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孟川的修行路

第十九章 孟川的修行路

孟大江看著自己兒子,想到前兩日斬妖盛會上兒子和妖怪的搏殺,心中明悟。川兒的翅膀或許還稚嫩,但也的確該讓他自己展翅飛了。

「孟川準備修鍊神魔體之前,你帶他來我這,取神魔玉髓液。」孟仙姑囑託道。

「是。」孟大江應道。

那一滴神魔玉髓液,珍貴無比。

就是王都的一些古老神魔家族,大多數天才少年也不可能得到一滴神魔玉髓液用來打造神魔根基。一般只有那些天資卓絕,家族百年一出的天才……才得到古老神魔家族的大力栽培。

「孟川,你修行上有什麼困惑,也可以來問姑祖母。」孟仙姑笑道,「遇到什麼麻煩事也可以來找姑祖母說說。」

「姑祖母。」

孟川立即道,「我的確有一事,如今頗為困惑。」

「怎麼達到刀法境界的下一重,對嗎?」孟仙姑微笑道。

「嗯。」孟川點頭,「我問過道院院長,院長只是說了,他是自創出一套頂尖刀法方才悟出刀勢。」

「這的確是一種方法。」孟仙姑點頭,看向孟大江,「大江,你是怎麼突破的?」

孟大江一愣,眼中有著一絲追憶,說道:「當初我服兵役,在一支小隊中各有分工,我就是負責纏住妖怪。所以主要也就修鍊三招刀法……我在沁陽關待了十年。後來離開返鄉,也順道遊歷周圍各府。恰好碰到了一女子和妖怪搏殺。」

孟大江看向孟川,笑道:「那就是你母親。」

孟川心頭一顫。

娘?

「你母親長的很好看,陽光照射下,你母親和妖怪廝殺的身影,這一輩子我都不會忘。我當時全身充滿力量,想都不想直接衝上去,施展刀法輕易纏住妖怪。那一次,我施展刀法格外空靈,格外輕鬆。竟然就這麼悟出刀勢了。」孟大江笑道,「第一次遇到你母親,我就悟出刀勢了,真巧。」

「大江是有戰場十年的積累,在這一天直接突破。」孟仙姑說道,「大江僅僅修鍊三招刀法,你們鏡湖道院院長是自創一套頂尖刀法,你們院長在於博,大江在於精。二者並無高下之分,甚至在糾纏敵人方面你父親更擅長。」

孟川也點頭:「我看過神魔傳記,寫神魔鄧風的。他孤獨一人在深山一人練刀,每天拔刀萬次,拔刀二十年。剛出山,就以洗髓境實力一刀殺死了一位無漏境。」

「對,能洗髓境殺無漏境,他那一刀……已經超出了刀勢的境界。他就是專精的代表,只是他天賦比你父親高太多了,那一刀太驚艷,被元初山直接招攬。都無需通過考驗。」孟仙姑說道,「不過他沒有人指點,刀法是有致命缺陷的,缺陷就是他只會那一刀!若是別人了解他的底細,針對他的弱點,他就慘了。當然他剛嶄露頭角,就被元初山招攬,也很快彌補了弱點。並且使得他擅長的更強大。才真正縱橫無敵一個時代。」

孟川微微點頭。

「我在安海關待過很久,也得到過安海王指點。」孟仙姑說道,「安海王,實力難以測算,在元初山地位極尊。論實力絕對不亞於你所說的那位神魔鄧風。」

孟川當然知道安海王很厲害。

在東寧府,尋常凡俗去服兵役都是去沁陽關!而東寧府的神魔們上戰場,大多是去安海關。安海關最高統帥就是安海王。連大周王朝的皇室都無比敬重他,直接封其王位。

「安海王和我說過。」孟仙姑看著孟川,「修行,就是要循著直覺,循著內心中最喜歡的方向,一路前進。你會走的越來越遠,當數十年後,你再回頭看,你已經遠遠超越當初的自己。這句話我也送給你。循著直覺,循著你內心中最喜歡的去前行。」

「嗯。」孟川輕輕點頭。

……

孟川回到了鏡湖孟府,回到了練武場。

獨自一人坐在那,吃著水果,思索著。

「安海王指點姑祖母的那句話,和我整合的修行九條第四條『匠人和宗師』,是有些共通之處的。」孟川瞭然,「既然循著直覺,循著內心最喜歡的。那自然能修鍊更『用心』,更享受其中,痴迷的更深,更有望成宗師。」

