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十章 痛苦中修鍊

第五集 第十章 痛苦中修鍊

孟川的洞府,浴池中。

「大人,池水已經燒熱了。」劉管事恭敬道。

「記住,一直燒著,別讓池水冷下去。」孟川吩咐,「好了,你出去吧。」

「是。」劉管事退去。

浴池下方連接著燒火房,也有僕役專門在燒火房不斷的燒著柴火,令浴池池水保持溫度。

孟川將一旁擺放的黃色葫蘆拿起來,直接拔開葫蘆塞子,朝浴池裡面傾倒,大量混雜的粉末倒下,那是早就搗碎混合好的藥材。專門用來輔助修鍊第八煉的。等將一葫蘆倒完后,這池子從清澈立即轉為淡青色。孟川又從一旁拿來三個玉瓶,每個玉瓶倒出一顆丹丸,丹丸捏碎也灑在池子里。

「幸好這些藥材、丹藥,元初山都能換。讓我自己去湊集,那就頭大了。」孟川笑著將東西都收好。

跟著在浴池旁空地上取出了一黑色瓶子。

這瓶子內便是金烏煞!孟川盯著這金烏煞,輕輕拔開塞子,鼻子一吸氣,無形真元引領著裡面的煞氣,只見金白色煞氣飛出鑽進孟川鼻子內。

吸收了兩縷煞氣后,孟川立即塞住黑色瓶子。

在原地立即施展起了配套的煉體刀法,以刀意引領,促進身體的吸收。他只覺得體內滾燙熾熱,連頭腦都一片熾熱滾燙,元神之力保持著清醒不斷施展著煉體刀法,終於漸漸的體內那兩縷金烏煞都被身體所吸收,那種滾燙熾熱感也變得輕微。

「還沒到極限,我還能繼續煉煞。」孟川又拿起了那黑色瓶子,又拔開瓶塞,又是兩縷金白色煞氣沿著鼻孔進入體內。

當將一瓶內九道金烏煞氣全部吸收完后,孟川依舊沒到極限,可他沒敢繼續了。

「一次性煉化一瓶金烏煞,已經夠多了。吞吸太多,我恐怕受不住。」孟川暗道。

當即脫了衣服,立即進入浴池內。

在浴池中依靠在石壁坐著,熾熱的葯浴藥力透過皮膚鑽進體內,滲透進筋骨肌肉中,逐漸引動了剛剛被吞吸的『金烏煞』,促進金烏煞徹底融入身體當中。

其實至陽至剛熾烈狂暴的『金烏煞』在被吞吸身體后,就已經開始破壞身體了,只是身體內部細微組織被直接殺死,連疼痛感都沒有傳遞。一瓶金烏煞僅僅九縷煞氣……在書籍中記載,一次性吸收進體內,對七煉身體造成的破壞,最多重傷還死不了人。

若是吞吸太多,那是真的會身體徹底崩潰的。

浴池藥力滲透進體內,卻是滋養著那些被破壞的地方。

一個破壞,一個在恢復。

孟川只覺得身體內部有無數小螞蟻在咬著自己的骨髓,咬著自己的血肉。疼痛感讓他身體都情不自禁抽搐,全身皮膚都泛紅,經脈都凸顯,疼痛感幾乎瞬間就淹沒了孟川,孟川紅著眼,顫抖著抓起一旁早就準備好的捲起的毛巾塞進嘴裡。

咬著毛巾,發出痛苦低哼聲。

「忍住,忍住。」孟川心中默念,「這僅僅只是疼痛,又算得了什麼?」

若是不藉助葯浴輔助修鍊,身體很多部位會壞死,雖然都感覺不到多少疼痛了,可要治療?元初山都是要耗費不少代價才能治好,而且也得折騰個半年才能徹底恢復。吸收一瓶金烏煞就折騰半年?而第八煉需要吸收足足一百二十瓶金烏煞,誰都不可能耗費六十年在第八煉上。

第八煉修行的唯一法子,就是必須藉助葯浴,雖然疼痛無比,但是卻可以將傷害降到最低,並且還不斷療傷,第二天就生龍活虎了。

「忍住。」

「忍住。」孟川咬著毛巾,雙手更用力抓著浴池,手指都在石壁抓出痕迹,手指甲都碎裂有血跡流淌進池水裡。

他回憶著妖族入侵東寧府的一幕幕場景。

父母用性命保護孩子,依舊盡皆被屠戮。

三長老為了保護家族後輩,擋在前面,被妖怪殺死。

面對妖族,整個烈陽道院搖搖欲墜。

唯有實力!

