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蔣嵐絕望

第六百七十七章 蔣嵐絕望

黃毛沒想到自己會闖出如此滔天大禍,看著父親那絕望的表情,他跪了下來。

「爸,求求你,幫幫我,我不想死啊。」黃毛跪地哭訴道。

「幫?」黃毛父親哭喪著臉搖頭,說道:「我也想幫你,但是你以為這件事情是你以前闖禍的小事嗎?以前我可以保護你,但是這件事情,已經超出了我的能力範圍,韓三千,他可是韓三千啊。」

韓三千這個名字,足以讓雲城的任何人絕望。

以往笑話韓三千的那些人,現在誰不是老老實實做人,在雲城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蘇海超以前足夠針對韓三千了吧,甚至韓三千的許多笑柄都是他傳出來的,但是如今呢?他守著一個破產的公司,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公眾視野里了。

「你想想辦法啊,我們不能就這麼等死吧。」黃毛母親對父親要求道。

「是啊爸,你快想想辦法吧,我真的不想死,大不了我去給他道歉,給他跪下都成。」黃毛說道。

「事到如今,只能試一試了,希望他能夠大人不記小過人,不跟你計較,否者的話,我們家就算是徹底完了。」

山腰別墅。

眾人回到家之後,施菁帶著韓念,讓韓三千和蘇迎夏兩人在房間里有了獨處的時間。

蘇迎夏依偎在韓三千懷裡捨不得離開,這種久違的感覺讓她一點也不想鬆開。

「想我了吧。」韓三千笑著問道。

「想,每個細胞都想,每根頭髮都想,甚至每根汗毛都想。」蘇迎夏說道。

「有這麼誇張嗎?」韓三千啞然失笑道。

「當然,就是有這麼誇張,我知道你去做非常危險的事情,我怕再也見不到你了。」蘇迎夏死死的摟著韓三千,似乎怕韓三千又消失不見了。

「放心吧,沒什麼事情能夠擊垮我,為了你和韓念,我一定會好好活著。」韓三千輕撫著蘇迎夏的頭說道。

兩人在房間里溫純的時候,客廳外,韓念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焦點,就連墨陽這位大叔也忍不住做著鬼臉逗弄韓念。

「對了,小丫頭的百日宴快到了,要我安排一下嗎?」墨陽對施菁問道,韓念的滿月沒有設宴,因為她還不足月就已經被人綁架了,在墨陽看來,百日宴必須要辦一場才行。

施菁也早就有這個想法,畢竟這是傳統,他們家也不能丟了傳統,不過這件事情,她是做不了主的。

「還是讓三千和迎夏來解決吧。」施菁說道。

墨陽點了點頭,笑著道:「不知道這一次百日宴,又得有多少人送禮,看來我還得給小丫頭建一個庫房才行,不然她的禮物都沒地方放了。」

施菁笑而不語,從出生之日起,韓念就註定是天之驕女,她今後必定會成為公主一般,受八方寵愛。

當韓三千和蘇迎夏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墨陽挑著眉走到韓三千身邊,低聲說道:「我的好兄弟,這麼迫不及待,是想要二胎了?」

汗灑金錢瞪了墨陽一眼,他和蘇迎夏在房間里可沒做什麼,只是互相傾述了一下相思之情而已。

「大叔,這麼久不見,你為人越來越齷蹉了啊。」韓三千淡淡道。

墨陽是個專情的人,但他的嘴炮功夫可是非常了得的,嘴裡成天跑火車,說道:「這不是人之常情嘛,怎麼會齷蹉呢,難道你就沒這方面的需求。」

「我看你倒是需要一個女人來釋放一下,怎麼樣,什麼時候給我找和新嫂子?」韓三千問道。

提到嫂子這個問題,墨陽撇了撇嘴,說道:「你可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對我投懷送抱,想要嫂子,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不過我不願意而已。」