「聽院長,聽老爹,又聽姑祖母說了。再依我整合的修行九條來看……」

「接下來該怎麼修鍊,我也心中有底了。」

孟川其實早有想法。

只是他還是要多聽聽修鍊出勢的前輩的指點,相互驗證。

「修行九條第六條:自身所學,當自成體系。如此才不會有致命破綻,一名強者決定他生死的,一般是他最致命的短板!只要有一明顯的弱點,將來就會被針對。被克制,進而丟了性命!就算你一招鮮吃遍天。勝了十次百次。可只要一次栽了可能就丟了性命。」

「那位神魔鄧風,就擅長那一刀!姑祖母也說神魔鄧風有致命缺陷,幸好立即被招攬進元初山,彌補了缺點。」

「作為一名刀客。」

「殺敵、護身、逃命,也就三方面。」孟川說道,「這三招就形成一體系,接下來我當專精這三條路。」

「修行九條第五條:日有所進,月有所變,終有所成。只要修行每日都進步,每日進步一點,三年五年十年下來,就會有巨大成就。」

「古人曾言:『積土成山,風雨興焉;積水成淵,蛟龍生焉;積善成德,而神明自得,聖心備焉。故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鏤。蚓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鱔之穴無可寄託者,用心躁也。』,這一段話和第五條也有共通之處。」

「但是這一條卻有一個致命缺陷。」

「就算每日前進,可如果走了一個大圓圈,最後還是會走到原地!就算積跬步,若方向錯了,也難以到達千裡外的目的地。」

「修行也是如此……如果沒有明確的方向,只知道修鍊,很可能走岔了路,也可能是在原地轉圈。就算十年二十年,一樣無所成。這也是學神魔鄧風苦練刀法,大多失敗的其中一個原因。」孟川暗道。

學神魔鄧風苦練刀法的後輩也是有的。

失敗,絕大多數都中途放棄!因為他們有道院的教導,有長輩的教導,誰能不顧外界干擾,埋頭每天浪費四個時辰只練一刀?

就算真的能排除一切干擾,只練一刀,練歪了也很正常。

當然也有成功的。

所以才有『一招鮮,吃遍天』這句話。

「必須有一個明確方向,確定自己一直在前進。」孟川暗道,「沿著方向前進,沒有轉圈,沒有繞道。每一天都走的更遠。終究能真正走到千裡外的目的地。」

「我為什麼喜歡快刀,就是因為快啊。」

「所以我確定的方向——就是快!」

……

練武場。

「少爺,那我開始了?」一位護衛持著手弩站在大樹的枝杈上,手弩對著下方地面。

「開始。」

孟川站在那。

「咻。」

護衛一扣手弩扳機,立即一根飛箭朝下方射出。

孟川瞬間拔刀,劈出。

噗!

這根飛箭被斬斷,有刀氣切割在粗壯大樹上,在大樹上留下一道痕迹。

「只要刀風留在樹上的痕迹,一直往上。就代表我出刀速度更快,劈開飛箭更早。」孟川暗道。

殺敵、護身、逃命,三條路。

殺敵他只練一招,循著直覺,循著心靈中最喜歡的,他選擇了拔刀式!他喜歡拔刀的那一剎那,刀出鞘時的悄無聲息,破開風時靜聽風吟!這樣的刀法才足夠的美,讓他每一次都很痴迷。他喜歡出刀更快,刀破風的風吟聲更好聽。

只練一招,追求快!快,也是他從小喜歡的。

越快越好。

「咻。」大樹上的護衛朝下方又射出一飛箭,手弩射飛箭的好處是足夠穩定,保證每一箭都一樣快!如此才能讓孟川確定自己刀法是否在變快。並且不單單是追求快,還准求『準頭』。電光火石間,一刀必須劈開飛箭。

孟川每日第一項修鍊:拔刀式!每日拔刀劈飛箭三個時辰,八千次。

孟川的拔刀式,源自於落葉刀的拔刀式,那是元初山神魔定下在大周王朝各道院教導的,招數足夠的完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滄元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滄元圖 滄元圖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孟川的修行路

2.38%