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親自去賠罪

第九百二十九章 親自去賠罪

一直以來,陳鐵辛都認為自己天資過人,只要讓那些強者知道他的天賦,就一定會收他為徒,這也是為什麼陳鐵辛這麼多年以來都沒有放棄拜師之路的原因,即便已經走了半個皇庭境內的城池,他還是沒有半點灰心。

可是在面對韓三千的時候,他這種自信便顯得有些無處安放了,基於其他的因素,天賦已經變得不再重要。

而且韓三千的強大顯然高於一般強者,畢竟就連黃驍勇這種廢物,也能夠在短時間內到達五燈境。

「父親,如果沒有陳家和他的恩怨,我相信以我的天賦,他一定會收我為徒,但是現在……恐怕不行了。」陳鐵辛說道。

陳元海嘆了口氣,說道:「你知道嗎,我現在終於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陳鐵辛疑惑的問道。

「或許所謂的天賦,在這些真正的強者眼裡,根本就一文不值,這也是為什麼你沒有拜師成功的原因,或許,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找到厲害的師父。」陳元海說道。

通過黃驍勇這件事情,陳元海察覺到天賦二字並沒有他以前想象中的那麼重要,所以他對陳鐵辛已經失去了信心,這麼多年為此付出的努力,很有可能只是一個泡影而已。

的確,天賦對於韓三千來說確實不重要,哪怕沒有天賦,只要一顆紅果也能夠打通他的修鍊之路。

比如說黃驍勇,這是一個幾乎荒廢了自己境界的人,從不在修鍊上努力,但是在吃下紅果之後,所有的阻礙都變成了無形,以至於黃驍勇的破境之路尤為暢通。

當然,這種紅果的價值在軒轅世界是非常高的,即便是后三境的強者想要獲得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他們可不像韓三千這般富有,更加不可能像韓三千這樣將聖栗隨意送人。

某些方面,陳元海的設想是正確的,但某些方面,也的確是他們從一開始就錯了。

陳鐵辛認為自己有天賦,那僅僅是他們自己的認為,並非得到了任何人的認可,也就是說,這麼多年,這父子二人其實一直都活在夢裡,一直都在自我安慰罷了。

「父親,怎麼可能,有天賦才能夠達到更高的境界,怎麼會一文不值呢。」陳鐵辛面色慘白的說道,能夠支撐他堅持下去的就是天賦這兩個字,如果天賦真的不再重要,陳鐵辛的信心將會被徹底的擊潰。

「明天跟我去見韓三千,你要親自給他道歉,希望他能夠原諒我陳家的所作所為。」陳元海不再糾結天賦的問題,因為他知道這兩個字是陳鐵辛支撐下去的信念,如果讓他認清了現實,他很有可能會一蹶不振。

陳家還要靠陳鐵辛撐起來,陳嫣然終究是一個女人,陳鐵辛萬萬不能倒下。

離開陳元海的書房,剛才那句話不斷的在陳鐵辛腦海里回蕩。

如果天賦真的變得不再作用,那麼他還有什麼資格去找高手拜師呢?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天賦怎麼可能會一文不值呢。」陳鐵辛搖著頭自言自語。

第二天一早,陳鐵辛便跟著陳元海出門了,直直的朝著韓三千的別院而去。

路上,陳元海對陳鐵辛叮囑道:「在他面前,你就放下所謂的尊嚴吧,這是我陳家的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還敢做出對他不敬的舉動,陳家就真的完了。」

陳鐵辛昨晚已經為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他做好了接受任何羞辱的準備,對陳元海說道:「父親,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陳家的未來,可就在他手上了,如果可以,即便要我給他下跪賠罪,我也毫無怨言。」陳元海說道。

韓三千別院。

白靈婉兒一大早便起來為韓三千熬了一鍋香噴噴的粥,雖然說昨天韓三千無情拒絕陳嫣然讓白靈婉兒感覺到一絲心寒,但是她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直接放棄。

在白靈婉兒看來,潛移默化是非常重要的,她要慢慢的融入韓三千的生活,讓韓三千過上不能沒有她的日子,所以在這些小事方面,她就要做得面面俱到。

「手藝真不錯,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然還會做這麼多活。」韓三千這番話是發自內心的稱讚,因為白靈婉兒這個年紀要是換做地球的人,怎麼可能會下廚呢,即便有,也是極少數的存在。

「給你做一輩子?」白靈婉兒試探性的問道。

韓三千笑而不語,喝了一碗粥之後,便去了院子里,整理他的花花草草。

白靈婉兒嘟著嘴,雖然生氣,但她的樣貌卻略顯俏皮。

「有人不玩,玩什麼花草,真是不解風情。」白靈婉兒說道。

韓三千眼皮直跳,這句話說得過於直白了一些,可不像是一個年僅十六的姑娘嘴裡能夠說出來的。

想當初,戚依雲也是有這麼直接的行為,不過她終究是個成年女人,給韓三千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戚依雲的叫誘惑,而白靈婉兒卻會讓韓三千產生一種罪噁心理。

白靈婉兒洗好碗筷之後,來到院子里幫忙,兩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更像是父女一般,絕不會讓人覺得這是一對情侶,白靈婉兒臉上的稚嫩,是她無論如何也無法掩飾的。

「昨晚陳嫣然肯定會非常傷心,估計會哭一整夜的。」白靈婉兒說道。

「你心疼她,還是心疼未來的自己?」韓三千笑著道。

看到韓三千這種沒心沒肺的表現,白靈婉兒握起了粉拳,不過沒敢下手,畢竟她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打不過韓三千。

揚了揚拳頭之後,又無奈的放下了,說道:「男人怎麼會沒有憐香惜玉之心呢,難道你真是鐵石心腸?」

「陳嫣然目的不純,用不著你心疼。」韓三千說道。

「目的,她還什麼目的?」白靈婉兒好奇的問道。

「等會兒你有可能就會知道了。」韓三千笑著道。

「等會兒?」白靈婉兒皺著眉頭,難不成答案還會從天上掉下來嗎?

就在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二十九章 親自去賠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