫笑顏如花?

這一刻的戚依雲,笑起來比世間任何繁花都要美麗,蕩漾在她臉上的幸福更是毫不保留的溢流而出,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知道韓三千將她拒之千里,並不是因為對她沒有任何感情,而是他在控制自己。

雖然這樣的話並不會改變兩人的關係,但是對戚依雲來說,已經值得了,起碼讓她知道韓三千對她並沒有那麼絕情,只是因為蘇迎夏的存在,所以才不得不讓韓三千克制自己的感情。

「你知不知道,這個字,就算用戚家的全部家產換,我都覺得值得了。」戚依雲笑著說道。

「戚家也沒幾個錢吧。」韓三千淡淡道。

開心的戚依雲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戚家在華人區,好歹也是個不錯的世家,也擁有一定的身家,竟然被韓三千說成沒幾個錢!

「你現在有南宮家族撐腰,這天下間誰敢和你比有錢。」戚依雲不屑的說道。

南宮家族的財力,幾乎可以稱得上世間第一,其驚人的財力底蘊無人能出其右,若不是南宮家族過於低調,這個世界上的首富財力上限,早就已經被刷新了,而且絕對沒有後者能夠超越。

「對了,何阿姨,那個送你來的司機,是不是還沒有離開?」說道南宮家族,韓三千突然想到了這件事情。

這些天他完全沉浸在帶孩子的樂趣當中,就連晚上睡覺都是摟著韓念的,壓根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車還在呢,人應該也沒有走。」何婷說道。

韓三千站起身,他既然沒有離開,肯定有留下來的目的,不過他只是這麼靜靜的一直等著,倒是讓韓三千有些意外。

走出家門,韓三千朝著那輛商務車而去。

車上的司機顯然隨時都在關注著別墅的動態,韓三千走來的時候,他便已經下車了。

走到韓三千面前,司機微微彎腰,表達著自己對韓三千的敬意。

「南宮博陵有什麼要交代的嗎?」韓三千問道。

「家主讓我告訴您,他不會再限制您的自由,您想去哪都行,同時他也希望您能抽個空見他一面,如果您實在不方便,沒有時間回南宮家族的話,他會親自來找您。」司機說道,不止是帶著尊稱,他的話語之間,似乎也把南宮博陵的地位放得很低。

這是南宮博陵親自交代的,他很清楚如今韓三千對於南宮家族來說意味著什麼,所以南宮博陵絕不會在韓三千面前顯擺自己南宮家主的地位。

韓三千內心有些驚訝,南宮博陵不僅把韓念送回他身邊,竟然還表現出如此低的姿態,實在是讓他有些無法想象。

「他不會想讓我改姓吧。」韓三千淡淡的說道,他能夠猜到南宮博陵想做什麼,而且這件事情在南宮家族的時候,已經提起過了,南宮博陵希望能夠由韓三千帶領著南宮家族進去那個層面,他這麼做,不就是想要南宮家族的名號更加響亮嗎,而韓三千,可是姓韓的。

「家主早就猜到您會這麼想,所以家主刻意吩咐過我告訴您,只要您願意成為南宮家的家主,即便是讓整個南宮家改姓為韓,他也沒有意見。」司機說道。

儘管韓三千是個心態非常平穩的人,但是這句話給他帶來的衝擊力,依舊讓他表情大變。

南宮博陵竟然要讓整個南宮家改姓為韓!

這種事情韓三千可從未想象過,他也沒有想到南宮博陵竟然願意為此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男人一生的追求,莫過於女人金錢權利地位。

前三者對於南宮博陵來說,早已經是不屑一顧的東西,唯有地位還能夠讓南宮博陵激起得到的慾望,韓三千不理解南宮博陵的心態,是因為他沒有處在南宮博陵的位置而已。

南宮博陵對於天啟層面的渴望是任何人也無法想象的。

近二十年來,南宮博陵一直在為此努力,南宮家旗下,類似於地心這樣的地方多不勝數,他布局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夠進入天啟層面。

隨著南宮博陵年紀越來越大,所剩的時間也越來越少,能夠讓他捨棄的,自然也就更多了。

姓氏固然重要,但絕對沒有進入天啟層面重要。

驚訝之後的韓三千,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韓博陵可不好聽啊。」

司機並沒有因此而不滿,給南宮博陵當了十年司機,他也養成了一定的傲然脾氣,但是這種脾氣絕不會在韓三千面前表露出來,因為他非常清楚韓三千在南宮博陵心目中的地位。

「我覺得挺好聽的。」司機說道。

韓三千忍不住無奈搖頭,這種虧心的話竟然也說的出口,看來南宮博陵沒少教育他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態度啊。

「我會找個機會見他的,你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可以走了,睡車上對你來說,應該很難受吧。」韓三千說道。

「只要能夠見到您,就算睡在馬路邊也值得。」司機說道。

「你拍馬屁的功夫,能夠跟我那個朋友比一比。」韓三千笑道,他嘴裡的朋友,自然就是唐宗,當然,唐宗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話是拍馬屁,他堅信自己每說的一句話,都是在表達韓三千的真實實力。

「我會把您的意思轉達給家主,期待儘早和您見面。」司機說完,彎著腰,後退到車旁之後,才打開門上了車。

韓三千長吁了一口氣,南宮博陵把事情做到這種地步,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去應付。

當然,韓三千不可能改姓,但是要讓南宮家族的所有人改姓為韓,這對他來說也有些荒謬,不過這事現目前還不值得他去費心,畢竟和南宮博陵短期內應該是不會見面的。

沒有了南宮博陵的約束,韓三千恢復自由之身,他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趕緊回雲城,把韓念帶回到蘇迎夏身邊。

不過這時候,遠遠走來的一個熟悉人影,卻讓韓三千皺起了眉頭。

這傢伙怎麼會來米國,難道南宮隼的死,還沒有給他足夠的警告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一章 改姓為韓?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