唯有實力能斬殺妖族,能拯救人們。

「我要變得更強!」

「這點痛苦算什麼?與其到時候無能為力,與其到時候痛苦悔恨……我寧願在元初山,吃更多苦。我要讓自己變強!越強越好!痛?來吧,更痛點吧!」孟川眼中有著瘋狂熾烈,牙齒咬著毛巾,都有血跡出現在了毛巾上。

……

夜晚,天星侯在授課。

柳七月等六名弟子都在仔細聽著。

「柏沂,伏昌,錢鈺。」天星侯冰冷喝道,「你們三個離闖過九玄洞也快了,闖過九玄洞,便要下山進入戰場!而你們三個在元初山上應該是待了太久了,太安逸了,滿足於自身的些微進步,根本沒有急切的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強!」

柏沂等三名神魔弟子聽了心一顫。

「弟子私下也用心修鍊。」柏沂立即道。

「弟子也是。」伏昌、錢鈺說道。

「是嗎?據我所知,你們如今更多心思在結交好友上,在論道會上炫耀你們的弓箭之術,更隔三差五,在各自洞府設宴宴請不少神魔弟子。」天星侯說道。

伏昌恭敬道:「師父,我們一年內應該會下山,下山後也會和其他神魔並肩而戰,所以提前多多熟悉,彼此切磋,將來好適應。」

「還犟嘴。」

天星侯冰冷道,「你們可知道,你們在元初山平靜的修鍊,許多神魔卻是在山下征戰各處!連那些年滿二十歲的許多凡俗們去服兵役都在拚命。你們在山上,卻開始放縱自己,可覺得羞愧?」

三名弟子不敢吭聲了,他們也僅僅是最近開始放縱些,畢竟離下山近了,他們這實力想要提升也非常艱難。這時候他們依仗『神魔神箭手』身份開始結交四方,他們實力在沒下山弟子中是排在比較頂尖的一小撮,邀請其他弟子們,其他弟子們也都會受寵若驚,願意赴會的。

畢竟強大的神魔神箭手,別人也願意結交。

「有一新弟子,名叫孟川。」天星侯說道。

柳七月一個激靈。

其他五名神魔弟子都乖乖聆聽著。

天星侯繼續道:「他已經雷霆滅世魔體達到七煉,算是練成超品神魔體。並且又練成了黑鐵天書絕學。是如今兩百多名弟子中,除了薛峰、蕭雲月之外,第三個練成超品神魔體、黑鐵天書絕學的,可他卻從來沒炫耀,也沒宴請各方,而是繼續進行更瘋狂的第八煉修行。」

「什麼?」柏沂、錢鈺等神魔弟子們都吃驚。

練成超品神魔體?黑鐵天書絕學?這事情他們根本沒聽說,一點風聲都沒有。

天星侯卻是繼續道:「他每日練刀四個時辰,神魔體修行第八煉痛苦無比,可他日日如此。」

「和他比,你們覺得羞愧嗎?仗著一點箭術炫耀,人家上山才大半年,超品神魔體、黑鐵天書絕學都沒炫耀。你們一點箭術就炫耀?還隔三差五宴請四方?在你們宴請四方時,別人再變得更強!」

幾名神魔弟子們都低頭乖乖聽著,柳七月聽的卻很是驕傲。

「你們現在每提升一點實力,將來在戰場上,可能就能多斬殺一名妖王,多救下一個神魔同伴,更可能保住你們自己的命!」天星侯怒道,「在戰場上,你們如今結交四方,屁用沒用。有用處的是你們手中的箭!你們是神箭手,是神魔!別讓我這個當師父的覺得丟臉!」

「是。」他們都不敢吭聲。

……

授課結束后。

柳七月頗有些興奮的趕回景明峰。

「阿川,阿川。」柳七月想要和孟川分享,告訴孟川今天師父『天星侯』說的事情。

「我家大人正在葯浴。」劉管事則恭敬道。

「葯浴?」

柳七月微微點頭,她悄然來到浴池房外,輕輕推開門縫,透過門縫朝裡面看去。在鏡湖孟府的時候,孟川也是經常葯浴的,她早就習慣了。

一眼看去。

她臉上笑容卻沒了,愣愣看著。

只見此刻的孟川咬著毛巾,雙手抓進旁邊的石壁,手指甲都抓裂了,都是鮮血。他全身微微顫抖著,一直盯著眼前的池水。忽然他抬起頭來,努力擠出一絲笑容,只是笑容卻有些扭曲。

「阿川,你繼續修鍊。」柳七月連關好門,臉色卻有些發白。

她關心孟川,所以也閱讀過雷霆滅世魔體修鍊的一些介紹,她知道修鍊第八煉會很痛苦,可她沒親眼見過,可剛才看到的一幕……讓她明白孟川在經歷何等的痛苦。

這一刻,柳七月只恨自己無能為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集 第十章 痛苦中修鍊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