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矛盾的抉擇

第七百零九章 矛盾的抉擇

看着韓三千直接離開的背影,翌老哭笑不得,在天啟,沒人敢用這種態度對待他,而且沒有他的示意,誰敢在他面前以這種姿態離開。

可是面對韓三千,翌老卻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他知道以非常手段去威脅韓三千反而會沒用,而且韓三千對天啟來說實在是太重要,即便是翌老也不願意在他面前以身份去壓制。

這一點方戰也能夠感受得出來,所以他心裏非常驚訝韓三千的地位,這要是換做天啟任何一個人,恐怕都已經受到了四門的責罰。

「翌老,您這樣對待他,會不會讓他更加目中無人,更不把天啟當回事。」方戰對翌老說道。

翌老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了解過他的人生,你就會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反而越是壓迫他,越是會激起他的逆反心理,從小到大,這小子都是在壓迫中渡過的,他對這方面非常敏感。」

韓三千的童年遭到了家族內所有人的排斥,哪怕是家中傭人也對他不屑一顧,這一點翌老早就調查得非常清楚,也正是因為有這方面的理解,所以翌老才清楚韓三千的真正為人。

他就像是一個彈簧,和平共處便相安無事,一旦用力去壓迫他,所得到的回饋,必定會強力回彈。

韓三千回到宴會廳,雖然筵席已經快到了尾聲階段,但是在場的賓客,除了劉藝不得已的離開之外,沒有誰願意提前離場,畢竟他們來這裏的目的,都是為了能夠和韓三千達成更好的友誼關係,如果韓三千還沒出現的情況下就離開,這一趟就來得太不值得了。

「韓總。」

「韓總。」

「韓總。」

……

每路過一桌客人,那些人都會主動的站起身對韓三千打招呼,希望以這種方式來讓韓三千面熟自己。

換做其他事情,韓三千肯定不會搭理這些人,因為對他如今的身份地位而言,完全沒有必要。

但今天是韓念的百日宴,所以韓三千以笑臉回應了每個人。

南宮博陵特意在自己旁邊給韓三千留了一個位置,看到韓三千來之後,對韓三千招了招手。

韓三千走了過去,坐在南宮博陵身邊,雖然他在翌老面前裝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可實際上他內心的好奇程度已經非常高,只是不想在翌老面前輸了氣勢,所以才會表現出不關心的模樣。

「三千,你要幫那個人找女兒,這件事情,南宮家族可以辦到。」南宮博陵對韓三千說道,這句話他說得非常巧妙,沒有說自己能辦到,而是南宮家族,很顯然,他把自己和南宮家族分得很清楚,而這也算是變相的提醒韓三千,只要他願意,他就能夠成為南宮家族的家主。

「這件事情的確需要南宮家族幫忙,也只有南宮家族才能夠做到,不過家主這件事情,我還沒有考慮清楚。」韓三千說道。

南宮博陵淡淡一笑,說道:「這麼大的事情,的確需要慢慢考慮,我不着急,等你什麼時候想好了再通知我也不遲。」

坐在南宮博陵一旁的南宮晏心裏五味雜成,想當初他們三兄弟為了爭奪家主之位,明爭暗鬥多年,可是到頭來家主之位卻要落在一個外人手裏,而且這個外人竟然還看不上這個家主之位,還需要考慮。

這種落差感對於南宮晏來說非常難以接受,但是他現在已經想明白了,南宮風和南宮隼都死在韓三千手裏,他根本就沒有資格和韓三千較勁,而且南宮博陵那番話讓他醒悟之後,他也沒心思和韓三千爭高下。

等到韓三千去了天啟之後,南宮家族依舊會被他管理,只是家主頭銜不在他身上而已,這一點在南宮晏看來無關緊要,畢竟實權在手,還要那虛名作甚。

「你知道天啟是個什麼地方嗎?」韓三千忍不住低聲對南宮博陵問道。

面對這個問題,南宮博陵只能搖頭,因為天啟太過神秘,南宮博陵曾經花了非常大的本錢和資源想要了解天啟,最終也是一無所獲。

「不知道,南宮家族雖然在世俗中勢大力大,但是天啟所在的位置,已經超乎世俗,這不是南宮家族能夠掌控的信息。」南宮博陵說道。

雖然早就猜到了這個答案,但南宮博陵說出口之後,韓三千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對他來說,未知的天啟,就像是一個漆黑而沒有盡頭的道路,每走出一步會發生什麼他一概不知,而這種未知充滿的不確定性和危險,是韓三千非常排斥的。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韓三千就習慣於掌控自己身邊發生的所有事情,他會以掌控的信息來判斷事情會給他帶來的好處或是壞處,如果有危險,韓三千就會提前未雨綢繆。

而如今,韓三千有了老婆孩子,他對這方面更加重視,畢竟肩上的責任更重,他的命已經不是自己一個人的,而且還關乎著蘇迎夏和韓念的人生,他更加不能讓自己有事。

某個瞬間,韓三千腦海里甚至產生了不去天啟的念頭,不管那裏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能有蘇迎夏和韓念重要嗎?

可是內心的好奇,卻又不斷的驅使著韓三千對天啟的嚮往,所以這時候韓三千的內心是非常糾結的,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面對如此糾結的選擇。

宴會臨近尾聲,韓三千為了感謝到場賓客,到每一桌敬酒,這讓那些人感受到了一種榮譽感,而且每個人都趁此機會向韓三千做了自我介紹。

對於那些人名,韓三千一個也沒有記住,也沒有必要去記,反正這些人對他來說都只是小人物而已。

宴會結束,賓客離場。

每個離開碧峰莊園的人都能夠在門口看到下跪的劉藝,這讓他們充滿了不解,紛紛猜測這傢伙莫不是得罪了韓三千,所以才一副負荊請罪的樣子。

但凡和劉藝熟悉的人,在這一刻都裝作自己不認識他,免得被殃及魚池。

而劉藝,跪在地上,埋着頭,內心非常痛苦,他已經在心裏無數次後悔對母親的過度縱容,甚至希望時光可以倒流,讓他有機會阻止這件事情發生,可是這種荒謬的想法,只能在腦子裏想想而已。

當韓三千一家人走出碧峰莊園的時候,劉藝跪在地上,以膝蓋走路到韓三千面前。

韓三千不解的看着劉藝,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韓總,我媽有眼不識泰山,不認識你,還請你能原諒她。」劉藝說道。

聽了這番話,韓三千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之前在醫院裏那個不講理的老太太,看來就是他母親,這是來替母親賠罪了。

「你走吧。」韓三千淡淡的說道,這件事情他並沒有放在心上,雖然老太太的確有些蠻橫,而且還推了一把蘇迎夏,不過她已經是黃土埋到脖子的人了,沒幾年好時光可過,韓三千又怎麼會跟她計較呢。

「韓總,這是我的錯,如果你要怪的話,就請怪我吧。」劉藝說完之後,直磕頭,砰砰作響。

「我沒有怪她,不過我勸你讓她的脾氣收斂點,雖然她年紀大,但這不是她能夠不講道理的資本。」韓三千說道。

「請韓總放心,我一定會告誡她。」劉藝說道。

「行了,快走吧。」說完,韓三千從劉藝身邊擦身而過。

劉藝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但是他知道,經過這件事情之後,他再想要討好韓三千,被韓三千看重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遠遠的,韓三千看到一個非常面熟的人,而這個人,他可是很長時間沒有見過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零九章 矛盾的抉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