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六章 修行瓶頸

第五集 第六章 修行瓶頸

萬枯峰的『熔鐵煞氣池』有足足二十丈範圍,媲美些湖泊了,池內有滾滾黑色煞氣瀰漫向四面八方。

在池邊的岩壁內卻有一個個密室。

其中十一號密室內,密室有五丈長寬,角落有一條管道連接著熔鐵煞氣池,黑色煞氣也瀰漫進來,濃度比池子內卻是稀薄多了。

「嗤嗤嗤~~~」

隨著那些熔鐵煞氣進入體內,孟川覺得全身熾熱,更衝擊頭腦意識,尋常天才們在煞氣影響下,就算勉強維持清醒,施展『煉體刀法』效果也是銳減。可孟川有元神之力抵擋煞氣侵襲,保持著絕對的清醒。他施展的煉體刀法,一招一式無比標準,更深層次調動身體肌肉力量爆發。

這是孟川短短一個月四煉功成的原因,甚至五煉都進行到中途了,煞氣對頭腦影響他完全能抵抗。

「可是我的刀法境界不夠高,沒有悟出『刀意』,能夠調動的肉身力量不夠多。肉身吸收煞氣的速度,已經大大減緩。」孟川有些焦急,「從五煉第一天開始至今,煞氣煉體速度就不斷下降,一天比一天慢。以此刻吸收煞氣速度,怕是要一年才能五煉成功了。更何況明天後天,煞氣煉體會更慢。」

「還有更難的第六煉呢?五年?十年?第七煉?乃至第八煉第九煉呢?」孟川輕輕搖頭。

雷霆滅世神魔體,元初山有大量書籍介紹修行關隘。

想要修鍊足夠高深,主要是幾方面因素決定。

一是肉身。

肉身根基越強,吸收能力融合煞氣能力也越強,孟川神魔根基是正常凡俗的三倍,算很不錯了。雖然不及五公子薛峰的神魔根基,可也極為了得。是服用了一滴神魔玉髓液、冰心果和星靈草才打造出這樣的神魔根基,在天才中都屬於頂尖水準,孟川自己也很感激父親以及家族在背後的付出。

二是意志。

意志越強越好,受煞氣干擾越小,施展煉體刀法效果才越好。

孟川有元神之力抵擋,能維持絕對清醒!施展煉體刀法不受任何干擾!這一項上他是最完美的。

三是境界。

修鍊雷霆滅世魔體要求必須得是『意之境』,因為『意之境』可以令肉身爆發出比『勢之境』強上數倍的力量!『意之境』能調動肉身更多的潛力,吸收煞氣也會有質變。並且『刀意境界』施展煉體刀法,煉體刀法也會施展的更精妙,這也能令煉體效果更好。

多方面結合,『意之境』必須練成,才有希望達到七煉境界。

也僅僅是有希望。

很多天才修鍊到『意之境』,但越往後煞氣越強,煞氣入腦,只能保持部分清醒,煉體刀法也只能發揮部分效果。若是擁有足夠強的神魔根基,或許還有些希望衝擊七煉。身體根基差的話,連七煉都沒指望。

「試試元神之力。」孟川暗道。

他如今也知道,心魂之力就是元神之力,元神和肉身關聯緊密,最擅長調動肉身潛力。

「嗡。」

無形的元神之力融入身體處處。

這一刻對身體感應立即清晰了不知多少倍,心臟內部血管的流淌都彷彿大河奔騰,肺部呼吸彷彿千刀窟無數洞窟在呼嘯……感應清晰下,當孟川施展煉體刀法時,立即調動了數倍的力量速度。已經不亞於『意之境』對身體的調動了。

深層次挖掘后,力量被調動后,肉身也饑渴許多,努力吞吸著那些煞氣,效率立即飆升。

然而這樣的狀態,對元神之力消耗太快,一套煉體刀法一遍還沒練完,元神之力就近乎枯竭。

「吸收煞氣效果飆升了數十倍,可惜時間太短。」孟川搖頭,「我早上可以練一次,晚上元神之力恢復好,再來練一次。每天極限下可以兩次煞氣煉體,可每次時間都太短。」

之前都是一修鍊就是一個時辰。

如今幾個呼吸就不行了。

時間太短。

「就算每天兩次,恐怕也得一年時間。還有第六煉、第七煉……」孟川搖頭,「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磨刀不誤砍材工。」

「先全力以赴悟出刀意,再來進行煞氣煉體。」孟川暗道,「只要悟出刀意,怕是五六天,就能完成第五煉了,沒必要每天元神之力枯竭,對修鍊也很不利。」

「煞氣煉體太慢,按照秘籍中描述,就該停止。修鍊慢,導致修鍊時間就會很久,遭到煞氣侵襲越久,對肉身傷害也越大。很多天才們,最終都是身體快崩潰了,被迫停下的。」孟川暗道,「我修行速度慢,沒必要硬撐。」

