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五章 千刀窟內練刀

第五集 第五章 千刀窟內練刀

除夕夜,元初山眾弟子們齊聚論道峰。

「共飲。」

「共飲。」

一群弟子們開懷暢飲,也有樂師們在一旁奏樂,美食佳肴也不斷有僕役們送上。

柳七月、孟川坐在一起看著遠處升起的煙花,遠處僕役們放著煙花也都開心的很。

「轉眼都除夕了,這是我在元初山過的第一個除夕夜。」柳七月靠在孟川身旁,覺得在元初山上也不孤單了。

「我們會在這待上十年左右時間。」孟川微笑道,「這也是我們最後平靜的日子,下山就要上戰場了。」

進入元初山後,一般弟子都是十年到十五年左右下山。

也有早點的五六年就下山的。

也有晚的二十年才下山。

而天資越高,九玄洞考驗也就越難,像五公子薛峰也上山有十年了,他去年都悟出『劍魂』了,如今實力遠在東寧府玉陽宮主之上,可依舊沒法闖過九玄洞下山。

「我將來的九玄洞考驗,恐怕也會很難。」孟川也有所猜測,自己凡俗時就擁有元神,師尊對自己要求定會嚴苛。若是練成超品神魔體和黑鐵天書絕學,考驗難度肯定極高。當然『超品神魔體』和『黑鐵天書絕學』自己要練成也絕非易事,沒下山的兩百多名弟子中僅有兩位做到,一個是安海王家五公子薛峰,一個是江州蕭家的蕭雲月。

「下山就要上戰場,所以我們在山上要好好修鍊,有足夠實力,才能斬殺強大的妖王。」柳七月道。

「你們小兩口在那聊什麼呢?也不過來一起喝酒!」董方聲音粗的很,朗聲喊道。

「對對對,趕緊過來。」寧一卜也醉醺醺喊道。

「小兩口?」

柳七月聽了臉都不由紅了。

「七月,我們過去。」孟川笑著拉著柳七月一同過去,柳七月是單獨上山的,所以論道峰聚會和孟川他們這一批新弟子在一起。

論道峰聚會,每月都有三次,分別是每月初十、二十、三十。

一來聚會放鬆放鬆,結交朋友,畢竟將來上戰場就是生死同伴了。二來也是彼此交流修行上遇到的難題,兩百多名弟子中好些都成神魔了,自然能給後來師弟師妹們一些指點。三就是切磋比試了,能進元初山個個都是天才,自然也都不服輸。

而今天的聚會就很特殊了,是除夕夜。

「來來來,七月妹子就算了,孟川,你是男人,罰酒三杯。」董方哈哈笑著。

「好,就罰酒三杯。」孟川走過來后也不猶豫,連續三杯酒直接灌下。

晏燼端著酒杯坐在那看著,嘴角也帶著笑意。

一群人喝酒聊著。

「我覺得我修鍊兩界神體挺有天賦的,都已經入門了。說不定一年我就練成超品神魔體了。」一群人中年齡最小的閻赤桐,盤膝赤著腳,啃著雞腿得意說道。

「小師弟,你別得意的太早,兩界神體入門本來就容易,難的是要經歷三次生死劫。」一旁燕鳳笑道。

「超品神魔體就沒有一個容易的。」楚雍也說道。

大家心情都挺好。

因為剛開始修鍊都很順,孟川的雷霆滅世魔體修鍊也很順。

「看你們很開心啊。」一位瀟洒不羈的青年拎著酒壺走了過來,臉上都帶著醉意,「我叫岳青,比你們早來元初山兩年。每次的新弟子剛開始都笑的開心,後來隨著修鍊,一個個就愁眉苦臉,苦大仇深了。超品神魔體那是真的很難修鍊的,我修鍊黑沙魔體至今沒成。來來來,除夕夜,不說這些了,先敬諸位師弟師妹一杯。」

「師兄請。」

孟川他們二十一人也都舉杯。

現在和一些師兄師姐不熟悉,不過隨著論道峰聚會多了,也就熟了。

他們這群人也註定是整個大周王朝將來的風雲人物,只是如今都很稚嫩。

******

除夕熱鬧完,第二天正月初一,卻又開始正常修行了。

他們每一個元初山弟子都非常勤奮,他們都很清楚,凡俗中很多到二十歲的年輕人都去服兵役,在戰場上搏殺了。他們卻能夠安逸在此,為什麼?就是因為他們身上寄託了人族的希望!在山上要資源有資源,要法門有法門,很多前輩們在外征戰,都是留下秘籍,留下註釋的。

