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眾人下跪

第七百五十六章 眾人下跪

鍾天離這番話說到了許多人的心坎里,做人還是做鬼,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把尺,為了尊嚴而捨棄性命,這可不是他們願意做的事情,只要能夠活著,就算是跪下又怎麼樣呢?

但是鍾明國不一樣,他身為鍾家家主,曾放出壯志豪言,現在要他給韓家下跪,這張臉以後還怎麼見人。

「鍾天離,你給我閉嘴,這裡沒你說話的資格。」鍾明國冷聲呵斥道,隨即轉頭看向鍾天一。

在鍾明國的心目中,鍾天一是家主最佳繼承人選,所以他相信鍾天一肯定有辦法解決這個困境。

「天一,你必須要在這兩天時間內想到解決辦法,鍾家的希望,全都在你身上,只要你能夠搞定這件事情,我馬上將家主之位給你。」鍾明國說話。

這是一番很鼓舞人心的話,能夠提前坐上家主之位,對鍾天一來說是夢寐以求的事情。

只可惜,現在鍾天一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坐上家主之位,前提條件還是得想出對付韓三千的辦法,這怎麼可能?

鍾天一親臨冠軍賽現場,他可是實實在在感受到了韓三千氣壓全場的狀態,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陳豹連還手的慾望都沒有。

還有那幫平日里囂張跋扈的武道協會的成員,一個個低著頭悶不吭聲,被韓三千打得連出頭說話的人都沒有,這些人都擋不住韓三千,他憑什麼?

「爺爺,你認為鍾家和武道協會相比如何?」鍾天一對鍾明國問道。

鍾明國在這方面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武道協會是燕京每一個世家都願意去討好的,雖然武道協會和商界無關,但是他們在商界的份量舉足輕重,只要是武道協會願意捧的世家,很快就能夠在燕京崛起,其力量絕非是一般商業世家能夠相比的。

「鍾家在商界地位雖然很高,但是武道協會是超凡的存在,怎麼能比呢。」鍾明國說道。

鍾天一淡淡一笑,說道:「既然你有這樣的認知,那你憑什麼認為鍾家能夠對付韓三千呢?韓三千可是壓著整個武道協會。」

鍾明國聽到這話,不自覺的咬了咬牙,說道:「天一,你這是什麼意思?」

「爺爺,你還沒有糊塗,應該能懂我想說什麼,武道協會都對付不了的人,鍾家也對付不了,就算你現在把家主之位給我,我也想不出能夠對付韓三千的辦法。」鍾天一明確的說道。

這番話一出,一旁的鐘天離有些壓抑,他本以為鍾天一為了爭取表現,肯定還會繼續想辦法對付韓三千,可讓人萬萬沒想到的是,就連鍾天一似乎也認命了。

「鍾天一,沒想到就連你也這麼想。」鍾天離說道。

「爺爺,想要保住鍾家,請罪是唯一的辦法。」鍾天一沒有搭理鍾天離,繼續對鍾明國說道。

鍾明國氣得臉色漲紅,突然間噗哧一口吐出鮮血。

「鍾家難道就沒有機會了嗎?韓三千難道不是個廢物嗎,他怎麼可能逼得鍾家無路可走。」鍾明國不甘心的說道。

「廢物?」鍾天一搖了搖頭,他之前也是這麼認為的,甚至覺得以自己的地位,根本就不需要把韓三千放在眼裡,直到今天見識到韓三千的厲害,他才明白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愚蠢。

這不是鍾天一認命,而是鍾天一明白自己和韓三千之間的差距,所以他很明智的選擇妥協,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這一點在鍾天一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他在我們想象中是廢物,可實際上,他的能力,整個燕京也無人能出其右。」

此時的韓家大院,陸續有人出現在門前,而他們到了之後,都是跪下,無一例外,這便是暗地裡對付過韓家的人,他們可不敢抱著任何的僥倖心態,以為自己做過的事情沒有讓韓家知道。

「沒想到,沒落的韓家竟然會這麼快重回輝煌。」施菁一臉感嘆的說道,在南宮千秋死了之後,韓家一度陷入了危機當中,要不是施菁苦苦支撐,韓家早就沒了。

施菁本以為韓家遲早會在燕京除名,沒有人能夠力挽狂瀾,但是韓三千卻做到了,曾不被人重視的韓家小少爺,如今已經名動燕京,是任何人都不敢小看的人物。

施菁時常會忍不住幻想,如果南宮千秋還活著,如果讓南宮千秋見證到韓三千的能力,她會做何感想,她會為自己的行為多麼後悔?

「媽,門前那些人都曾經刁難過你,你想怎麼處理他們。」韓三千對施菁問道。

施菁淡淡一笑,這樣的局面已經讓她非常滿意了,她沒想過要從重追究,最重要的是,現在韓家已經變得更好,其他的對施菁來說,也就不重要了。

「三千,既然他們願意認錯,就放過他們吧。」施菁說道。

「行,就讓他們跪著,待我們離開燕京為止。」韓三千笑著道。

韓家大院門前,形成了一片史無前例的光景,每個跪下的人,幾乎都是燕京叫得上名號的人物,他們低著頭,不願被旁人看清自己的長相,但是否能夠看清並不重要,因為燕京所有人都在這一天見識到了韓家的厲害,也知道了韓三千這個名字所擁有的份量是何等驚人。

這時候,一個背著包,風塵僕僕的人來到韓家大院外。

看著眼前的一幕,鍾良微微一笑,雖然他才剛到燕京,但是對於這裡發生的一切,他早就已經聽說了,曾經不被看好的韓家小少爺,如今成就了韓家最輝煌的時刻,這不禁讓鍾良有些慶幸,如果當年他沒有去雲城,他就沒有資格成為韓三千的心腹,更加不可能接手韓家今後的所有發展。

雖然鍾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回過燕京,但是當他路過人群的時候,還是發現了不少面孔熟悉的人,而這些人,都曾在他面前趾高氣昂,沒想到今天,他們卻齊齊跪在了韓家大院外。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幫傢伙竟然也有今天。

「鍾良。」這時候,一個中年人跑到鍾良身邊喊道。

「秦林,你怎麼在這。」鍾良問道。

秦林笑了笑,他身為豐千公司的董事長,也是韓三千的手下,這種熱鬧的事情,怎麼能少了他呢。

「我正好路過,看看熱鬧。」秦林說道。

「要跟我一起進去嗎?」鍾良問道。

秦林眼神里閃爍著想要進入的慾望,但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地位,不過是韓三千的一隻提前木偶而已,在韓三千沒有召喚的情況下,他怎麼有資格主動去見韓三千呢。

「還是不要了吧,三千哥沒有召見我。」秦林說道。

「走吧,正好我們以後需要親密無間的合作,說不定小少爺會給你新的安排。」鍾良說道。

「合作?」秦林疑惑的看著鍾良,他不是負責雲城的事務嗎,怎麼會跟他合作呢?

鍾良神秘一笑,說道:「想知道怎麼回事,就跟我來吧,保證讓你大吃一驚。」

心裡的好奇,驅使著秦林不由自主的跟在鍾良身後。

兩人走進韓家大院的時候,秦林顯得非常緊張。

以前鍾良經常來這裡,所以是輕車熟路,但是秦林卻是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韓家,這不免會讓他心裡有些忐忑。

在人前,秦林是豐千公司的董事長,有著不俗的地位,但是秦林卻對自己在韓三千面前的地位有著非常清晰的認知,這麼多年,秦林從未膨脹過,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自己的今天,是因為有韓三千的提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百五十六章 眾人下跪

25.55%
目錄
共296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