有的天才們,達到意之境。

可在煞氣侵襲下,勉強維持部分清醒,煉體刀法只能發揮些許效果,導致煞氣煉體太久,對身體損傷也太大。

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去磨練意志,比如登頂黑暗祭壇!意志足夠強,在煞氣侵襲下,煉體刀法都能維持六七成效果。這樣就有希望了。

然而……

磨練意志很難!耗費三五年也很正常。天才們耗不起。

神魔根基,那是脫胎境打下的根基,無法改變。

境界提升更難。

元初山更限定『十年內必須成神魔』,否則逐出內門。有時間約束,使得要練成超品神魔體變得很艱難。

除了鳳凰神體、龍神體外,其他十大超品神魔法門,元初神體、輪迴神體、雷霆滅世魔體、十三劍煞魔體、大力魔體這五大法門難度排在第一層次是有道理的。

「我若是想達到九煉,必須悟出刀意。」孟川不再猶豫,直接離開了密室。

從這一天開始。

他停止神魔體修鍊,一心用在刀法上。

將過去神魔體修鍊的時間,也加在刀法上。

每天早晨就去修鍊三個半時辰!午飯後『畫畫』好好歇息,也是恢復疲憊的精神。畢竟在『千刀窟』內修行,即便是修鍊最喜歡的快刀。可時間久了還是疲憊。唯有畫畫時無拘無束,想怎麼畫就怎麼畫,精神才得到徹底的放鬆。

待得傍晚時分吃些東西,就精神百倍再去千刀窟進行兩個時辰『心刀式』修鍊。

每日『心刀式』上耗費五個時辰!中間還靠畫畫恢復精神,令自身保持近乎巔峰狀態在修鍊。

……

轉眼,已經進入酷暑六月。

夜晚景明峰上。

「劉管事,孟川什麼時候出去的?」柳七月將一盤盤菜肴都放在桌旁,同時問道。

「孟川大人是申時七刻出去的。」劉管事恭敬道。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柳七月吩咐。

「是。」劉管事恭敬退下。

柳七月坐在桌旁,看著自己做好的飯菜,默默道:「阿川又修鍊的很晚,在元初山這半年,他修鍊比在家鄉時更瘋狂了。」

她有些心疼。

她自己練箭久了,精神疲憊,射箭效果都會大大銳減。按照她師父說的,真的很疲憊修行效果很差時就停下歇息。強行修鍊反而沒好處。

可孟川修鍊時間卻很長了。

她坐在桌旁,看著書,默默等著。

終於——

帶著疲憊,孟川從夜色中回到了洞府。

「阿川。」柳七月連站起來。

「七月。」孟川看到柳七月,疲憊的心也覺得開心許多。

「我親手給你做了些吃的,你來嘗嘗。」柳七月連說道,她雙手去捂一個個盤子,有溫度傳遞進盤子內,令已經涼的飯菜迅速熱乎起來。用『鳳凰血脈』之力熱飯菜,怕也是罕見了。

孟川便看到飯菜熱乎起來,湯也有熱氣升騰。

他心中也挺感動,七月怕是在這等好一會兒了。

「嗯,有我最喜歡的五花肉。」孟川眼睛一亮,當即坐下來開始拿起筷子開始吃。

「你也一起吃。」孟川連說道。

「不用,我早吃飽了。」柳七月說道。

「我倒是挺餓的。」孟川笑道,連續在千刀窟修鍊兩個時辰『心刀式』,自然飢餓的很,大口大口吃的很香。

柳七月在一旁笑吟吟看著,不過還是道:「阿川,你別修鍊太累,我師父說過,當很疲憊,修鍊效果也差時。堅持修鍊反而有害處。」

「放心,我知道的。」孟川點頭。

「說你好多次,都沒用。」柳七月無奈。

孟川笑笑沒辯解。

若不是下午畫畫一個多時辰,他也沒精神傍晚繼續去練刀。

畫畫時間並不固定,看心情,有時候短些,有時候長些,盡興即可。

所以孟川每天晚上回來時間也或早或遲,柳七月經常在這等好一會兒。

「七月,我有感覺。」孟川看著柳七月,輕聲道,「我離悟出刀意很快了,十天半月內定能突破。」

「真的?」柳七月聽的眼睛一亮。

「過幾天,我親自在你面前施展刀法。」孟川笑道。

柳七月連連點頭,眼睛都發亮,看到孟川越來越厲害,她也無比開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集 第六章 修行瓶頸

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