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九百四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你怎麼了?」

「怎麼回事!」

尤海的突變讓碧央和浮山兩人感到不解,因為這兩人什麼都沒有感受到。

「不……不知道。」尤海額頭冷汗如同黃豆大小的滴落,剛才那一瞬間的壓力,幾乎讓他爆體而亡。

「剛……剛才,我感受到一股很大的重壓,幾乎快要把我粉碎。」尤海喘過氣之後,對兩人解釋道。

重壓?

碧央不解的神情,突然間出現了一絲慌亂,對兩人說道:「趕快,離開這裡。」

面對碧央的慌張,雖然浮山和尤海有些不明所以,但既然他都這麼說了,那麼這裡必定不是個久留之地。

韓三千別院。

陳鐵辛還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完美計劃,竟然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即便是屍體已經找到,碧央也沒有追責,而且還是帝尊親自發話,這說明韓三千雖然還沒有去皇庭,但已經得到了帝尊的高度重視。

而這樣一個人,是他沒有資格去做對的。

如今得罪了韓三千,陳鐵辛距離死亡,只剩下了一線之隔。

黃驍勇一臉得意的走到陳鐵辛面前,這傢伙想用皇庭滅了韓三千,只可惜如意算盤沒有打響,反而是讓自己陷入難堪之境,這讓他忍不住想笑。

「陳鐵辛,你想害我師父,只可惜,我師父太強,就連帝尊也要給面子,你沒有想到吧。」黃驍勇得意的說道,之前他膽都快嚇破了,但是現在,身心放鬆,還有心情調侃陳鐵辛。

陳鐵辛埋著頭,面如死灰,他的確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以這樣的結局收尾,現在的他,只能祈求韓三千能夠放過他。

「韓三千,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給你當牛做馬。」陳鐵辛對韓三千說道。

「當牛做馬?」黃驍勇不屑的嘲笑了起來,說道:「陳鐵辛,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你有當牛做馬的資格嗎?給我師父當條狗,你也不配。」

當狗都不配!

這句話嚴重的刺激了陳鐵辛,畢竟以前的他,可是在韓三千面前高高在上的,而如今地位的切換卻來得如此極端!

「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陳鐵辛不放棄的說道。

「師父,能把這個人交給我處理嗎?我看他還是很不服啊。」黃驍勇對韓三千說道。

「當然可以。」韓三千毫不猶豫的說道,陳鐵辛的死活對他來說不是一件值得上心的事情,交給黃驍勇也算是免去了一些煩惱。

聽到這句話,陳鐵辛面色大變,他知道,自己要是落在黃驍勇手裡,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韓三千,我妹妹曾經救過你,你不能這麼對我。」陳鐵辛驚恐的說道。

一旁的陳嫣然也跪在了地上,梨花帶雨的對韓三千說道:「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哥。」

「我欠你的,早就已經還清了,他想害死我,難道我還要對他大發慈悲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陳嫣然哭得收不住,她知道自己的確沒有資格讓韓三千放了陳鐵辛,陳家對韓三千做了這麼多事情,的確是該死,但是這畢竟是她的哥哥,她怎麼能夠親眼看到陳鐵辛死呢。

「求求你,求求你再給他一個機會。」陳嫣然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才能夠獲得韓三千原諒,只能在地上不斷的磕頭。

韓三千面無表情,對黃驍勇說道:「把這兩人帶走,他們以後再出現在別院,我唯你是問。」

「是,師父。」

黃驍勇一把提起陳鐵辛,擁有五燈境實力的他,陳鐵辛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陳嫣然,你要是不想這個廢物太痛苦,最好趕緊滾出去。」說完話,黃驍勇便帶著陳鐵辛離開了。

陳嫣然知道,能夠救陳鐵辛的,只有韓三千開口,如果她這時候跟著出去,陳鐵辛就完全沒救了。

「韓三千,難道最後一次機會你都不肯給嗎,要是沒有我,你早就死了。」陳嫣然不甘心的對韓三千吼道。

「在龍岩山脈,沒有我,你還能活嗎?一命換一命,我早就不欠你。」韓三千語氣冰冷的說道。

一股絕望的情緒在陳嫣然心裡蔓延而出。

這時候,白靈婉兒開口說道:「你為什麼要來別院,是你哥哥的主意吧?難道你還不明白他在利用你嗎?從你踏進別院開始,他就居心不良,這種人,不值得你替他求情。」

陳嫣然不是傻子,當陳鐵辛來到別院,指著花園想要拆穿韓三千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陳鐵辛讓她來別院的用意,但是這又如何,陳鐵辛是她的哥哥,不論基於什麼原因,她都不會責怪陳鐵辛。

「是又怎麼樣,他是我哥,難道我還要怪他嗎?」陳嫣然說道。

白靈婉兒冷冷一笑,說道:「自作孽不可活,早點回家布置靈堂去吧,否者整個陳家,死的就不止是他了。」

陳嫣然渾身一哆嗦。

整個陳家!

以韓三千現在的能力,他想要對付整個陳家,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陳嫣然突然怕了,怕噩夢真的會降臨到陳家府邸。

「韓三千,我會恨你一輩子。」說完這句話,陳嫣然跑出了別院。

韓三千就像是什麼都沒有聽見一般,絲毫不在乎。

白靈婉兒感覺很奇怪,韓三千的心永遠平靜如水,似乎任何事情都無法讓他掀起波瀾,即便是剛才屍體被找出來的時候,韓三千臉色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他是不怕皇庭,還是這世上沒有任何事情值得他去重視?

「她會恨你一輩子,女人的執著可是很可怕的。」白靈婉兒說道。

「對於不在意的人,她有什麼想法,重要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如果是蘇迎夏說出這番話,韓三千肯定會有撕心裂肺的心痛,但是陳嫣然不過是韓三千人生中一個不起眼的過客而已,她的恨意對韓三千來說,無關緊要。

「知道她為什麼要這麼說嗎?」白靈婉兒笑著問道。

「想讓我記住她。」韓三千淡淡一笑。

白靈婉兒挑了挑眉,問道:「那你能記住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四十三章 自作孽不可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