「我看不是不願意,是你不行了吧,我能理解,像你這種男人,找了女人也沒用,反而會被人笑話。」韓三千笑道。

「你……」墨陽氣得臉色鐵青,也就他敢和韓三千磨一下嘴上功夫,但偏偏他又說不過韓三千。

「爺爺,炎爺爺。」韓三千走到韓天養和炎君面前,恭敬的喊道,之前由於蘇迎夏粘著他,所以還沒有對這二老好好的請安。

炎君笑著點了點頭,以示回應。

韓天養則是一臉引以為傲的表情,說道:「沒想到你能這麼快解決米國的事情,真是讓我有點意外。」

「這件事情,有時間我會再給你細說。」韓三千說道。

韓天養搖了搖頭,說道:「我相信你,所以不用事事都給我彙報,而且以後有些事情,也不是能夠隨便給我說的。」

韓三千點了點頭,關於天啟的事情,或許會存在很多的禁忌,那時候就算他想告訴韓天養估計也是不行的。

「蔣嵐呢?」韓三千對施菁問道。

這兩個字,讓別墅里的熱鬧氛圍瞬間就消停了下來。

蔣嵐參與了綁架韓念的事情,這件事情她遲早要付出代價,而且施菁也的確是一直留著她,等待韓三千回來處置。

蘇迎夏雖然面色有些變化,但她不會阻止韓三千。

蔣嵐是個成年人,她有義務為自己做的事情承擔後果。

「樓上主卧。」施菁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朝二樓走去。

蔣嵐現在活在無盡的後悔當中,每天受寒風侵襲的日子非常不好過,可以說受盡了折磨,但是她又沒有勇氣去死。

當房門打開的時候,蔣嵐下意識的渾身一顫,因為每當這扇門打開的時候,都意味著她又會被扔到陽台。

以前來做這件事情的人都是施菁,但是低頭的蔣嵐,卻看到了一雙男人的腳,這讓她非常疑惑的抬起頭。

當她看清來人是韓三千的時候,蔣嵐徹底愣住了。

韓三千,竟然回來了!

當初那人不是說,韓三千永遠都不會回來了嗎?

「你,你怎麼會回來了!」蔣嵐震驚的說道。

「你知不知道我放過你多少次,我真是沒有想到,你還是這麼不知死活,竟然連自己的孫女都不放過。」韓三千冷聲說道,以前韓三千隻覺得她是個自私自利的女人,但是沒想到她現在竟然已經演變成了一個為達目的,連自己血肉之親都不放在眼裡的蛇蠍。

「我已經知道錯了,求你,求你放了我吧,我保證以後都不會在你面前出現了。」曾經的蔣嵐,一口一個廢物的叫著韓三千,但是她知道,如今的韓三千,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個廢物,甚至他從來都不是廢物,只是她自己沒有認知到而已。

「你真的覺得我還會放過你嗎?」韓三千走到蔣嵐面前,居高臨下的說道。

蔣嵐砰砰磕頭,說道:「韓三千,看在我終究是你岳母的份上,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吧,我會離開雲城,我會走得遠遠的,再也不會出現。」

「你知道最遠的距離是哪嗎?」韓三千問道。

蔣嵐搖著頭,不太明白韓三千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最遠的距離,莫過於生死。」韓三千淡淡道。

蔣嵐驚恐的抬起頭,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看著韓三千:「不要,不要殺我,我知道錯了,我想活著,不想死啊。」

「是生是死,從你和外人密謀綁架韓念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誰也救不了你,我韓三千的女兒,不容任何人威脅。」韓三千說完,猛然伸手掐住了蔣嵐的脖子。

蔣嵐跪在地上,但韓三千的驚人力道,直接將她整個人舉了起來。

「不要,韓三千,不要,我可是你媽,你怎麼能殺我。」蔣嵐驚恐的搖著頭,死亡的逼近已經讓她徹底慌了神。

「難道你忘了,南宮千秋是怎麼在我面前上吊的嗎?」韓三千面如冰霜的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七章 蔣嵐絕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