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第十五章 驚喜(上)

第五集 第十五章 驚喜(上)

孟川沿著惑心洞邊緣階梯,環繞著一步步往下走,離下方惑心洞洞底也越來越近,可那誘惑也越來越強。

「好強的誘惑。」孟川暗暗震驚,可也抵抗著冷靜往下走。

意識有一種『沉重』感,越是往下走,就越加沉。

當走完第二圈時,孟川就覺得元神都被鎮壓住,元神之力被封的死死的,都無法調動元神之力來抵擋。

「竟然鎮壓住了我的元神之力?」孟川吃驚萬分,他嘗試調動元神之力卻沒用,「我登黑暗祭壇時,就算到最後也沒有壓制我元神之力。可惑心洞走到下面第三圈剛開始,就徹底壓制元神之力了?」

惑心洞顯然要比黑暗祭壇要神秘得多,畢竟封王神魔、封侯神魔們都是偶爾來此驗證一番自己的意志的。

孟川繼續走著,元神感受著無比的沉重感,無法反抗。

唯有用意志抵抗誘惑!

隨著第三圈五十層開始,誘惑逐漸充斥孟川的腦海,他甚至無法分心想其他事情,只看著洞底那翻滾的黑霧,只覺得那是世間最美好之地,有無比強烈的衝動,想要飛蛾撲火般沖向那裡,世間一切事包括死亡,都無法阻止自己前進。

「抵擋住。」

「這點慾望都扛不住,還想煉化六欲煞?」孟川的意識還在怒吼,他意識彷彿一條被捆著的囚龍,努力掙扎著。

掙扎著,不被那誘惑完全給控制。

孟川臉上表情都扭曲猙獰。

「和我追求的相比,這些誘惑又算什麼?」

「滾開。」

「都給我滾開!!!」

孟川意識越加瘋狂怒吼,可面部表情卻開始麻木了,他的意識已經很弱了,都無法影響身體行走,也無法影響面部表情了。

無比恐怖的誘惑徹底籠罩了孟川的意識,意識只是發出微弱的吼聲而已,終於,微弱吼聲都被淹沒。

孟川此刻再無其他念頭。

他只知道那是世間最美好之地,自己生來,就該去那裡!不管什麼都無法阻止自己。

「呼。」

一腳踏空,朝下方墜落。

離那裡越來越近了。

「終於來了。」隨著急劇接近,他只覺得頭腦一片空白,無比的舒適,彷彿嬰兒回到母親肚子里,無意識卻覺得無比舒適。

「嗯?」孟川陡然一個激靈,恢復了清醒。

他已經站在了一處通道出口處,身旁就是柳七月,柳七月早就清醒了,連喊道:「阿川。」

「我怎麼到這了?」孟川看向四周。

「我醒來也是站在這。」柳七月說道,然後指向身後的通道深處,「我在這等了好一會兒了,就看到你獃獃走過來,走到這停下,然後就醒了。」

「獃獃走過來?」孟川有些震驚,「我完全沒有意識。」

失去自我的感覺,的確有些可怕。

其實元初山弟子們都不喜歡短時間內失去意識,也就是對宗派有著絕對的信心,才願意來此修鍊。而且多少萬年以來,『惑心洞』的確也很安全,沒出過任何問題。

「孟川大人。」洞口處有兩名管事,其中一位胖管事笑道,「你是走到了第四圈第一層時,才跌入洞底。」

孟川微微點頭,這個水準比之前登黑暗祭壇還略好一絲絲,似乎初次經歷考驗,對意志就有所磨礪幫助。

「我走到第三圈第二層就跌入洞底了,比阿川你差好多。」柳七月說道。

「你這也相當於黑暗祭壇大概五十層了。」孟川笑道,「很不錯了。」

一旁胖管事又道:「孟川大人,柳七月大人。惑心洞內磨礪修鍊,至少休息十天才能下次再進惑心洞。而論修鍊效果,前兩個月效果最好,越往後,效果會要越差。半年後,幾乎沒幫助了。」

「我知道。」孟川點頭,便和柳七月一同離去。

二人行走在山路上,也在議論著惑心洞。

「惑心洞洞底到底有什麼,怎麼誘惑那麼強。」柳七月說道。

「是很強。」孟川點頭,僅僅第三圈開始自己都無法動用元神之力了,真是可怕!能走到洞底到它面前,意志就足以稱得上人族意志前十了,它到底是什麼?

