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殺雞儆猴

第七百四十章 殺雞儆猴

「媽,沒想到你做菜的手藝這麼好。」蘇迎夏看到滿滿一桌的菜時,驚訝中又帶着羨慕對施菁說道。

身為韓家夫人,施菁是個貨真價實的貴婦,用十指不沾陽春水來形容絕不為過,可是誰能夠想到,她還是下廚的一把好手呢,這可是把蘇迎夏給羨慕壞了,如果她也有這樣的廚藝,就可以親自下廚給韓三千做飯了。

聽到這句話,施菁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韓三千,因為她學的這些,都是為了韓三千而學的。

「你要是想學的話,我可以教教你。」施菁說道。

蘇迎夏忙不迭的點着頭,她不怕麻煩,就怕韓三千吃不上美味的飯菜,只要能夠學到手藝,苦累對蘇迎夏來說是完全可以忽略的。

但是韓三千這時候卻一盆冷水澆在了蘇迎夏的頭上,因為他永遠也忘不了蘇迎夏和沈靈瑤那次在家裏做飯時的場景,烏煙瘴氣,就像是打仗一樣,雖然說蘇迎夏還不到沈靈瑤那麼誇張,但兩人差距也不遠。

「媽,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她在廚房就跟打仗似的,我可不想吃黑暗料理。」韓三千說道。

蘇迎夏一臉不滿的看着韓三千,說道:「我做飯很難吃嗎?」

「何止難吃,簡直沒法入口。」韓三千無情的說道。

蘇迎夏一把將手伸向了韓三千的腰間,威脅道:「真的那麼難吃嗎?」

韓三千渾身頓時僵硬了起來,曾經和韓嘯交手都沒有讓他害怕,但是蘇迎夏這一招,卻是每每想起都能夠讓他打寒顫的。

「這個……倒也不是很難吃,還可以,如果你在學學,肯定會很好的。」韓三千說道。

韓天養和炎君兩人忍不住笑了起來,能夠真正制服韓三千,而且還讓韓三千不會有半點怨言的,這世界上大概只有蘇迎夏才能夠做到吧。

「先吃飯吧,要不然飯菜都涼了。」施菁幫韓三千解圍道。

蘇迎夏鬆開了韓三千,但眼神的威逼卻沒有散去,這讓韓三千心裏哇涼哇涼的,看樣子今晚又不太好過啊。

吃飯的時候,韓三千想到了一件事情,對眾人叮囑道:「最近大家沒事不要外出,特別是迎夏和韓念,最好能夠留在家裏,鍾家那幫人說不定會使一些臟手段,一定要小心。」

韓三千在這種事情上已經吃過幾次虧了,而且鍾家手段向來齷蹉,所以韓三千不得不預防鍾家對蘇迎夏或是韓念下手。

第一次來燕京,蘇迎夏很想出去見識見識,逛逛大城市的街道,但是聽韓三千這麼一說,她立馬就拋棄了這些想法,現在的蘇迎夏很成熟,她不會因為自己的一時圖樂而讓韓念遭遇危險。

「三千,你放心,我會時刻盯着她們,絕不會讓她們在我眼皮子低下消失。」炎君對韓三千說道。

「炎爺爺,一旦離開家裏,事情就變得不確定了,我不希望迎夏和韓念有任何危險。」韓三千說道。

炎君理解的點了點頭,這並不是韓三千對他不放心,而是怕鍾家的手段太多,萬一出了什麼意外,後果可就麻煩了。

「那就這樣吧,最近幾天,大家都不要出門。」韓天養說道。

吃了晚飯之後,蘇迎夏幫着施菁一起收拾殘局,姜瑩瑩也加入其中,對於姜瑩瑩來說,這些事情比起其他兩人更加嫻熟。

而韓三千,韓天養炎君三人,則是來到了院子裏。

今晚夜空繁星尤為耀眼,難得一見的明月更是懸空高掛。

韓天養看了一眼韓三千,現在的他在前進的路上,已經不可阻擋,韓天養非常想看看韓三千今後究竟能夠走到什麼樣的高度,只可惜,他現在的年紀已經大了,也不知道還能不能得到那一天。