一切都任憑挑選,更有尊者親自指點他們道路。

所以他們自然不願浪費時間。

「千刀窟。」

正月初六清晨,孟川來到了千刀窟前。

抬頭看著眼前,山體上有無數的洞窟,狂風穿過這些洞窟,發出刺耳的聲音,甚至有肉眼可見的『風刃』穿過洞窟。

千刀窟是自然形成的環境,在這裡修鍊並不需要消耗功勞。

「從今天起,我每天就在這練刀了。」孟川一躍十餘丈高,躍入其中一洞窟內。

「呼呼呼~~~」洞窟內狂風怒吼,夾雜著一道道風凝聚成的『刀刃』切割而過,這些洞窟通道千奇百怪,正是長年累月的這些狂風切割所形成。

孟川行走在洞窟內,身體微微避讓,輕易避開一些風刃,至於狂風?對他這個層次的高手自然不值一提。

深入洞窟百丈遠后,洞窟內風更疾,風刃更多。

「元初山書籍中記載,當初神魔『郭可』在千刀窟深處受罰,被封禁真元,無法施展領域。風刃不斷切割身體,受盡折磨,於是他不斷劈開這些風刃,千刀窟深處的風刃無比密集,鋒利無匹足以切割開新晉神魔的身體。郭可一刀刀劈開,在千刀窟內三年,他便悟出了縱橫天下的『心刀式』,憑此跨入封侯神魔境,日後也經常深入千刀窟修鍊刀法!當走到千刀窟盡頭時,『心刀式』便已經大成,也成為了封王神魔。」

「在隨後數百年歲月,《心意刀》更被其完善,成為人族最強絕學之一。」

孟川微微點頭。

整個《心意刀》十八式,根基就是第一式『心刀式』。

心刀式是最基礎一招,實際上也是這部絕學最強絕招。不過對絕大多數《心意刀》修行者而言,還是後面的三大殺招更強。能將第一式修鍊成最強殺招的,歷史上都屈指可數。

「開始吧。」

孟川站在洞窟中,迅速拔刀。

一道道風刃呼嘯飛來,軌跡變幻莫測,孟川的刀光亮起,斬過風刃!此處的風刃威力很小,孟川輕易就斬破。

只見連續九道刀光亮起,可還是有兩道風刃從孟川旁邊飛過。

「嗯?」孟川眉頭一皺,「按照秘籍描述,必須擋住所有風刃。可這些風刃,有些是先後飛來,有些同時飛來。我需要在極短時間將它們都要劈開。我的刀法得夠快,而且還得連續出刀。」

和過去自己拔刀劈飛箭不同。

孟川過去都是一刀劈出,隨後收回,再準備下一刀。

可這裡卻是沒規律的大批風刃襲來,出刀要非常快,並且要連續出刀,一眨眼就接連劈出七八刀,甚至十餘刀。

「按照《心意刀》描述的真元運轉法門。」孟川也在適應,過去他汲取雷霆滅世刀五雷降世的部分真元運轉技巧,創出自身拔刀式。

可他創造的技巧,終究簡陋。

黑鐵天書《心意刀》最根基的『心刀式』運轉技巧,才是最適合拔刀式的,堪稱天下第一拔刀式。

隨著孟川適應著,他的刀法連續性明顯提升,每一刀九成發力一成牽引,爆發快到極致。而後立即牽引收刀又是下一刀!輪轉不休,一刀刀永遠不停。

如此才能劈開越來越多的風刃。

「對,就是這樣。」孟川適應的很快,他終究在『拔刀式』上耗費太多功夫,積累渾厚,心刀式學的很快,在千刀窟這個位置很快輕鬆擋住風刃,便開始往前進。只是隨著前進,風刃威力越大、越加密集。要知道當初神魔『郭可』走到千刀窟盡頭時,憑藉『心刀式』都成就了封王神魔。他孟川一個凡人還早的很。

……

於是,孟川每天都在千刀窟修鍊三個半時辰。

三個時辰『心刀式』。

半個時辰,在密集風刃下練身法『飛燕式』以及護身『紅蓮式』,飛燕式是《心意刀》第九招,『紅蓮式』是《心意刀》第五招。

之後才回洞府吃飯歇息。

下午會去『煞氣煉體』一個時辰。

傍晚就是畫畫時間了,知道畫畫對元神的幫助,他自然不會停,他也是發自心底的喜歡。

時間流逝……

一天天過去。

孟川的雷霆滅世魔體修鍊也很順利,五天達到一煉境,十二天就二煉了,十八天就三煉……一路無比順暢,讓孟川也心情愉悅的很,看來自己是真的適合雷霆滅世魔體。

然而一個月後,卻是遇到了瓶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集 第五章 千刀窟內練刀

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