「阿川,惑心洞前兩個月修行效果最好,後面越來越差。」柳七月說道,「幾個月內,你有希望走完第四圈嗎?」

孟川輕輕搖頭:「意志,取決於很多方面。人生的閱歷和感悟,才更重要。」

一次次去惑心洞?

半年後,幾乎沒用了。

按照書籍記載,長期在山上安逸修鍊,意志是很難提升多高的。真正去戰場上,看那血海沉浮!自身也參與其中,經歷一場場生死戰鬥。同伴戰死的悲痛,成功擊殺妖王的喜悅,大批普通兵士戰死的無力感……娶妻時的喜悅,子女出生的激動,修行瓶頸困住十年二十年的心靈折磨,一朝頓悟突破的心靈通透……

種種生活際遇,才更能強大一個人的內心,強大一個人的意志。

內心是材料,意志是兵器。

有足夠好的材料,才能打造出一個神兵利器。

一直在山上,經歷太少,一直去磨礪意志,也磨礪不到哪去。所以那些強大神魔們,一般在外征戰多年,偶爾回來潛修,反而效果頗好。

「慢慢想辦法吧。」孟川說道。

內心意志提升很難。

比如姬元通,就是內心意志薄弱,雖然成了內門弟子,但是孟川他們都沒再見過他。眾人都懷疑元初山對『姬元通』應該有特殊的安排。

以姬元通薄弱的內心意志,如果一直在山上,他十多年貧乏的經歷,怕是一輩子都休想成大日境神魔。必須下山,必須進入人世間……各種各樣的經歷,才可能讓他內心蛻變。

……

夜晚。

孟川躺在床上正在熟睡中,也陷入了一夢中。

「來吧來吧。」

孟川茫然站在一片虛無中,看著前方翻滾的黑霧,那翻滾的黑霧吸引著四面八方。

孟川也情不自禁朝那飛了過去,臉上都露出了微笑。

只覺得那翻滾的黑霧,是最美好的地方,他活著就是為了進入這樣的地方,那是他生命意義的全部。

「不!」

強烈的反抗在意識中升起。

「這不該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活著,應該還有其他事,還有其他事要做。」

念頭開始漸漸浮現,在竭力抵抗誘惑。

「來吧。」翻滾的黑霧,開始有黑霧飛了過來,欲要席捲住孟川。

「我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

孟川意識在怒吼,在追問自己。

忽然一個個印象在浮現,孟大江的模樣、柳七月的模樣,還有……對自己笑著的母親!

「爹,娘,七月。」孟川徹底明悟過來,「我是孟川!我是孟川!」

認清自我后,整個噩夢世界都開始震蕩扭曲,顯得那般不真實。

「我是孟川,我立誓要斬盡天下妖族。豈能被你所誘惑?給我破開。」孟川發出怒吼,整個噩夢世界徹底破碎,孟川的意識也終於破開噩夢的阻攔,感應到了肉身,也感應到了外界。

呼。

孟川猛地坐了起來,額頭都是冷汗,屋外依舊是一片漆黑。

「我做噩夢了?」孟川喃喃低語,「都說深入惑心洞的弟子,很多都會做噩夢。沒想到我也做噩夢了。對我的影響竟然這麼大?」

「不過按照書籍描述,十天內應該能完全恢復。」

這也是元初山定下隔十天才能再次進惑心洞的原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集 第十五章 驚喜(上)

1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