「三千,關於鍾家,你有什麼想法?」韓天養對韓三千問道。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明白了一個道理,既然是要對付的人,就絕不能給半點翻身的機會,殺雞儆猴,自然要殺。」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韓天養提醒道:「如果你要滅了整個鐘家,這事影響可不小,畢竟鍾家在燕京地位很高,這事不是輕易能夠掩蓋過去的。」

「再強大的家族,也有基石,只要基石一倒,家族也就倒了,現在鍾家靠鍾明國撐著,而鍾家的年輕一輩當中,最有資格繼承鍾家的,便是鍾天一,只要這兩人死了,鍾家也就倒了。」韓三千說道,他可不是想要滅了整個鐘家,這等影響力巨大的事情他不會做,所以他的目標,只有鍾明國和鍾天一。

「韓家如果不是因為我不在,因為你父親的死,也不會被這些宵小之徒針對。」韓天養感嘆道。

「其實最重要的原因,還是因為韓君,外面所有人都認為韓家後繼無人,所以他們才敢肆無忌憚的對付韓家,但是他們忘了,還有我韓三千在。」韓三千冷聲說道。

韓君還在秦城,而且已經徹底淪為廢人,他的存在不會對任何人產生威脅,所以韓家在那些人看來,也就沒有值得畏懼的地方了。

「你能這麼想,我很欣慰。」韓天養說道,在韓家遭受了那麼多不公平的待遇,韓三千還能維持這樣的想法,這已經超出了韓天養的想像。

以前的韓三千,絕不會這麼想,哪怕南宮千秋已經死了,他也不會對韓家有任何歸屬感,但是現在韓天養回來了,韓家對於韓三千而言的意義完全不同,只要有爺爺在,他便是韓家人。

「爺爺,你有想過讓韓君出獄嗎?」韓三千問道。

對於韓三千主動提到這件事情,韓天養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炎君,與此同時,炎君也正好轉頭看向韓天養,兩人視線接觸的瞬間有一種相同的疑惑,因為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韓三千會突然提到這件事情。

在雲城的時候,施菁提議在過年期間想辦法讓韓君出獄,起碼讓他在家裏過一個好年,但是這個想法被韓天養無情的否決了,在韓天養看來,韓君應該為自己做錯的事情付出代價,而且他還曾經以韓三千之名去過雲城,差點釀下滔天大罪,這件事情是不值得原諒的。

「沒有,入獄是他應該承受的後果,不值得去解救。」韓天養說道。

「解決了鍾家,我會去一趟秦城。」韓三千說道。

「去幹什麼?」韓天養不解道。

韓三千搖了搖頭,說出了一個讓韓天養和炎君匪夷所思的答案:「我也不知道。」

韓天養嘆了口氣,他這樣的答案,說明他內心在糾結某些事情,而這些事情,是韓天養不能夠去左右的,所以他不再說話,只要韓三千要做的事情,他盡全力支持就行了。

「時間差不多了,你先回房休息吧。」炎君對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朝着後院走去。

「你怎麼看?」韓三千走了之後,韓天養對炎君問道。

「依我看,三千雖然不會原諒韓君,不過他似乎想把韓君救出來,至於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炎君說道。

「難道他現在還對韓君有兄弟之情嗎?」韓天養疑惑道。

炎君苦苦一笑,兄弟之情?這四個字對韓三千來說應該非常可笑吧,畢竟從小到大,韓君可從來沒有把韓三千當作弟弟看待,除了打罵沒有半點關愛,而且在南宮千秋的溺愛之下,韓君更是把韓三千當作下人一般,吩咐韓三千做的事情,韓三千一旦沒做好,必定是一頓拳打腳踢,哪怕做好了,韓君也會想方設法的刁難。

這樣的哥哥,韓三千真的會有情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四十章 殺雞儆猴

25.18%
目錄
共294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